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5年10月2日 星期五

中世紀的末期



    從公元1400年至1500年,是西方一個最重要的時期。此時代為中世紀的末期,近世紀的起點。今把重要的事情列在下面:

. 公元1453年土耳其人攻佔康士坦丁堡。後來有學問的希臘人逃往西方,推展動運,振興文學。

. 這時有人發現非洲(Africa)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及到印度和東亞的航路。公元1492年哥倫布(Columbus)又發現美洲(America)

. 公元1450年的時候,哥丁堡(Gutenberg)發明「活版術」,這大大的使文化和聖道有進步。

. 這時有人發現了許多中世紀所失落的羅馬和希臘的古著,美術;由此發起一個文化運動,叫「文藝復興」(Renaissance)。人文主義也藉此復興起來。

教皇之巴比倫時代



    邦尼腓第八世死後,教皇遷都去到法國的屬地亞威農(Avignon),在那裏七十年之久,史家稱此時代為「巴比倫時代」(因為以色列人住巴比倫七十年)

    這時代的教皇受法王的保護,所以他的貪心雖大,但他的勢力漸漸衰了。最後有教皇仍遷都到羅馬,僅留幾個主教長在亞威農。教皇死了以後,住羅馬和亞威農二處的主教長,在自己中間選舉教皇,於是有兩個教皇,各住一京,彼此為敵。

    教會見這情形不好,就召開一個大公會議,議決把兩個教皇的職位都免了,再另選舉一人。無奈兩個教皇都不肯讓位。因此有三個教皇鼎足而立。

    其中有個約翰第二十二的,幼年是個強盜;德國皇帝恨惡他,於1414年在康士坦司(Konstanz)開了一個大公會議,勒令三個教皇退位,另行公舉。這次的會議很有功效。

教皇的權勢衰敗—邦尼腓第八世(Bonifacius VIII)



    印褥森死後百年內,教皇的權勢己達到極點。但權勢越大,所受的試探也大,以至誤用他的權柄。

    邦尼腓第八在位的時候(1294年到1303),教皇的權勢就衰敗起來了。他貪權之心甚熾,竟用不正當的方法,促以前的教皇退位,他因利乘便,取得其位。他想效法貴勾利第七和印褥森第三,然而後來竟事與願違。

    一則是因為當時各國人民富於愛國心,故政府可得人民的幫助,抵制外國教皇越境侵權;二是因為封建時代過時了。

    和邦氏爭長短的,首先是法國。法王因國家的開費一天多過一天,就令教會的修道院和產業等都要納稅。邦氏聽見,想要禁止。雖他這舉動沒有多大效力,邦尼腓第八世卻不讓步。

    1300年有一件事助長他的驕傲不少,邦尼腓第八世規定,公元1300年要做一個「大禧年」,凡到羅馬兩個禮拜堂內誠心禱告的,他的罪必得赦免。於是四處有人前往羅馬城,照教皇的告示而行,敬拜教皇,捐給他的錢極多。邦尼腓第八世非常歡喜,他改造他的冠冕為一個雙頂的,表示他是國家和教會的主,並且斥責法王。

    法王不服,就召集國會說:國王的權柄不是教皇所賜的,乃是上帝直接所賜的。邦尼腓第八世反駁說:凡有不服教皇的,就不能得救,必受永死。他定計要逐法王出教。法王還沒有被逐的時候,與義大利的父爵同謀,帶兵攻打教皇,並且多方的戲弄他。因此邦尼腓第八世憂憤而死。

    所以事後羅馬人嘲笑他說,邦尼腓第八世篡位像狐狸,在位像獅子,去位像狗。

元朝之景教



    景教在唐宋之間衰微了,到元朝始又復興。忽必烈優待景教,他的母親是這教的信徒。每逢聖誕節,皇帝放四福音在她面前行禮,以表敬意;也要他的諸臣照樣而行。

    忽必烈替景教設立一個首領,管理全國的教會;又派信道者作國家的官。這時鎮江信道的官,設立禮拜堂七所。後來義大利人馬可孛羅(PoloMarco)來華,到鎮江和杭州的禮拜堂參觀一遍。當時景教的議長也派大主教二三人來到中華,大約是在北平。當時中國的信徒約有十五萬。不過這種興盛大約只是外表的,照西方來華的人說,當時的景教,在道德方面並不是很好。

    明朝的景教也遇到了逼迫。查考該教會議長的歷史,就知道在明朝時派了大主教來到中國,那時還有信徒存在。後來利瑪竇(Ricci Matteo)來到中國,也曾聽見早六十年信徒的事,只是沒有親眼看見。

佛蘭西斯乞食修道傳到中華



    佛蘭西斯的門徒常向不信道的人講道。當元朝忽必烈的時候,有一個人名叫約翰孟特柯維納(John of Monte Corvino),從西方經過波斯、印度,來到中華。

    在北平他受景教的逼迫,還是建造禮拜堂,教友也有幾千人;設立育嬰堂,又把詩篇和新約,用中文翻譯出來。1305年約翰寫了一封信給西方朋友,信中說:「在這個教會我獨自住了十一年之久,以後這兩年,有一德國的弟兄亞諾得(Arnold)與我聯絡。我建造了一個禮拜堂在可汗巴路(Kambaluc),這就是王的京都。這個禮拜堂,用六年成了工。在那裏我也蓋了一個鐘樓,掛了三個鐘在裏頭。在那裏我所施的洗照我所能計算的,達六千人上下。我漸漸買了一百五十個孩童,是未信道者的孩子。他們的年齡是七歲到十一歲,從前沒有學過甚麼宗教。我給這些孩童施了洗。我也照我們的式樣,教他們拉丁文和希臘文。我也為他們寫出詩篇,和三十篇讚美詩,與兩個禮拜儀式。有十一個孩童看這些書,已經知道我們的禮拜。他們也組織一個樂隊,不管我到不到,他們輪流執事,照修道院的規矩一般。有幾個孩童寫出詩篇和適宜的書來,皇上也很喜歡他們唱歌。我旨照禮拜規則使人搖鈴,我就同這些小孩和吃奶的教會(見詩篇八:3)禮拜上帝。他們所唱的是自然的,因為我沒有甚麼有音符的禮拜儀式。」

    教皇聽了,就隨即派約翰作北平的大主教。他到八十歲方才去世。除北平之外,在福建之泉州也有一個主教,那裏蓋造了兩個禮拜堂。那時是傳道的好機會, 約翰要求教皇派人來襄助教務。當時動身東來的雖不少,能到中華的卻只有幾個。此後中西的交通也漸漸斷絕了,西方信徒的心也冷淡;明太宗以後佛蘭西斯派的修道士不能來到中國,因此傳福音的工作在中國不能繼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