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20年4月8日 星期三

未完成的改革 (2)

宗教改革時期所揭示的聖經主題
路德、加爾文、慈運理和亞米紐的神學思想,自宗教改革時期迄今,一直主導多數基督徒的信仰。他們的神學皆重視神對人的救恩,不過各人的角度不同,領會不同。
路德的神學
路德在一五一七年公佈他的《九十五條》以前,早已經根據羅馬書一章十七節清楚看見『因信稱義』的真理。到了一五一八年,路德又進一步根據哥林多前書、出埃及記和以賽亞書,看見十字架的深意,這就是他著名的『十架神學』(Theology of the cross)。此外,他由加拉太書以及其他保羅書信,指明福音和恩典與善工和律法相對。路德的門生墨蘭頓(Philip Melanchthon)曾將路德的教義整理成系統性的作品《教義重點》(Loci Communes),但路德自己未曾寫過代表他神學思想的系統性著作5。一般認為,路德的基本教義,不論是否系統化,其重點就是由他所看見之真理,例如:因信稱義、基督的十字架、福音和神的恩典等重要啟示所建立的。而路德本人曾表示,他認為真正的神學是『十架神學』。
慈運理的神學
慈運理於一五一八年開始投入宗教改革時,與路德同樣堅持『惟獨聖經』和『惟獨信心』。他曾自一五二五年起,從馬太福音開始研讀全部新約聖經。但他一生最看重的真理是神的豫定、信徒以信心實化神的豫定,以及救恩的確定。另外,他和布靈爾在對抗重洗派的文章中,採用『神與人立約』的說法為『嬰兒洗禮』辯護,為『聖約神學』(Covenant Theology) 的重要發展之一6。慈運理也根據聖經,針對一些教會中的實行和規條,與羅馬天主教以及路德派爭執辯論。雖然他被認為是比路德更遵照聖經的改革神學家,也使許多重要的真理得到恢復,惜英年早逝。因此不久之後,慈運理主要的神學思想就被納入了更具影響力的加爾文神學。

加爾文的神學
加爾文的著作豐富,涵蓋大部分基督徒信仰和教會實行方面的課題。在一五五○至一五六四年間,他特別致力於解經工作,除了舊約一些歷史書和詩歌書,以及新約的啟示錄7之外,都經過加爾文的研讀。他看見神對人有一個永遠的計畫,因此,聖經裏人與神之間的關係是他著作的重要內容。不過他強調在這樣的關係中,神居於完全主宰的地位。因此,神的主權和主宰,在代表加爾文完整神學思想的《基督教要義》(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中表露無遺。有些神學人士8,不同意將加爾文神學精華歸納為簡稱『鬱金香』(TULIP)的『加爾文神學五要點』(Five Points of the Calvinism):人的全然無能(Total depravity);無條件的選召(Unconditional election) ;有限的救贖(Limited redemption);不能抗拒的恩典(Irresistible grace)和聖徒蒙保守(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不錯,這五個點當然無法包含全部加爾文思想的內容;但不可否認,它們完全符合加爾文本人強調之神的主宰和主權。因為加爾文強調神的主宰和主權,是聖經裏的部分真理,不是一個能夠貫串整本聖經的主題,這使得他的主要論點,立刻遭到同是根據聖經之亞米紐派的強烈質疑和爭論。
亞米紐的神學
反對加爾文神學的亞米紐主張在聖經所描述之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中,人並非全然被動;反而,人主動的抉擇是得救過程中不可忽視的一步。此外,他也不同意加爾文所題出之無條件的選召、有限的救贖、不能抗拒的恩典和聖徒蒙保守等論點。他對神救恩的看法,著重在罪人如何取用神的恩典。亞米紐所看見的,影響後世基督徒甚鉅,但他在世甚短,不及留下一個能夠貫串整本聖經的主題。
這四位改革神學家皆為主所用,恢復了許多聖經真理。然而,在各人的神學體系中,都有強調某方面真理作為聖經主題的明顯趨勢。這些聖經主題,可謂各有所長,亦各有所缺。

十架神學—十字架與因信稱義
一五一八年在海德堡與施道比次(Johann von Staupitz)的辯論,是路德『十架神學』正式成形之時。路德在辯論中,形容十架神學是神學的精粹(essence) 9。他的《海德堡辯論》(The Heidelberg Disputation)第二十論題(thesis 20)說到,『只有看見在苦難和十字架中所顯明並彰顯出屬神之事物的人,才配被稱為神學家。』在第二十四論題他宣稱,『若沒有十架神學,人會把聖經中神所給我們最好的,用到最壞的地方。』由此可見,他相當重視十架神學。在《福音派神學辭典》(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Theology)中,十架神學被評為路德馬丁在神學思想上最顯著的貢獻10;培利根(Jaroslav Pelikan)的《基督教傳統》(The Christian Tradition)認為,十架神學是路德描寫他思想系統的專用辭11;而《路德的十架神學》(Luther’s Theology of the Cross)的作者也認為,十架神學是路德神學的結晶用語12;另外,在《路德馬丁的神學》(The Theology of Martin Luther)一書中,作者更指出,路德整個神學思想都是建立在對基督十字架深刻的看見上13,這當然包括了他著名的『因信稱義』、『神的恩典』、『福音』和『神的義』等觀點。
十架神學的內容
路德認為,十字架是全宇宙中神將祂自己彰顯並啟示出來的惟一所在。神要在一個最不引起人注意,也似乎最不可能被人接受之低微、苦難的情形中,把祂自己彰顯出來。原本在還沒有墮落之前,人可以直接見到神的面、神的榮耀面光;但是人墮落了,不能再面對榮耀、聖別的神,只能像摩西一樣,見到神的背(出三三18~23)。因此神必須取用一個低微、人性的外表來接近人,並施恩給人,這就如同人見到神的背,也就是見到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耶穌—在卑微受辱中的神。但是,因為人都想見到神的榮耀,盼望神在榮耀中的臨及,像舊約的摩西(出三三18),和新約主耶穌的門徒腓利一樣(約十四8)。所以,外邦人和猶太人不能接受這位釘在十字架上的,竟是以色列的王、榮耀的彌賽亞,是人所傳揚大能的神。

路德對十架神學的衍伸與應用
然而路德指出,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就是榮耀之神的『背』,祂是在這種情形下施恩典給人。祂是神,所以祂能使自己在這樣卑微的情形裏,表達祂向著人的愛和恩典。因此基督的十字架,是全宇宙中惟一將這位自隱的神(賽四五15),用隱藏的方式、以人無法想像的身分彰顯出來的地方。十字架也是舊約和新約聖經中所啟示,藉著血得以讓神與人相會的施恩座。不僅如此,基督的十字架還是人對神一切虛妄想法(指人盼望藉著人的善工看見神的榮耀)的終點。路德指出,連神自己都是在一個受辱、受苦的情形中彰顯祂自己;人怎麼可以認為,憑天然墮落的性情和作為,能夠彰顯神的榮耀呢?所以人只能謙卑下來,完全憑信心,也只有藉著信,接受神在十字架上所作、所完成的救贖作我們的恩典。人一切的善工和道德,皆屬無效。
事實上,在路德基本教義的每個角落裏,都有十架神學滲透的痕跡。路德指出,當我們看見基督的十字架,我們就不該再憑自己作甚麼,而要讓神在我們裏面作每一件事。路德進一步將基督的十字架轉比到基督徒的苦難;並將十字架上所表徵神在基督裏的軟弱,轉述為人的道德與自信毫無價值。所以他說,只有當我們經歷了基督的死作為我們的死,十字架才能實際的成為神在基督的死裏與我們的相會。路德所謂經歷基督的死,就是甚麼都不作,不要人的善工,只要接受神為人所完成的,也就是神的恩典。因此路德的十架神學加強了他所看見的惟獨信心。至於基督徒在一生中所遇見的困難和受苦,都是那惡者試探信徒、企圖減弱信徒的信心,而懷疑神的存在和恩典。因此路德的十架神學又稱為信心神學。他認為信心合乎十架神學的原則,能夠帶領基督徒經歷神的恩典,勝過一切的試探。最後,在信心、謙卑中的仰望,也使基督徒在今生熱切等候主的再來,並盼望永遠生命國度的來到。因此毫無疑問,基督的十字架和惟獨信心是路德所強調的聖經主題。

十架神學的時代性價值及後續影響
路德對基督十架真理的深入和應用,是信仰上的重大恢復。尤其對於當時普遍在羅馬天主教裏,受到錯誤教義蒙蔽,以致迷信、靈性貧窮的『平信徒』而言,實為一大福音;也為後世的基督徒,恢復了正確、合乎聖經的信仰基礎。他研讀聖經所得的亮光,加上多年在羅馬天主教中所聞所歷,使他清楚看見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救贖功效,並進一步強調信徒只要憑著信心就能得到神的恩典,並蒙神稱義。他高舉基督的十字架與惟獨信心,正式揭開十六世紀以來神聖啟示恢復的序幕。路德對十架神學的強調,是根據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二章二節所說,『我…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路德高舉『惟獨聖經』,重視聖經所重視的真理,值得肯定。
聖經是一本啟示神完整心意的神聖著作,從創世記至啟示錄含有一貫的神聖啟示。神學上所謂『聖經的一致性』(the unity of the Bible),即是表達這種觀念。一個神學思想要作為全本聖經的主題,其內容首先必須包括整本聖經,並掌握其中完整的啟示。然而路德在完成聖經研讀註釋以前,已經認定基督的十字架是他的神學精粹14。這也許是因為,路德認為在當時羅馬天主教消極的背景下,必須大力鼓吹強調基督的十字架和惟獨信心,使所有信徒都能接受此項重要真理,脫離羅馬天主教錯誤的救恩教義。換句話說,十架神學所強調之基督的十字架和惟獨信心,僅是一項在特殊時代背景下所恢復的重要真理,並不是路德綜合整本聖經內容之後所得的結論,顯然不夠完整客觀。
信徒將『十架』誤認為『受苦』
另外,以基督的十字架作為全本聖經的主題,易使基督徒變相注重受苦的態度過於一切,甚至認為只要是受苦就是經歷基督的十字架。這種觀念導致信徒被動、消極,反而塑造了不正確的信仰。眾所周知,路德反對修道主義(Monasticism)。因為源於禁慾主義(Asceticism)的修道主義,重視嚴格的自制、苦修,以求得著靈性的提升,與路德所見之因信稱義、得著恩典原則不相符合。然而,因為路德題到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受苦』,反而使他的十架神學,被部分後人認為帶有禁慾主義的色彩15。此般結果實為一大矛盾。由此可見,十架神學至終演變成『受苦』神學,是將『十字架』視同『受苦』的必然結果。

基督的死-了結舊造、分賜生命、創造新人
事實上,根據新約的啟示,基督的釘死十架,重點不在指明基督的受苦,而是基督在祂的死裏所作『了結』的工作。在消極一面,基督在十字架上了結舊造,包括一切與舊造相聯屬的人、事、物,例如:舊人(林前十五45)、肉體(西一22,彼前三18)、世界(約十二31,十六11)、罪(羅八3)和魔鬼撒但(來二14)。不僅如此,以弗所書啟示,基督在十架上『既…滅了冤仇,便藉這十字架,使兩下(以色列人和外邦人)歸為一體(一個新人),與神和好了』(弗二16)。在約翰福音中,主自己說到祂的釘死,如同一粒麥子『落在地裏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也就是說,基督在十架上的死,不但了結消極的舊造,還在積極一面分賜生命,創造新人。這才是對基督釘死十架的正確認識。
當然,聖經中確實題到了聖徒的『受苦』。但是根據聖經的啟示,真正有價值的『受苦』,並非指信徒要有分,或追求人類在舊造中所共受的苦難、疾病或災害,亦非信徒因為罪過、錯誤或未盡責任所受的處罰或管教;乃是為了基督的身體(西一24)、為著新約的職事(林後四7~12)所臨到信徒的苦難和逼迫,使信徒天然的舊人被銷毀,裏面卻一天新似一天(林後四16)。因此,不論基督的十字架或是信徒經歷十字架,其內在意義皆非『受苦』,而是『了結』。『受苦』是外在的情形,『了結』才是正確的經歷。而信徒對基督十字架的經歷,該是在生活中應用基督已經完成的事實(加五24~25,羅六6),包括:了結我們這個舊人(羅六6,弗四22,西三9),以及罪(羅六6)、肉體(加五24)、世界(加六14)在我們身上的勢力,絕非單單『受苦』而已。路德看見基督的十字架,強調人必須認識己的無用、無能,這是他對基督十架工作消極一面正確的領會;但是他忽視了積極一面,又將基督的『十字架』視為『受苦』,使他的『十架神學』,岔出聖經正確的啟示。

完整的認識與經歷-基督的死與復活
另一方面,因為路德描述基督的十架是『卑微』的記號,由此衍生出他的『卑微神學』(Theology of Humiliation)。他認為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中,『…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二2),所以信徒應當心存謙卑並完全順服,一直領受基督在十架上所完成的。
然而,就在哥林多前書中,我們可看見另一面的勸勉。保羅在十五章告訴哥林多人,『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3~4)。『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14)。也就是說,保羅雖然首先強調看見、經歷十架的治死與否認己的必要;但他隨後題醒信徒們,應該同時看見並經歷基督復活的實際,而顯出竭力奮鬥的見證(林前十五58)。
另外,由保羅對腓立比人的話—『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腓三10),以及他在羅馬書中的啟示—『我們若在祂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也要在祂復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祂同活。…這樣,你們…向神在基督耶穌裏,卻當看自己是活的』(羅六5,8,11)。更清楚指明保羅對基督工作全面的認識與經歷。在新約的啟示中,基督的死與復活,不僅在兩千年前的事實上是接續發生的,在今日基督徒經歷上更是不能分開的。所以保羅宣告,『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加二20)。藉著釘十字架的基督,信徒已在祂裏面『死』了;同時藉著復活裏的基督,祂在信徒裏面『活』著,使信徒能憑祂死而復活的生命活著。聖經的啟示清楚的指明,只有『死』而沒有『活』,是不完整的經歷。惟有『死與復活』才是對基督十架工作的完整認識和經歷。
路德對基督十架獨到的深入,似乎沖淡了他看見聖經中對於基督復活的事實與應用,以致失去了對基督經過過程完整而平衡的領會。郭維德(Robert Govett)就曾經指出,『神話語中讓我們看見之真理的兩面(two-foldness of truth),是聖經非人之著作的最強證明。』16聖經的兩面是聖經平衡、完整且豐富的原因。基督十架的工作,是死與復活所構成的完整過程。
我們必須承認,路德看見的十架神學—對基督十字架的客觀認識和基督之死的主觀經歷,的確是基督徒信仰與屬靈生活的重要原則;但十架神學顯然並不包含聖經完整的啟示,又忽略了聖經對基督十架工作全面啟示的另一重點—復活。不僅如此,在神永遠的計畫中,不只有基督的死,還有祂的成為肉體、死而復活、升天得榮、分賜生命、建造教會、以及祂的再來。因此,『十架神學』當然不是聖經主題。



2020年4月7日 星期二

十架神學的屬靈教訓


1. 十架與認識上帝
 
    十架神學(theologia crucis)是甚麼呢?它所關心的不只是主基督在十架上所成就的救贖。

    勒芬黎赫寫道:
十架神學關乎到認識上帝。路德在1518年的《海德堡爭論(Heidelberg Disputation)中,就提到怎樣才算是一個神學的門生(Theologae):「上帝不可見之事物」包括了「祂的權能、智慧、公義、與良善」,乃透過創造來表達,然而, 如羅馬書一章22節保羅的話,路德不認為人能因此有智慧,反成了愚拙。一個真正的神學的門生乃是「透過苦難和十字架來明瞭上帝可見和顯明之事物」。 路德另一段經文的根據是出埃及記三十三章18節至23節。摩西說:「求你顯出你的榮耀給我看。」 但上帝拒絕了他的要求,只准他見祂的「背」。勒芬黎赫觀察道,這是上帝「間接的啟示」, 而非「直接的知識」。和十架神學對比的神學,路德稱之為「榮耀神學(theologia gloriae)
    甚麼是路德所指的「苦難」和「十字架」呢?有兩重意義:首先是指基督的受苦與十架, 然後也是指著基督徒的。路德不認為兩者可以分開。他引用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至11節; 腓力對主說道:「求主將父顯給我們看」,主便指著自己說道:「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

    勒氏解釋道:
那麼,甚麼是「上帝可見和顯明之事物」呢?乃是「人的本性、軟弱和愚拙」。勒氏緊接說: 「正正在那些我們認為是跟神性相逆的事物中,上帝成為可見的。」「上帝只能在隱藏(concealment) 中顯露(reveal)自己」,就是「在十字架的謙卑與羞辱中」顯露。「上帝的啟示本身就是間接的啟示」; 路德的話是:這裡也帶出另一個觀念,就是「隱藏的上帝(hidden God)。 路德引用了以賽亞書四十五章15節: 「你實在是自隱的上帝。」 上帝是在隱藏中顯露自己,隱藏在受苦和十架之中。由於啟示是在隱藏中間, 唯有信心可以摸到這個啟示,「啟示是要給信心接過來的」。「十架神學就是信心的神學」, 路德說道:「我們的生命乃是隱藏在上帝裡面 (即是說,簡單地信靠祂的憐恤)。」

    即然十字架是認識上帝的地方,基督的十字架又和基督徒的十字架分不開, 受苦在十架神學中獲得了特別的重視。路德說道:「藉著十字架,行為被廢掉了, 並且特特為行為所驕養的﹝老﹞亞當被釘死了。

十字架因此成為了唯一明白聖經的鑰匙,十字架的智慧被路德視為真正的教義。然而, 很少人認識十字架,這智慧是「在深處隱藏的奧祕」(路德說道)。

2. 隱藏的上帝

為甚麼上帝要「隱藏」呢?路德如此說道:

    上帝要在隱藏中顯明自己,乃因為人已經不能在上帝彰顯自己的作為中把榮耀歸給上帝。 上帝選擇了另一個途徑來啟示自己,乃是十字架。在十字架上所看見的,只有「藐視、貧窮、死亡」,在人看來,這些東西只有指向「人的愁煩、悲傷和軟弱」; 人不打算在那裡看見上帝,但上帝卻正正在此顯明了自己。「隱藏」所強調的, 乃是上帝要在相反的事物中啟示自己,勒氏說道:為甚麼上帝要「隱藏」呢?一方面是為了要啟示自己,另一方面也是關乎到信心的本質。 在《意志的捆綁》(The Bondage of the Will)中,路德便論到第二方面。 他抓緊希伯來書十一章1節的話:「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說道:信心必須指向隱藏和不可見的事物,很自然地,若上帝要被信心所認識,便必須是隱藏的。

    為甚麼上帝要「隱藏」呢?在15351545年期間的創世記的講章中,路德提到:「上帝是那一位隱藏的。 這是祂寶貴的特性。

    勒氏在此說道,「對路德來說,要啟示自己是上帝的本質之一。 然而,若不隱藏自己上帝不能啟示自己的話,隱藏自己也屬於上帝的本質。」這裡關乎到上帝本質的問題。 勒氏寫道:路德在1531年的《加拉太書註釋》中提到,基督是啟示的惟一中保,而上帝的本性是人不能抵受的, 人只能從馬槽起去認識上帝。上帝必須在覆蓋covering)下被認識,覆蓋物乃是「上帝的話」和「上帝的工作」。

    路德在《意志的捆綁》中所指的「隱藏的上帝」,和「顯明的上帝」(revealed God)卻是對比的; 在那裡「隱藏的上帝」關乎到上帝「隱藏的旨意」,包括了預定的旨意。然而,這個思想和本文 的討論有差異,在此從略。這裡,上帝隱藏乃是為要顯明自己。

3. 隱藏在十架下

勒芬黎赫寫道:
    路德怎樣看基督徒的生命呢?首先,「基督徒隱藏的生命是真實的(reality),但不能被察覺」。舉例說,稱義是真實的,但人所看見的,卻是一個罪人。稱義和罪人都是真實的,兩個真實(reality) 是對立的,然而,在基督裡稱義是更強的真實,這個真實只有信心能看見。
 
   
路德看基督徒的生命是屬靈的,因此是隱藏的事。基督徒生命的事實是在基督裡的, 也是在聖靈裡的。「屬靈人是與基督同埋葬的,他向世界死了,並且世界也向他死了」。 然而,屬靈人在外面來看仍是屬肉體的人,舊人和新人走在一起。「如果人清楚地是屬靈的人, 我們便不能談到隱藏了。但如今新人是常常隱藏在舊人之內」。路德進一步指出, 新人就是基督。 說聖徒有「內在的聖潔」是不夠的,因為很容易混淆了新人和舊人, 路德認為基督就是那「內在的聖潔」。
    然而,隱藏不是永久的。有一天,新人和舊人的張力要得到調解。「正如當信心被允許用眼睛來看時, 隱藏的上帝和顯明的上帝之對比便告終結;同樣,基督徒的生命有一天要去掉它的隱藏性」。 到那日,再沒有肉體和靈裡的衝突,「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可以被毫無保留地言說了。 這乃是十架神學的末世性。 路德明白到我們乃是「放逐者和寄居者(exiles and sojourners), 亞伯拉罕是異鄉人的經典說明,而保羅的「用世物好像不世物」,則被視為是基督徒行為的主旨 (leitmotiv)

4. 十架與背十架

   隱藏的基督徒生命就是跟隨基督的受苦」。勒氏進一步綜合路德的思想寫道:
基督徒的生命就是受苦的操練它的降卑在於它引到去苦難基督的受苦仍然每天在我們的生活中 重覆因此我們的受苦是聖靈的工作;但上帝不願意自取的苦難當我們放下意思時,上帝的意思便能夠 工作但我們的受苦是上帝的意思
然而,受苦的操練無非就是跟隨十字架(119)。「基督的十字架和基督徒的十字架是走在一起的 (120),而跟隨十字架只不過表明我們是連於基督的而已。路德因此十分強調「與基督同釘十字架」, 一方面是治死肉體,另一方面則是向世界死。路德說道:「我們必須被拆毀和變成虛無(formless), 基督才能成形在我們裡面,且單單祂在我們裡面。
路德認為,世界的仇視是真門徒的記號,基督徒是羊被牽到宰殺之地。對於他, 殉道是和基督徒生命並存的,並非奇怪的事情。

最後,與基督同受苦難最寶貴是叫我們模成(in conformity)基督。在受苦中,我們也是取了奴僕的形像, 又放棄一切驕傲和榮耀。然而,路德知道模成基督乃上帝的恩賜,並非人的行為。我們不能勉強而行, 但可以祈求,只因在一切求,只因在一切事上模成上帝兒子的形像乃上帝的心意。

5. 隱藏.謙卑.試煉

    十架神學強調了上帝是隱藏的、是指向隱藏的、信仰的本質也是隱藏的。以上提到稱義、新人、 和受苦、背十架。除此以外,路德看見,平安、喜樂和快樂同樣是隱藏的。勒氏寫了以下的話:
同樣地,路德認為基督的國度(regnum Christi)和教會也是隱藏的:

路德還有更精彩的思想,勒氏如此綜合道:
在十架神學裡,謙卑和試煉也得到肯定的地位。謙卑humilitas)並非一種人的美德, 乃是「降卑、無有、和被壓制」的意思。勒氏寫道:
十架下的生命不是風平浪靜的,而是充滿障礙的,「障礙必須恒久地用信心來克服。當障礙除去時, 我們便不再是在信心裡生活。當障礙以最徹底的形式出現時,我們說這是試煉」。 信心生活必然有試煉,而「根據十架神學,最惡劣的試煉乃是沒有試煉;因為試煉使信心活動起來。」可以說,「十架神學乃是試煉的神學」。試煉和謙卑也是互相連繫的, 因為試煉使人認識自己,不再驕傲。試煉是用來經歷的,而不是默想的。

6. 十架神學評估

     保羅提到,上帝是要使基督「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林前1:30), 十架神學尤其指到智慧。保羅接著指出,這個智慧乃是「上帝在萬世以前預定使我們得榮耀的」(2:7), 乃是救恩。「十字架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上帝的大能」(1:18),「基督總為上帝的能力,上帝的智慧」 (1:24),因此,智慧乃是指著釘十字架的基督。這一切在世人看來卻是愚拙(1:23)和軟弱(1:25)的, 目的卻是要打擊人的驕傲(1:1927-29)。

    基督徒的生命,乃是「與基督一同藏在上帝裡面」(西3:3),並且,屬靈人是有智慧的(「能看透萬事」 (林前12:9)),卻不被人所明白。誠然,上帝的國也只有重生的人才能看見(約3:3), 包括了一切屬靈的事。

    十架神學也強調了上帝獨有的法則。上帝的能力是在哪裡顯得完全呢?是在「人的軟弱」上。(林後12:9) 以致保羅反而「喜歡誇自己的軟弱」。這不是說人若剛強會更好,而是指出一個法則: 上帝的能力只有在人的軟弱上才得徹底地彰顯。(因此剛強反而糟了!

     主耶穌也道出一個死與生的法則;只有死亡,才有生命。那就是麥子的比喻。(約12:24) 主先是指著自己的死說的,緊接卻是呼籲人要「恨惡自己生命」(12:25),這是跟隨主, 是主所定的法則,這樣才能得著生命。

    受苦是人難以明白的,但除非人能夠完全明白為何上帝要死在十字架上,否則他豈能要求明白信徒 的受苦呢?永生的上帝何竟經歷死亡?這豈不比信徒經歷苦難更教人驚訝嗎?信徒最可怕的苦難, 亦只不過是把他更推向主的樣式罷了。這也是上帝的定規(彼前2:21):最徹底的,信徒要經歷死亡 (我相信被提的信徒遠比睡了復活的少吧),也只不過是行走十字架的道路,走那最後一站;然後, 便是榮耀。「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榮耀」(羅8:17)。

    十架神學正確地總結了上帝的法則,能以對抗現今自我欣賞、尋求安逸、和世界認同、致力於對話 和文化溝通、並且唾棄屬靈和受苦的世代。我們可以根據十架神學而這樣說:現今的教會沒有十字架; 沒有死的氣味、沒有釘痕、甚至沒有半點隱藏。現今的教會很會張揚、誇耀,她們的十架也是 榮耀高掛的裝飾,她們恐怕事工被隱藏,就不能榮耀上帝(和自己)了。

馬丁路德生平

     
           這是我的立場—速寫馬丁路德   ,   馬丁路德九十五條論綱〔1517年〕  , 馬丁路德與依拉斯穆   ,  路德的得力助手   ,  馬丁路德小傳馬丁路德  ,  馬丁路德(1)  , 馬丁路德(2)馬丁路德(3) ,  馬丁路德的信仰掙扎 , 馬丁路德宗教改革橫的一致 , 高舉神權‧惟獨聖經–馬丁路德重新發現福音原貌路德的改教與神學理念 , 遇到瘟疫馬丁路德認為基督徒有該盡的義務 ,
   
  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1)  ,   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2)  ,  

馬丁路德論善功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序言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一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七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十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十二段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十四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十五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二十二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二十四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三十四段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三十八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四十二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四十三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四十四段,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四十八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四十九段 ,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五十二段 ,
     

馬丁路德之神學觀

    婚姻學校   ,   路德對聖經的看法  ,  路德對聖禮的看法  ,  路德的教會觀  ,

      路德對稱義的解釋路德對罪的看法 , 路德的上帝觀  ,  路德的基督論   ,

      從福音的觀點看基督徒生活的理想  ,   路德改革的重要因素  ,  路德的宗教改革   ,

   路德問答與教牧關顧  ,  路德的解經原則   ,

    十架神學  , 路德的十字架神學 , 十架神學的屬靈教訓  ,  從十架神學看路德的講道 ,

  路德神學簡述  ,  馬丁路德的「兩國論」 ,

  馬丁路德鼓勵早婚   ,    路德神學中的聖經與聖餐 , 自由和愛:基督徒的自由 ,

   路德的聖靈觀 ,

     馬丁路德小問答 ,

從十架神學看路德的講道


一、傳道者路德

   一五○五年七月悶熱的一個夏日,二十一歲的青年路德再回耳弗特大學的途中,突遇暴風雨,當時有一不及掩耳的巨雷淬然劈落他身旁,他在萬分驚恐中向聖亞拿 發願,要作一位修道士。那一聲巨響,震碎了他原定的計劃,也改變了他的一生方向。路德披上僧袍,雖是甘願的,但也是不得已的。

  成為修道士之後,路德一直恐懼聖壇與講壇。他第一次領彌撒與第一次登講壇都令他戰慄不已。許多年之後,當有人對路德訴苦,說站講壇是多麼令他恐懼戰兢時,路德就心有戚戚地回應說:

    『啊, 我的朋友,我有相同的經驗。我害怕站講壇的程度或許同你一樣大;但我是必須去作,我講道是被迫的。起先,我必須向同餐廳的修道弟兄講道。啊,我是多麼恐懼 講壇!…在這顆梨樹下我向司道匹茲博士提出十五個以上的理由,想婉拒上帝對我的召命。但這些理由對我並無幫助。最後我說:「司道匹茲博士,你要我的命嗎? 你這樣逼我,我必活不了三個月。」他回答說:「奉主的名!我們的主上帝有許多是必須作;在天上祂也需要有智慧的人。」』

  儘管路德在開始的時候,視講道如畏途,但從他講了第一篇講道詞後,他的講道有三十四年沒有間斷。他頭十年的講道就像中世紀的一般講道一樣,並沒有什麼突出之處。當時的講道詞都比較哲學化及說教化。那十年是路德講道的掙扎與醞釀期。他講道的轉捩點是從他對稱義的福音有突破的瞭解開始的。關於這一點,他說:

    『我 是日以繼夜地思索「上帝的公義」的問題,直到我看出它與「義人必因信得生」的關係。不久我便明白「上帝的義」真正是指上帝以恩典和憐憫使我們因信稱義。我 立時感到自己已得重生,樂園的門大開,讓我進入。聖經的一切話語有了新意義,從前「上帝的義」令我生厭,現在它使我在更大的愛中有說不出的甜蜜。』

  當路德發現因信稱義撼人心弦的福音之後,他就一方面深深被福音顯透出來上帝的愛吸引,另一方面,他也同時被上帝的大能推動,使得他一改過去對講壇的畏縮恐懼,開始毫不猶豫,毫不畏懼的為福音的真理做勇往直前,死而後已的見證。

  由於越來越多的鎮民開始擠進威丁堡大學的小禮拜堂,要聽路德講道,以致該鎮的議會於 1514 年聘請路德協助威丁堡及附近十三個村莊的教區教會~聖馬利堂~年老多病的牧師,分擔他講道的事奉。在路德講壇事奉最活躍的歲月裡,他不僅星期天講道,他週 間也講道而且有時一天還不只講一次。艾爾默•祈士霖 (Elmer C. Kiessling) 說:

    『有好多年時間,威丁堡每星期天通常有三堂裡拜;早堂五點或六點舉行,那堂禮拜的講道講的是書信題;大堂禮拜在八點或九點舉行,講道則集中在福音題;午堂禮拜時路德則在系列演講聖經的某卷書中進一步闡明早堂講道詞中的某些思想。』

   舉例來說,單單 1528 那年,他總共傳講 200 篇左右講道詞。這似乎說明要說服路德開始講道很難,但他一旦開始,就再也沒有什麼能攔阻他不傳講。目前在德文威瑪版 (Weimar Edition) 的路德著作中,保存了 2000 篇講道詞,但「據估計這只是他在 1510 1546 年之間真正講道總數的三分之二。」

  路德雖是一位神學教授與多產作家,但最重要的是他乃一位傳道者。他平均每星期要講四篇道。他的講道不限於講壇。其實,他在教導的時候講道,在講道的時 候也教導。我們可以說,他的作品在本質上都可以看做是他的講道。路德在改教運動中最大的貢獻之一,就是他的講道。而他的講道把教會從將近千年的昏睡中撼醒 過來。

二、路德十架神學的講道

  接著我們要從兩方面來思想路德十架神學的講道。我們將先提到路德對三種類型講道的批判,然後再談到他的十架神學講道的六項特色。

(一)三類講道的批判

 理性主義的講道

  在路德的講道裡他常常批判理性無法理解或領悟福音的奧秘。就像使徒保羅一樣,路德認為理性有自我膨脹,自作聰明的傾向。那就是說,理性會自以為是衡量 一切真理的準繩。我們也可以說,理性認為自己在判辨真理的法庭裡,它是獨一無二、至高無上的法官。路德視這種絕對化的、專斷的理性為啟示的敵人。因為這樣 的理性不服上帝的道,它企圖把自己放在上帝的道之上,要評判上帝的道,而不是把自己放在上帝之道下,受上帝之道的審斷。

  路德在傳講的時候雖然批判理性,但他卻不反理性。其實,他所批判的不是守分的理性,而是越份的、傲慢的、不肯臣服於上帝之道下的理性。理性主義的講道只屬哲學的、理論的、抽象的思辯與推理,它只能滿足人在哲學殿堂裡的玄想,但無法引人堂窺無窮的大能與奧秘。

善功主義的講道

  一五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路德在忍無可忍之下公佈「九十五條」的辯論命題,主要是針對教會販賣贖罪卷而發的。當時的羅馬教會在德國動用講壇以及其他媒體 大力宣傳贖罪卷的功效。推行贖罪卷的宣傳者給聽眾的信息是:「救恩是一種可以用金錢買賣的商品,而購買那種商品的人,有沒有真正的信心與悔改都可以照樣得 救。」針對這樣的錯謬,路德嚴正斥責說:「凡以為有贖罪就確信自己得救的,將和他們的師傅一同永遠被定罪」(第 32 條)。「每一個真心悔改的基督徒,即令沒有贖罪卷,也完全可以脫離懲罰的罪債」(第 36 條)。「凡因宣講贖罪卷,而叫有些教會完全不講上帝的聖道者,便是基督和教會的敵人」(第 53 條)。

  路德在他的講道中不遺餘力攻擊的是「善功」,而不是「善行」。我們不要以為路德反善功,所以也反善行。事實並非如此,路德之所以反善功,因為所有的善 功都帶有或深或淺,或明或暗的邀功傾向。邀功的人不認為上帝的赦罪之恩是白白的,他不配得的,而是他應該得的。路德看善行是信心的具體流露,是信的人感恩 的生命表現。

凱旋主義的講道

  十架學原係針對「榮耀神學」(theology of glory) 而發的。F. Dale Bruner 認為用聖經的重要字眼「榮耀」來形容中世紀教會的壟斷精神是不幸的。Bruner 建議以「凱旋主義」(triumphalism)來替代「榮耀神學」的”榮耀”兩字,能更貼切描述十架神學所批判的教會現象。

  凱旋主義可以指三方面。一方面是指自誇不假啟示,不靠上帝的恩典,單憑人自己的稟賦與努力,即可認識上帝的態度;另一方面,也指在上帝子民或教會裡不 時出現的優越思想與排外心理;最後一方面,也可以指在缺少自我反省與批判下,一味追求成功、繁榮、富足、增長、狂喜或幸福的心態。凱旋主義會使人渲染或誇 耀因宗教信仰與作法而獲致的成就。

  路德認為有凱旋神學思想的人,會以為自己已經在天堂,而忘了他們仍活在地上。凱旋主義的講道太強調屬靈的興盛與勝利而忽略了人的有限、虛榮、驕傲與失敗。  

(二)六項特色

解經性

  路德講道詞的第一個特色是:它們都屬解經性的講道。解經性講道的目標是根據所定(或所選)的經題,忠實傳達那段經題的原意。路德這樣說明他的講道法:「我細心處理一段經節,緊貼住它,為了是使會眾能夠說『這就是講道的目的』。」

  路德不使用經文作跳板,傳出與經文不相干的信息。他總是十分用心作解經的工夫,為的是在他闡釋一段經題時,能使那段經題的原意清楚活潑的透顯出來。

  祈士霖把路德作為一位解經性講道者的發展分為三個階段。第一,他早期的講道含有經院式講道的餘跡;第二,他有一時期的講道帶有神秘主義的傾向;第三,由於贖罪卷事件的衝擊,路德開始在威丁堡的講壇極力根據聖經,闡釋傳揚因信稱義的福音。

辯證性

  在路德發現稱義福音的過程中,他已注意到聖經的思想與表達模式和經院哲學的思想與表達模式有相當重大的差異。路德特別注意到經院哲學所著重的是邏輯與 推理,而不是抵觸理性的「矛盾」(paradox)。然而,在聖經裡,上帝的啟示則常以「矛盾」或「似非而是」的思維模式表達出來。路德看出上帝的工作常 隱藏在看來十分矛盾的表象背後。

  十架的福音是矛盾的結合。十架真理所揭露的,不單是愚拙,也是智慧;不單是軟弱,也是能力;不單是黑暗,也是光明;不單是醜惡,也是榮美;不單是痛苦,也是喜樂;不單是羞辱,也是榮耀;不單是創傷,也是醫治;不單是死亡,也是生命。

  路德的講道目標,是為了幫助聽道的人,從上帝的定罪中看見祂的赦罪;在祂的嚴厲中,看見祂的體貼;在祂的烈怒中,看見祂的慈愛;在黑暗中看見光明;在絕望中看見盼望。

辨別律法與福音

  律法與福音雖同為上帝的道,但兩者的性質是相反的。律法是上帝對人的要求,福音乃上帝賜人的無條件禮物;律法是為了使人知罪,福音乃使信的人得到赦罪;律法限制綑綁人,福音則釋放人,使人得自由。

  兩者既同為上帝的道,所以兩者都需要忠實的傳講。在路德的講道詞裡,他不厭其煩地細心辨別律法與福音,目的是為了保持福音的純粹,不容律法被滲入福音的信息中。在傳講的時候,他把律法傳的十分嚴厲,然而他也把福音傳的格外甜蜜。

  在分別律法與福音方面,路德認為這不是任何人可以精通或掌握的藝術。他坦白承認說: 『由於我寫了這麼長久關於律法與福音的事,你們會認為我懂得怎樣分別,但是當危機來臨時,我清楚知道我還是非常不瞭解。因此,唯有上帝應該也必須作我們神聖的師傅。』
以基督為中心

  路德的講道有一個明顯的焦點或組織中心,那個焦點或中心就是基督。基督是我們認識上帝的關鍵鑰匙,也就是我們找到有恩典有憐憫之上帝的唯一途徑。單從 理性層面去推演我們對上帝的瞭解是抽象的;單就世界的光明面去描繪上帝是片面、膚淺的。海瑞克•波恩坎(Heinrich Bornkamm)在討論路德的十架神學時認為: 『這 樣做是自我欺騙,因為它必須對與上帝的榮耀不相稱的東西視而不見。它必須閉目不視世界上的苦難與悲慘,而嘗試從這些苦難與悲慘中看見上帝,這正是十架神學 的藝術。…更正確的說,我們只能在十架與受苦中確認上帝的愛。我們一旦能確實領悟這一點,然後我們才能在上帝所造知識界的其他處看見祂愛的痕跡。』

  路德的講道之所以以基督為中心,因為它深信釘十架的基督是上帝最赤裸深邃的啟示:十字架的救贖乃上帝的智慧與仁愛之表達的極致。

著重信心

  由於稱不配之罪人為義的福音是那麼確鑿深沈地揭露上帝對人的恩與愛,所以聖經呼召人要用孩童般的單純信心,不但真誠相信上帝藉祂的兒子耶穌基督為我們成全的救贖,也歡喜領受祂的赦罪與成為祂兒女的應許。

  路德在他的講道之中這麼強調信心,這是因為信心毫不猶豫信任上帝的道和應許,毫無保留的將自己投入上帝的懷中,這樣的信看上帝是真實可靠的;路德看這樣的信乃「敬拜上帝的極點」。16

  路德看信心是上帝的道在人心中動工的結果。上帝的道是信心的基礎。信心總是牢靠的紮根在上帝的道中。信心不順從別的,只順從上帝的道,而且無條件的順從上帝的道。1526 年路德在約 446-54 的講道詞裡說: 『信 心的本質與特性是它會不斷成長和邁向完全;…信心不是寂靜的、怠惰的,而是活潑的,不止息的東西。它要嘛就倒退,要嘛就邁前,顯出生機;缺乏生機的信心是 不存在的,它只是無聲明的,心靈對上帝所存的一種概念而已。因為真實的,活潑的信心是聖靈澆灌在人心裡的,它不可能寂靜不動。…因此信心不能只有開端,它 必須不斷成長增強,並且繼續學習,使自己對上帝有更深的認識。』17
接著路德說: 『…當信心的火被點燃並焚燒,而魔鬼也感覺和意識到它的時候,牠會施展一切詭計掐住它,因為牠知道真正的信心對牠國度是重大的威脅。』18
強調十架生活

  十架神學的講道不只是高舉被釘十架的基督,它亦強調基督徒必須與基督同釘十架,因為基督的十架與基督徒的十架是連在一起的。正如基督所說的:「若有人 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 16:24)「凡不背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不能作我的門徒。」(路 1426

  路德在「論受苦與背十字架」的講道詞中特別提到兩種錯誤的思想。一種思想以為信了福音以後,就可以「脫掉一切責任,無須再做什麼事,再受什麼苦了」。19 路德接著說: 『上帝制止這種錯誤觀念所用的唯一方法就是十字架。祂必須這樣管教我們方可使我們的信心得以加增,得以更加堅固,也可使我們更加與救主親近。…所以上帝給我們十字架與我們更有益處…況且除了我們甘願受苦,背負我們的十字架以外,福音之道就無法向前發展。』20
  另一種錯誤之思想是把受苦看為功勞。路德在同一篇講道詞裡申明: 『…凡想從受苦知識上得著功德的人都不明白基督,不瞭解十字架的意義。…我的朋友,受苦沒有功勞,也不是為得功勞而受苦。…基督親身受過苦,因此祂已使一切基督徒所受的苦都成聖了。』

  基督徒的十架生活不是單獨背負十架的生活,而是與基督同負一軛,就是與祂一同受辱受苦。我們若與祂一同受辱受苦,我們將享有祂的同在與不能被剝奪的平安。「如果我們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榮耀。」(羅 817

三、從十架神學的講道看今日華人教會的講壇
  
    上面我們介紹了傳道者路德以及他的十架神學講道的特色,現在我們嘗試從十架神學的講道來看今日華人教會的講壇。

  在此有需要說明的是「華人教會的講壇」一詞涵蓋的範圍非常廣,而且各講壇不一定固定一人傳講,他在各時期所傳講的信息與方式接皆可能有變化。基於這個 考慮,兄弟在以下所做的觀察只是代表個人在很有限的接觸華人講壇的經驗裡所做的一些主觀瞭解。如果我所做的觀察有不公允或不完全的地方,還要請諸位指正。

  首先,我看到華人的講壇在傳講時雖然都普遍使用一段經文作為經題。但在實際傳講的時候,往往有偏離甚至拋離經題與經題的核心要點的傾向。講壇之所以有 此現象,主要是由於講者解經的準備工夫作的不夠充分,以致講者對經題的原意認識不深,對它的核心信息把握不到,這就造成傳道者傳講時,不能忠實有力地把那 段經題的核心要點闡揚出來。

  第二,在華人的講壇上,多數的信息都是律法取向的。有的信息,從頭到尾都是訓誡,沒有講說福音;有的信息,雖提及福音,但提及的方式如蜻蜓點水,曇花 一現般,並未使福音成為信息的核心與高潮。律法取向的信息強調過門徒生活的要求,而以福音為重心的信息則著重上帝的恩典,並過門徒生活所需的應許與能力。 教會的講壇若成為福音源源不斷的豐盛出口,信徒的靈性常得充分的餵養激勵,教會必自然增長、結果。

  第三,由於台灣教會近二、三十年來一直處於富庶、繁榮的環境裡,十字架常被視為美觀的裝飾品與佩戴物,而不是象徵重價恩典與捨己之門徒生活的記號。因 為追求成功與享受是台灣社會生活的基調,因此教會的講壇就越來越少傳講受苦與犧牲的十字架。我們傳福音多偏重它怎樣吸引人,但迴避直陳它冒犯人的地方。我 們用盡方法說動聽道的人使他們樂意決志,但我們忌諱用上帝赤裸的、為未化妝的、未加糖的道呼召人轉離罪,轉向基督;向自己死,向上帝活。基於這個緣故,台 灣的教會需要十架神學的福音講壇,向沈溺在瑪門國度裡的同胞宣告「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

四、對十架神學講道的一點反省   

    有關十架神學的講道,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一、二章中作了幾項清楚的提示:

(一)十字架的道裡在自以為聰明的人為愚拙的、絆腳的,但在信的人它卻是上 帝的能力,上帝的智慧;

(二)十字架的救贖是屬於從前隱藏,如今才啟示出來「上帝奧秘的智慧」,這智慧是愛的智慧,因為「上帝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 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三)十字架若沒有聖靈的光照,無人能知道十架的奧秘與能力,必無人會相信釘十字架的基督;

(四)由於十字 架是開啟上帝的恩與上帝的愛的鑰匙,因此保羅之意在宣講上帝的奧秘時,「不知道別的,只知道基督,並祂釘十字架」;

(五)保羅傳十字架的救恩時,不使用高 言大智,也不假借美妙言詞,他不怕被人譏諷逼迫,在軟弱與戰兢中仍忠實將釘十字架的基督傳給還沒有聽見福音的人,叫信的人不是因為他的辭令或智慧,而是因 為上帝的大能。

  最後,十架神學的講道也告訴我們:在醜陋、羞辱、黑暗、孤單、絕望的地方都無法攔阻上帝彰顯祂的恩典與仁愛。上帝將祂的愛子送進與上帝隔絕的最深處, 使祂飽嚐被上帝棄絕的可怕驚恐,為的是讓信靠祂的人,無論與到任何環境,都不致與基督的愛隔絕。基督之所以要深入陰間之最深處,為的是使我們永不再經歷祂 所經歷被上帝撇棄的絕境。正因為基督已徹底為我們擔當了上帝的審判,所以上帝的震怒再也不會臨到信靠耶穌的人身上;也因為基督在最深沈的試煉與痛苦中仍確 信父的愛與同在,所以我們作上帝兒女的,不怕為福音受逼迫,不怕魔鬼與世界最猛烈的攻擊,仍確切的知道,祂必常與我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