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初代教父的末世觀


    巴拿巴書的作者、黑馬、帕皮亞、游斯丁等,認為在天國尚未臨到之前,先有千禧年來到。千禧年就是在最終的審判以前,基督要來到地上作王一千年。千禧年更重視將要臨到的審判,那時上帝的子民要獲得屬天的獎賞,但惡人必要受到永刑的咒詛。猶太人也有千禧年的想法,只不過他們認為那是彌賽亞第一次來臨時的事;不同於初代基督徒認為千禧年與基督再來有關(20:1-6)

    初代教會有猶太教人士及諾斯底派將千禧年物質化與肉慾化,所以有些教父反對千禧年,如:Dionysius of AlexandriaEusebius等反對,甚至否定啟示錄。

    但康士坦丁堡會議之後,非千禧年主義者佔優勢,奧古斯丁將千禧年主義打成異端,並認為千禧年就是基督復活後在天上掌權。非千禧年在西方神學界地位穩固。

    他們認為聖禮能夠使人得救恩,洗禮叫人重生,又能叫人罪得赦免;聖餐能將永生不朽的福份傳達給領受者。教父的著作是對聖經的解釋,他們間接引用聖經來寫他們的教義,很少出於自己,且著作也沒系統。

    所以使徒時教父,多引述口傳教訓。雖使徒教父可以引用的資料甚缺,但他們的著作非常重要,因這些教父的努力使聖經成為正典,他們也是新約聖經被集合起來之媒介;成為第2世紀中為真道爭辯時的根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