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4日 星期二

馬丁路德論善功之第三十七段

  這樣我們看出,這條誡如同第二條誡一樣,無非是遵行第一條誡——對上帝的信仰,信靠,愛,和望——所以第一條誡在一切誡命中為首,信仰是其他一切行為的首要行為和生命,若沒有信,如前所云,其他行為都不是善的。

   但若你說︰我若不能相信我的禱告可蒙聽允,又怎樣呢?我回答說︰正因這緣故,你受了命令要有信仰,要禱告,要有其他一切善功,好叫你知道你所能行的,和你所不能行的。當你發現你不能這樣相信並實行時,你便要謙卑地向上帝這樣承認。如是你用一點信仰開始,它就必因你把它運用於整個生活和行動而天天逐漸增長。因為談到信心軟弱(就是在第一最高的誡命上軟弱),世人莫不皆然。因為縱令福音書裡面的聖使徒,尤其是彼得,也都是信心軟弱的,所以他們也祈求基督說︰求主加增我們的信心(路175);耶穌因他們小信,時常責備他們。

  因此你雖在禱告和其他行為中發現自己的信仰並不像你應當並願望的一般堅固,但你不應絕望,也不應放棄。你甚至應當滿心感謝上帝,將你的軟弱給你指示出來了,藉此耶穌天天教誨你當怎樣在信仰裡操練自己,天天加強自己。因為許多人雖然一向祈禱,唱詩,讀經,工作,好似偉大聖徒一般,可是他們從來就不知道他們與首要行為——信仰——的關係如何;以致他們因瞎了眼, 把自己和別人都領入迷途;他們自以為很好,殊不知是建立在沒有信仰如同沙土的行為上,而不是用堅固純潔的信仰建立在上帝的慈愛和應許上。

  所以,不拘我們過活多久,我們同我們的行為和苦難,總得學習第一條誡和信仰,而不能停止學習。除了試圖用行為來信靠上帝的人以外,沒有人知道惟獨信靠上帝,是多麼偉大的一件事。

*****

<心得>

    信靠上帝是我們信仰之重點!

2020年8月2日 星期日

莫拉維會之復活節早禱文

我信獨一上帝,父,子,聖靈,藉耶穌基督創造萬物,並在基督裡使世人與自己和好。

我信上帝,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在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面揀選了我們;

拯救我們脫離了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愛子的國裡;

在基督裡曾賜給我們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

叫我們能與眾聖徒在光明中同得基業︰按著自己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藉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使榮耀的恩典得著稱讚,在這恩典中使我們因愛子得蒙悅納。

這是實實在在的。

父阿,天地的主,我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原是如此。

父阿,願你榮耀你的名。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

我信上帝獨生子的名,萬物都是由而來,我們也是藉著而有;

我信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自取奴僕的形像;

因著聖靈的蔭庇,由童女馬利亞成孕;正如兒女同有血肉之體;也照樣取了血肉之體;為女人所生;

既有人的樣子,便在凡事上同我們一樣受試探,只是沒有罪︰

因為是主,是約的使者,是我們所喜愛的。主和的靈差遣來宣告主的禧年;

所說的,是所知道的,所見證的,是早已看見的︰凡接待的,就給他們權柄,作上帝的兒子。

看阿,上帝的羔羊,背負世人罪孽的;

在本丟彼拉多手下遇難,被釘在十字架上,死了,葬了;

第三天從死裡復活,同復活的有許多已睡聖徒的身體;

後升天,坐在父的寶座上;將來必從那裡降臨,像升天一樣。

聖靈和新婦說,來。

讓凡聽見的人說,來。

阿們,主耶穌,來阿!我們求你來!

我們用渴慕的心現在正等候著你。

來阿,快來!

主要用呼喊的聲音,天使長的聲音,和上帝的號筒,從天降臨,審判活人死人。

我的主救贖了我這失喪,墮落的人,把我從罪惡,死亡,和魔鬼的權勢中買來;

不是用金銀,而是用聖潔的,寶貴的血,和無辜的受苦受死;

好叫我屬,在國裡生活,在手下服事,有永遠的公義,天真,和快樂;

正如既從死裡復活,便活著掌權,永世無窮。

這是實實在在的。

我信聖靈,是從父出來的,並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離開世界以後差來的,叫永遠與我們同在;

安慰我們,如同母親安慰她的兒女;

扶助我們的軟弱,用說不出來的嘆息,為我們代求;

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上帝的兒女,教我們呼叫阿爸,父;

將上帝的愛澆灌在我們的心裡,使我們的身體成為的聖殿;

並在眾人裡面運行一切的事,隨己意分給各人。

但願在耶穌基督裡的教會中,即聖潔和普世的教會中,在聖徒相通中,時時刻刻,永遠永遠,得著榮耀。阿們。

我信我依靠自己的理智和力量,不能信仰我的主耶穌基督,也不能來到面前;

但聖靈用福音選召我,用恩典光照我,使我在真信仰裡得以使我成聖,蒙保守;

正如揀選,召集,光照地上的全教會,並使之成聖,藉著耶穌基督保守它在獨一的真信仰裡;

在這基督教會裡上帝天天豐富地赦免我和每個信徒一切的罪。

這是實實在在的。

我信我藉著聖洗得以成為基督教會的一分子。愛教會,為教會舍己,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阿們。

在這聖徒相通中我所信仰的是我的救主耶穌基督,為我們死了,在十字架上為赦罪流出寶血,在聖餐中將的體血賜給我,作為恩典的保證;正如聖經所說︰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被賣的那一夜,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遞給門徒,說,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舍的;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飯後也照樣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門徒,說,你們都喝這個;因為這是我立新約的血,為你們和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

所以住在我裡面,我住在裡面,我有永生,並且末日要叫我復活。阿們。

我願離世與基督同在,這是好得無比的;我將永不嘗死味;是的,我將得以從死復活;因為我這將脫下的身體,這必朽壞的種子,要穿上不朽壞︰我的肉體要安息在指望中;

但願賜平安的上帝,就是那憑永約之血使群羊的大牧人我們的主耶穌,從死裡復活的上帝,也要使我們這些必朽壞的身體活過來,只要它們裡面是有上帝的靈居住,阿們。

我們這些可憐的罪人祈求,

但願恩慈的主上帝垂聽;

求主使我們與那已進入主安樂的兄弟姊妹,有永遠的團契;

又與我們教會中那些被主在去年召回天家的僕人和使女,並與得勝的全教會,有永遠的團契;並求主讓我們將來止息勞苦,一同安息在你面前。

阿們。

他們安息在永福中,

瞻仰我們的主基督︰

我們謙卑的期望,

是與永遠同居。

主阿,求你保守我,

使我記念你的死,

和你榮耀的復活,

當我絕氣時︰

阿!那時我雖臨死,

在疾病,憂傷,痛苦中,

我卻要依賴你,

獲得永恆的生命。

願榮耀歸於,因為復活在,生命也在;曾死了,看阿,永遠活著;

凡信的人,雖然死了,也必活著。

願在那等候的教會中,並在那圍繞的教會中得著榮耀︰

直到永永遠遠。

阿們。

願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惠,上帝的慈愛,聖靈的團契,常與我們眾人同在。

阿們。


加爾文論預定

  為著要幫助信徒過得勝的生活,他討論了預定論的問題。他相信基督徒若不清楚自己是蒙揀選進入救恩裡面,就沒有信心過一種得勝的生活。

    他相信聖經 有明確的預定論教導,因此凡不信的人,都是預定要滅亡的。許多人反對這種教義,以致加爾文不得不在好幾個地方為預定論辯論。無論贊成與否,我們都要知道,預定論既非加爾文神學的中心教義,也不是他神學最精闢的地方。

    在《基督教要義》預定論的下一章,正是他討論禱告(Prayer)的地方,他鼓勵人要 運用自己的自由意志,在上帝面前代求,並且尋求禱告蒙應允之道。

 

2020年7月23日 星期四

一生疼惜咱台灣 「喜樂阿嬤」

image

「喜樂阿嬤」的一生是喜樂的人生,激發小兒麻痺患者無限的可能。(圖:長老教會總會) 

彰化縣二林鎮的基督教喜樂保育院創辦人瑪喜樂(Madam Joyce McMillan),半世紀以來把自己奉獻給患有小兒麻痺症的孩童,早前更獲陳水扁總統親自到二林頒發總統文化獎太陽獎,人稱「喜樂阿嬤」的她於2007年4月26日凌晨蒙主恩召,安息主懷。據悉,告別禮拜於5月19日在保育院內禮堂舉行。

喜樂阿嬤生於1914年9月29日,享年九十四歲。

當年連台灣都不知道在哪裡,只是聽聞謝緯醫師的分享,毅然委身於台灣這片土地,並用愛心走完美好人生,其生命哲理更令人讚嘆不已。「喜樂阿嬤」 — 瑪喜樂終生委身成為活祭,愛是其一生的堅持,以熱愛生命、永不放棄的態度關愛、激勵孩子。

1959年,阿嬤決意離鄉遠赴台灣,在幾翻轉折之下來到了埔里,正式開展她在台灣的感人故事。平日除了在埔里服務外,很多時候都參與在地的福音事工、教育,以及深入部落傳福音。其後,「二林基督教(貧民施療中心)醫院」、二林「附設小兒保育院」先後成立,瑪喜樂逐漸投入其中、並開始她半個世紀的醫療傳道工作,也是她人生最重要的轉捩點。

及至1970年「基督教喜樂保育院」成立,阿嬤遂全心投入小兒麻痺患者的治療、照顧和教育的工作,並付上了她的一生。其一生的年日,深深領受上帝恩慈,一生謙卑與上帝同工,忠心信實,上帝照顧無數軟弱者。

而據了解,瑪喜樂阿嬤,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2002年所設立的「榮譽宣教師」。因著她對上帝的尊崇,將一生獻給台灣,使台灣人深深認識耶穌基督的真愛,也因為她改變了許多人的生命。而為表懷念與感恩之情,將訂於5月19日上午十時,為喜樂阿嬤舉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葬」,來表達心中的思念。

2020年7月19日 星期日

愛任紐小傳

    愛任紐是教會的主教,也是教會早期之神學家。他的著作開啟了早期基督教神學的發展,並且被羅馬公教會和正教會敬奉為為聖人、教父。他是期基督教的護教學家,據說是使徒約翰的弟子坡旅甲的門徒

 

    愛任紐出生於公元 2 世紀初的小亞細亞希臘裔家庭。這也許是他一直追隨東正教派的原因。愛任紐最早將現今《聖經》正典中的四卷福音書列為上帝所啟示,反駁馬吉安刪改的《路加福音》是唯一正統福音書的立場。

 

    愛任紐出生於東方的小亞細亞(現今的土耳其),曾聽士每拿主教坡旅甲的教導,成為坡旅甲的門徒,他的生平中大部份是住在西方。身為長老,後來成為里昂的監督。在其教義中顯示出為真實的基督徒,思想接近約翰的教義,有時也會有重視感覺的觀念。

 

    愛任紐著作「反異端」一書特別批判神哲派主義的思想。西元 177 年皇帝奧利流對當時的基督徒展開逼迫,愛任紐逃過高盧反基督教的集體大屠殺,奉差到羅馬對抗當時傳至羅馬的異端活動。

 

    愛任紐一生為信仰堅持,希望能把亞細亞和西方神學傳統結合起來,是第一位身為主教的護教者,竭力與羅馬教會保持關係,在基督徒與非基督徒之間傳講正確的救贖觀,也在孟他努主義的爭辯中努力協調,希望保持教會的合一;這種信仰中堅持的關懷在他的神學中不斷地反應出。

 

    使徒時代至二世紀中葉,以初期教會以為主的教義,到後來半個世紀中教義的規範的調整,舊約被視為神的啟示,在基督徒心目中使徒所見證的啟示被提昇為最高權威。其次看重聖經和教會的傳統,教會的傳統越來越受重視。此發展是大公主義和靈智教派、諾斯底派激烈爭執的下的產品。

 

    第二世紀中神哲主義興起,當時世人喜歡各種混合性的宗教,一般人也喜歡接納各種的宗教,因此第二世紀的神學思潮乃因應時代需求而產生,面對異教流行,哲學思想的影響及「神哲派思想」的盛行,基督徒雖佔小群卻顯出其獨特的地方,護教士們極力維護信仰及道德上的見證,成為相當突出的一群人,也因此吸引了許多人進入教會之中。

 

    神哲派思想主要是憑著人的知識,以人的方法將基督教放在普世宗教的地位上,也就是將屬世的智慧與知識加在救恩的福音之上。神哲派是最早出於人類自己思考的一種運動,基本的特質就是要尋求知識,也就是後來發展出所謂的「諾斯底運動」,而第二世紀中時期從護教學的教父時期很自然就轉入「反神哲主義」的教父時期。

 

 

坡旅甲小傳


    主後2 世紀時士每拿(今土耳其境內伊茲密爾)主教,是教會史上首先詳細記錄的殉道者,86 歲時殉道。羅馬天主教和東正教都尊其為聖人。史載坡旅甲係「約翰」的門徒。傳統上一般同意優西比烏的記載認為他繼承的是《約翰福音》作者傳福音者約翰的使徒統續。但也可能是約翰長老。

   10 歲以前已經信主,為使徒約翰三寵徒之一,曾與那些目睹耶穌的人交往,亦是由使徒按立他為監督。是經使徒親自帶領的最後一位信徒。坡旅甲是依格那丟的朋友,後為士每拿的主教,為人極為樸實、忠心。大半生忠心的服事主,直到 86 歲,於皮雅斯大帝治下殉道。有相當影響之著名的教父愛任紐受教於他。

    坡旅甲殉道後,教會將其事寫信告訴別的教會。我們必須要再提的是,坡旅甲對信仰的堅持,巡撫給他機會要他背叛上帝,就可以釋放,但坡旅甲仍然堅持。最後他說:「你用那暫時焚燒能滅的火嚇我麼?你不知道將來審判的時候,有永不滅的火,燒那不信上帝的人麼,你為何還要遲延呢?只管為所欲為罷!」於是將他燒死。

   據說,坡旅甲要求他們不要用釘子,只要將他綁在柱上,當火焰形成一個拱門,形狀像風帆一樣,他不曾被燒,在場的人也聞到沒藥或別的馨香氣味。最後,是叫掌刑的人用刀刺入他的身體,有大量的血湧出來,把火焰熄滅了。為了不讓基督徒收坡旅甲的屍體。百夫長把屍體放在火中焚燒。基督徒收集坡旅甲的的骨頭,視如精金珍寶,莊嚴的安葬了。有許多聖徒,跟著坡旅甲的後塵,堅定的走向見証復活主的道而不後悔,以致於帶來基督徒的復興。

    雖然坡旅甲一生在文學上,並沒有太多的創作,所寫的《腓立比教會書》共 14 章,大多是勸善、勉勵信徒,及在日常生活中實踐信仰。在神學上的主張,坡旅甲主要是繼承其師約翰,並重基督教的救恩論。

    150 年至 155 年間,坡旅甲去羅馬。他與羅馬的信徒在記念復活節的意見上有不同,坡旅甲認為應該在尼散月十四日逾越節後記念主受難並且復活。雖然意見不同,但可以從這看到坡旅甲的真實和認真的態度。

    起初教會承認舊約為聖經,福音書看作『聖經』最早約在 131 年的巴拿巴書的一段福音的話,在 110-117 年之間,坡旅甲引用一句保羅的話,稱為『聖經』,這是非常寶貴的。

    據愛任紐記載,坡旅甲和帕皮亞都是「約翰」的門徒。安提阿主教伊格那丟曾寫書信上給坡旅甲,也在《致以弗所人書》和《致馬尼西人書》中提到過坡旅甲。坡旅甲最知名的學生是愛任紐,愛任紐認為是坡旅甲將他與使徒傳統聯繫起來。


帕皮亞

       帕皮亞小傳  ,

帕皮亞小傳


    約翰的門徒、坡旅甲的同工。他的著作有五冊,但都被引述在愛任紐與優西比烏的著作中。資料包括口述傳統、傳說的解說、福音資料,也提供《馬可福音》及《馬太福音》的起源洞見。

    在優西比烏的引述中提到帕皮亞說:「這位長老(約翰長老)常常這樣說:『馬可成為彼得的詮釋者,將他所記得的準確地寫下來,卻非按主所說所行之事的時序。因為他從未聽過主的聲音,也未曾追隨過祂,但後來,如我所說,他追隨了彼得。彼得是按需要而做教導,卻沒有按主的聖言的原有次序而加以整理,此馬可是按記憶將其逐點記下的做法,是無可厚非的。因他是專注於一件事,無一遺漏的記下他所聽到的,且使所記的沒有虛謊之言。』」

    由此可見,帕皮亞的資料提供了《馬可福音》起源的記載。而帕皮亞也是早期提出千禧年觀點的人,認為基督復活後的一千年,基督國度將有形有體的建立在地上。


使徒教父著作的獨特性

    一般認為,使徒教父的獨特之處是他們受教於主耶穌的使徒,甚至被視為他們的門生,繼承使徒統緒的教會領袖。

 

    他們的著作見證著使徒教會時期的傳統教導,並且受到教會(包括教父們)廣泛地被接納。例如哥林多的狄尼修(Dionysius of Corinth)在二世紀中葉寫信給羅馬的基督徒,特別提到革利免的《哥林多書》,並指出這書在教會中廣為流傳,並且常被公開誦讀(優西比烏,《教會歷史》4.23.2)。

 

    《黑馬牧人書》(Shepherd of Hermas)是使徒教父文獻中最長的一卷。亞歷山大城的革利免是首位提及此書的人,並且曾多次引用此書,認為這書帶有啟示成份。二世紀的《穆拉多利經目》 把這書列為不被接納但可供私人閱讀的書卷,因為這書不能被列先知書中,因為先知之數已足;也不能列入使徒著作裡,因為這書顯然寫ˊ使徒之後。

 

    然而,這書依然在教父著作中經常被引用。安提阿的伊格納修(Ignatius of Antioch)的七封書信在安提阿舉行的三位一體辯論上扮演重要的角色。事實上,早在這些書信成文時(二世紀),這些書信就已經常用於告誡並規範教會生活方面;示每拿(Smyrna)的坡旅甲把伊格納修書信的複印本發給其他教會(坡旅甲,《腓立比書》1.3.2)。

 

    《十二使徒遺訓》(Didache)雖然在古文獻中少有抄寫,但是非常具有影響力,其中的資料被納入日後許多教會的制度和敬拜儀式。最值得留意的是,有些教區甚至會把某些使徒教父文獻視如新約書卷般的權威,與新約書卷並列一起。例如,希臘語新約聖經抄本中兩份非常重要的抄本都包括有幾部使徒教父的著作:四世紀的《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把《巴拿巴書信》和《黑馬牧人書》收錄在新約的《啟示錄》之後,在五世紀的《亞歷山大抄本》(Codex Alexandrinus)則見有《革利免一、二書》。

 

    在文學體裁方面,不少使徒教父著作是書信,但具體地反映的文體則有:講章(《革利免二書》)、神學論說(《巴拿巴書信》)、護教文(《致丟格那妥書》)、天啟文學(《黑馬牧人書》),以及和群體規章(《十二使徒遺訓》)。雖然有些作品(如《坡旅甲殉道記》、《致丟格那妥書》、《革利免二書》和《十二使徒遺訓》)的作者不詳,《黑馬牧人書》作者甚至可能是一位曾作奴隸的羅馬信徒,但這並無損這些文獻的權威。

 

    使徒教父文獻對初期教會思想的發展提供了寶貴資料,其中包括對初生教會信徒生活(如《十二使徒遺訓》15章)、教會的組織如教會領袖的三級制主教、長老和執事(伊格納修《致馬內夏信書》17章)、使徒統緒傳承(《革利免一書》4244章等)、禮儀(包括洗禮和聖餐,參《十二使徒遺訓》710章)、基督教與猶太教的關係(《巴拿巴書》)、基督教與教外人士的關係(《致丟格那妥書》、伊格納修《致羅馬人書》)、以及早期教會正統與非正統(異端)的討論和釋經問題,如何使用舊約正典(《巴拿巴書》)和有關耶穌言訓的口頭傳統(帕皮亞殘篇)。

 

     使徒教父與新約聖經有密切關係的兩個題目,一是與新約聖經成典過程中出現的規範轉移,二是早期基督徒的身份定位。這兩個問題都在不同程度上表示了早期基督教會第二代領袖(和信徒)所面對的挑戰,就是要維護使徒的傳承,建立自我牧養的教會群體。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