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摩爾維亞教會復興的開始


    當新生鐸夫在他的土地上住下後,他就獻上自己,要使他的佃戶得著屬靈的福氣。他和另外三位有同樣心願的朋友成立了四弟兄聯盟,他們的目的是要向全世界宣告:救主是普世人所當敬奉的,他的毅會是他門徒們的家,心靈的事奉乃是以救主為中心。他與聚會中的傳道人,聯合負責講道,並帶領禱告和唱詩的聚會。他為著基督和袖受死所要拯救的人活著。

    他將他的土地供給從摩爾維亞放逐出來的人作避難所,不過是要給他們一個居住的地方,使他們在那裏像他的佃戶一樣,可以維持生活,並自由的事奉上帝。當人們知道主的守護所是受逼迫之人的避難所的時候,各種為著信仰受逼迫的人都到那裏去尋覓居所。其中多半是摩爾維亞的弟兄們,也有路德會、浸信會、和其他會別的。因著他們意見的不一致,和在道理上火熾一般的爭辯(諸如預定、聖潔、受洗、受浸、等等問題)使不合一的靈很快地帶進來,好象要使大家分成交戰團體,這裏將要變成宗派和狂熱之地的危險。新生鐸夫覺得是他出來干預的時候了。他很信任從摩爾維亞來的人所有的正直和熱心,就與他們中間的人很親密的來往。

    那時許多屬靈的人都深深覺得宗派的罪惡和痛苦,所以他們祈求上帝,因著袖的恩典,在他們中間能夠恢復真實交通的靈。新生鐸夫藉著流淚和禱告,靠著耶穌基督的愛心和忍耐,與那些走入迷途的人辯正。那裏三百多位摩爾維亞的弟兄們中間,有百位以上都是在一點上不能退讓的,就是他們不願意加入路德會(LutheranChutch),而堅持使以前摩爾維亞教會中的教訓得以維持新生鐸夫怕這樣會引起四圍教會誤會和反感,但是他還覺得他們這個堅持是對的,所以他就決定冒任何的危險來服從他們。於是從前教會的原則和教訓,都得以恢復過來。新生鐸夫就起草公律、訓諭、和禁令,以後他們就遵照著這些而生活。
    關於新生鐸夫如何解決當日的爭辯和不同,有人這樣記載說:「用什麼方法把這些敬虔而好辯的人們,在信心和愛心裏聯合起來呢?用什麼方法服事這些胡司、路德、加爾文、金文格(Zwingli,另譯慈運理)、薛文菲(Schwenckfeld)等人的門徒呢?除了上帝的調停以外,真是一件沒有希望的事。主答應了他誠懇堅忍的祈禱,用超人的智慧,引導這青年新生鐸夫應用一種極有價值的方法解決了一切困難。」他尋出他們相同之點而把它們加重(而不注重他們不同的地方)「他親自與住在主的守護所裏的每一個人接觸。他們很嚴肅的與他主約,要在五月十二日那天,各人都在自己所在的地位和選召上,確實的把自己獻上,作主耶穌基 督的僕人,好像他一樣。」

1727512日(剛好是他們頭一批人到這裏來的四年後),是弟兄們的歷史中可記念的日子。在這一天,新生鐸夫將他們聚集在一起,把已經同意的公律讀給他們聽從此 他們再沒有不合一。弟兄相愛,和在基督裏合一的金鏈把他們聯在一起。所有的人,都互相拉手,顯保證遵守這公律。那一天是主的守護所新生命的開始。日記中記著說:「這一天,新生鐸夫與主立了一個約。所有的弟兄們都一個一個地答應作主耶穌真實的跟隨者自己的意志、自愛、和不順服,他們都離棄了。他們願意能在靈裏貧窮;沒有一個人以自己的利益為前題;每一個人都將自己交與聖靈來教導。因著上帝恩典大能的工作,大家不但都被說服,並且都同受帶領和管治。」

又有人記著說:「隨後就選立了十二個長老,藉以成全主的守護所會眾的屬靈生活,並分派人承接各種不同的職份,填滿預先所看見的應有制度。這種制度所產生的彼此信任,互相認識,就成功了彼此承認的貢獻,完成了共同讀經的預備,並成立了常常聚集的禱告小組。以後經過夏天的預備,和修直大道接受靈浸的工作,使得著八月十三日那至大的祝福,使他們得了能力,能在他們那一世紀中,到基督教國家和拜偶像的國家中,作出那樣有效力的佈道工作,並在那普遍漠不關心真理的幾十年中,保守著信心的烈焰。」

1748512 日,新生鐸夫寫著說: 「二十一年前的今日,主的守護所的命運還是懸而不決,可能變成一個宗派,也可能取得我們主耶穌教會的立場·經過三四小時的講話後,聖靈的能力使我們決定揀選第二種。基本的原則於是就立定了,我們放棄了作更正毅的思想而注意我們自己。從那時以後,一直到冬天,主耶穌所作成的,是作者無法述說的。整個的地方真是上帝確實與人同在的所在,到八月十三日就開始不斷的讚美,然後平靜下來而進了安息。」

摩爾維亞教會的新領袖


上帝為著自己的守護所,就收集材料以建築他的居所,且預備了了一個聰明的工頭監督工作,新生鐸夫生於17005父母都是敬虔的信徒他的父親在臨終的床上,抱著年僅六周的孩子,把他奉獻給基督為要事奉他。四歲的時候,新生鐸夫向主立下誓約,且簽名於其上說:親愛的救主,願你屬於我我要屬於你!以後 他自己寫著說:在我幼年的時候,我就愛這位救主,並且與他有親密的交通。當我四歲的時候,我很迫切的尋求上帝,並決定作耶穌基督一個真實的奴僕

十二歲時,在哈勒(Halle)地方,法蘭克(Francke)教授的大學裏,他常遇見傳道人,心中常被到外邦人中去為主作工的思想所感動。他在同學中,成 芥菜種團以三事相約:(一)和善待眾人;(二)為人謀福利;(三)領人歸向上帝和基督。他們有一個小的徽章,上面寫著看哪,這人!(這話出於約195)和這句格言他的鞭傷是我們的醫治。每一個人帶著一個戒指,上面刻著沒有人為自己活。離開哈勒之前,他與一位親密的朋友立約,要帶領外邦人,特別是人所不願到的那些外邦人那處去傳悔改得救的道。他從哈勒到了威騰堡(Wittenberg)在那裏他帶領禱告聚會,為著其他的同學禱告,且常常 整夜的禱告並讀經。

關於他在學校的生活,他自己見證說:主不但保守我不犯大罪,反倒在一些情形之下,使我把那要引誘我往錯路上去的人勸過來,與我一同禱告。用這法子,我帶領了一些人歸向基督。不但在中小學的時候 是如此,就是在我所到的各大學和旅行的時候也是如此。在大學裏,我永沒有嘗試跳舞,也沒有加入男女相混在一起的任何集會,因為我以為那是錯誤、那是罪惡。當然,我和別人一樣喜好娛樂,可是當我發覺魂裏起了一種過度的狂熱時,便覺得受責備。我整個的人繼續不斷的挨近並守牢十字架。我對所遇見的人,都講過這題 目。

他從青年時,就注重禱告,也學習了得勝禱告的秘訣。他對於成立祈禱小組的事非常努力。離開哈勒大學時,他交給法蘭克教授一張單子,記著七個祈禱小組的名字。那時他才十六歲。

他讀完了大學,就到各處旅行,去各國觀光,藉以增進學識與見聞無論到何處,遇見敬虔愛主耶穌的人,他總以熱情與他們交接。

大概就在這期間,他在丟塞鐸夫(Diissldorf)參觀一次圖畫展覽會,看見斯頓堡(StemberS)的看哪,這人!那幅畫,下面寫著:我為你作了這一切,你為我作了什麼?他的心受了感動。他覺得他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他回去比從前更加定意用他的一生來事奉主。他在那幅畫中所看見的主的面貌一直 沒有離開他。基督受死的愛就成為激勵他為主而活的能力,支配他的一生服事他所愛的主。他說:我只有一個愛心——就是他,也只是他。

這青年伯爵寫信給一個朋友說:如果打發我去法國的目的,是叫我變成一個屬世界的人,這是白費錢財,因為上帝要按他的慈愛保守我那只為基督而活的心願。在巴黎一位公爵夫人問他說:伯爵,你昨晚到戲院去過麼?他回答說:沒有,我沒有時間去看戲!他離開巴黎之時,歎了一口氣說:華麗而可憐,遭災受禍的地方!將來給主用著建立他心愛教會的,原來就是這樣的一個青年。難得他年僅二十七歲(1727年),上帝就用他在他的教會中帶進一個教會歷史中罕見的復興。

他的特點是柔細、好像小孩子與他向著我們主耶穌的熱切之愛。他給主耶穌得著並佔有了。主受死的愛得著顯充滿了他的心,主將那為罪人受死的愛帶進了他的生命中。除了為罪人活著(甚至為他們死,假如有需要的 話),他不能為著其他的事活著。當他負起摩爾維亞弟兄們的責任之後,他的教訓和他的詩歌證明給我們看見。這一個愛乃是他所要求的推動力,他所信靠的能力,以及他所以要得著那些弟兄們的目的。無論是什麼毅訓、辯論和訓導,不管是如何需要和有功效,都不能代替基督的愛所作的。這愛把所有的人都溶化成為一體。它使人甘願去改正並接受指導;它使人渴慕離棄一切罪惡的事;它感動人願意為主耶穌作見證;它使許多人準備犧牲一切,叫別人也知道這愛,並叫主耶穌的心喜樂。

就是這個對基督的愛,更可說是這愛的結果,使新生鐸夫深深的感覺交通的需要和價值。他相信如果要事受這愛,並使它增長至剛強的地步,使達到的目的,它就需要有表現和交通。相信,如果要在我們自己裏面,維持基督在我們裏面的愛,並抓住上帝在這愛裏偉大的目的,就要堅忍並剛強我們的弟兄們,這就需要我們彼此交通。所以他就預備好了,接待上帝所帶來給他的那些異鄉人,並且使自己完全為他們活著。他得的回報是大的:他把他自己給了他們,就得著他們每一個人都和他自己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