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4年10月20日 星期一

愛任紐

a.       背景:.

生於士每拿是波旅甲的門徒,後來被呼召至法國南部的里昂及維也納牧養教會。在該城遭逼迫時正在羅馬開會躲過一劫後,返回里昂,因主教殉道他被立為主教。帶領教會對抗當時危害教會最大的異端諾斯底主義。也是在教會受逼迫中照顧群羊的牧者。

他特別強調教會的信仰根基,要建立在使徒的傳承上,也就是要回到新約仰源頭。他一生的事工說明當代教會所面對的危機,一個是羅馬帝國的逼迫,另一個為內在異端的威脅

b.神學:

1)其著作為信徒大眾而寫的,沒有複雜的哲學思辯。

2)上帝是整個世界的牧者。從創造到最後的目標都在上帝的牧養之下。

3).聖化:

人是上帝創造工作的最高峰。上帝給人自由,做負責的受造物。當人愈順從上帝時,就愈與創造主有親密的交通。愈與上帝親密的交通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此過程就是聖化。在此過程中,人愈來愈像上帝的形象。聖化非我們會完全消失在上帝裡面或我們變成上帝。

    4).救恩:

人類的始祖受撒旦誘惑犯罪,人類的歷史朝向犯罪路上前進。基督道成了肉身為要扭轉這趨勢,藉著他的死與復活 ,人可以藉著相信的洗禮與他聯合,分享的勝利並繼續藉著崇拜聖餐及祂的道得到餵養。

中世紀時期

       教皇的始原    ,      中世紀與教宗制度的產生     ,

     中世紀蠻族    ,    條頓族(Teutonis)  , 英、德兩國之歸主   ,

     尼斯多留教(Nestorianism,在中國稱景教)  ,  元朝之景教   ,

    回教開始—穆罕默德(Mohammed)  ,

    查理曼(Charlemagne)大帝  ,  黑暗時代   ,

    東西教會分離的原因   ,

     教皇勢力增大—貴格利第七世(Gregory VII)  ,

     十字軍     ,    十字軍東征  ,  組織第二次十字軍東征—伯爾拿(Bernard)   ,  想再組織十字軍東征但事未完成—印祳森第三世(Innocent III) ,

 佛蘭西斯乞食修道傳到中華  ,

   教皇的權勢衰敗—邦尼腓第八世(Bonifacius VIII)   ,

     教皇之巴比倫時代    ,

     中世紀的末期    ,

       中世紀的學術   ,

  中世紀的天主教      ,

中世紀的天主教

    中世紀天主教神學,基本上是「半伯拉糾派」;也根據「半伯拉糾派」對「人的意志與責任」的解釋,導出「神人合作,功德補罪」觀念。

中世紀的「告解禮」與「贖罪卷」的根本出發點,就是「墮落之後的人,裡面仍有良善的小火苗;只要人願意接受恩典的幫助,就可發作燃成大火。」

罪人要珍惜自己裡面弱小的自由意志,配合上天主教會外在所提供的恩典(經由聖禮),就可得救了。

    綜合上述,中世紀天主教會所提供的救恩之路,是「神人合作:信心加上行為」才能稱義得救。

十六世紀天主教的「天特會議Trent」信仰告白,宣告:那些說在亞當犯罪之後,人失去了自由意志或說自由意志只是名存實亡這些人可咒可詛;那些說唯獨單單因信稱義,不需要加上行為的人是可咒可詛的。

「天特會議」如此宣示,明顯的是針對「宗教改革」運動說的。

宗教改革時期

      宗教改革前夕  ,  宗教改革的預備期  ,  改教運動之蓄勢待發  ,         共同生活弟兄派  ,

 宗教改革之特色  ,      馬丁路德宗改改革直的連續   ,

      宗教改革運動之研究-慈運理在蘇黎世的宗教改革  ,

       文藝復興    ,  文藝復興    ,

       唯理主義    ,

    

宗教改革之特色

    改 教家們,不論是德國威登堡的馬丁路德,瑞士蘇黎世的慈運裡,日內瓦的加爾文,都是歸回聖經,重新看見奧古斯丁所堅持的救恩真理,脫離天主教「半伯拉糾派」 的「神人合作說」錯謬。整個「宗教改革」運動,可說是對抗中世紀的「神人合作」,歸回聖經的「神恩獨作」。改教家們所一致高舉並持守的,有五大方面的「唯 獨」:

1)「唯獨聖經」,不將「上帝的話」與人的理性經驗傳統相協調;

2)「唯獨恩典」,完全排除任何神人合作得救的可能;

3)「唯獨信心」,唯有上帝所賜的信心,使人信主基督稱義,絲毫沒有倚靠人的選擇或行為;

4)「唯獨基督是中心」,人的得救是唯有在基督裡,也是為基督的緣故,救恩不是使基督成為人的幫助,乃是使基督成為人的主宰;

5)「唯獨上帝得一切榮耀」,人生命的目的,得救的意義,在於只為上帝的榮耀而活,既然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所以一切榮耀都歸給上帝。。

    改教家都堅信:「三一真神」的救恩計畫,實現在上帝子民身上,使我們從「死在罪惡中,全然敗壞的罪人」成為「活在光明中,永蒙保守的聖徒」。

關於「三一真神」的救恩,乃是:聖父主權(無條件)的預定揀選,聖子確定(特定的)的贖罪救贖,聖靈有效(得勝的)的呼召重生。因為這些是聖經清楚啟示的救恩福音,所以改教家們都至死忠心的傳講,使得抗羅宗教會恢復了純正的福音。

馬丁路德與依拉斯穆

    十六世紀的人文主義學者依拉斯穆Erasmus,在宗教改革初期,是同情馬丁路德的。但是當他發現路德的改革,是如此徹底(被教皇開除教籍,與天主教決裂),他就與路德疏遠。

依拉斯穆素有「人文主義王子」之稱,他的「人本思想」,使他提倡「道德重整」,他認為中世紀教會弊病太多,需要的是「道德改革」;他鼓吹人有能力行善,人有自由意志,只要遵行主基督的「登山寶訓」,教會與社會就會變好。

    依拉斯穆本著「半伯拉糾派」的立場,於1524年寫作『論意志的自由』一書,指名攻擊路德的「宗教改革信仰」,文筆優美,內容迷惑人心。路德於1525年寫成『意志的捆綁』來回應依拉斯穆,指出「罪人的意志,是否自由」的確是福音的核心。路德根據聖經,一一指明依拉斯穆的錯謬,指出其重蹈「伯拉糾派」的覆轍。路德的論點與奧古斯丁是一致的。

    路德認為他所寫的書中,『意志的捆綁』是最重要的,因為論及教會的真正核心問題,即「福音的真義」。此書乃是「宗教改革」的宣言,高唱「宗教改革」的主題曲「唯獨上帝得榮耀」。

瑞士的宗教改革領袖慈運理與加爾文,與路德一樣,繼承奧古斯丁的正統信仰,駁斥「半伯拉糾派」的錯謬。加爾文在其名著『基督教要義』中,也清楚論到「罪人的意志被綑綁」,他所說的與路德完全相同。

婚姻學校

    與多加在電話中談到:林鴻信院長所著之「覺醒中的自由:路德神學精要」中之有關馬丁路德對婚姻之描述。

    這位「有血有肉」之神學大師(這是我對他之體會)常常「語不驚人,誓不休」!說到自己與家人之關係,不輸與「教皇」和「異端者」。所以,他認為「婚姻學校」所受的「氣」和「磨練」,不比「修道院」少!

    其 實想一想一個男人在家中,雖然是一家之主,聖經中說:不要惹兒女的氣!但是當父親卻要常受兒女的氣:兒女小時候,聽不懂父親的話,父親要忍耐他們,調整自 己;兒女長大以後,意見卻很多,父親要學著聽懂他們的話,不然家中就不得安寧。兒女尚且如此,妻子更是得罪不得,因為得罪老婆的男人,將生活在地獄之中!

       「婚姻學校」真是對男人不友善之學校,但是為了表現與實現「大丈夫」之精神,我絕對不懼怕與退縮。多少頂天立地、叱吒風雲之「千古風流人物」,如蘇格拉底、約翰衛斯理、馬丁路德、……等,都在「優秀」的妻子「鍛鍊」之下「修成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