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8年3月2日 星期五

威克里夫之《福音的職事》一文

『我們因基督所以在上帝面前纔有這樣的信心,並不是我們憑自己能承擔什麼事,我們所能承擔的,乃是出於上帝』(林後三4,5)。

保羅告訴我們說,新律法中的恩典,超越舊律法中的恩典,而且使人容易進天堂。所以保羅一開始就說:『我們因基督所以在上帝面前纔有這樣的信心,並不是我們憑自己能承擔什麼事,我們所能承擔的,乃是出於上帝』(三4,5)。

人在工作上好像最能顯出他思想的能力;這思想既是來自上帝,他其他的工作便更是出於上帝。除非上帝先行義,又幫助祂所造的人照樣行,就沒有人能夠行義。既然我們在這恩典時代的人,比在舊律法時代的人,有一位更好的代言人在上帝面前為我們禱告,難怪恩典時代是更好的時代。所以我們應當棄絕驕傲,完全信靠耶穌基督。凡不自誇的人,就不憑自己承擔什麼事,因為我們所有的能力,都是出於上帝,也是因著耶穌基督的緣故。基督既然是神又是人,所以祂同時是審判者,又是代言人;這些話是可信的,因為每一種能力都是由上帝來的,因此,人所有的能力,也必須是由上帝來的。若是你在這裹又埋怨說,人的確行了許多惡事,既然人所作的都是由上帝而來,那麼上帝就是犯罪作惡了;然而正直人都承認,世界上每一種受造之物,不論是善的或是惡的,都是萬有之主上帝所創造的;可是罪並不是受造之物,乃是人與天使所犯的過錯,而不是我們的上帝所創造的,因為罪無非是得罪上帝。但是如果罪的本身就是一種受造之物,那麼罪必然是上帝所造的,而人就可以說這受造之物是罪了。

這位中保基督叫祂的使徒和他們的代理人『能承當這新約的執事』(三 6)。這是一種很大的榮耀,因為作教皇或主教,有極大的恩典;然而作基督所立的牧師,則有千倍的恩典,因為得福更多,而工作也愈聖。既然這新約是上帝最後的律法,又叫人接近天堂,這些作牧師的就以上帝所賜的恩典,把人帶到上帝面前,又有上帝與他們同工。這是神甫所應當有的適當而高貴的工作,他們若不盡責,就是最壞的叛徒了。在他們與舊律法的祭司中間,有極大的區別,因為舊律法的祭司不過是基督所完成之恩典的預表。所以保羅在這裡說,新律法的牧師現在所作的『不是憑著字句,乃是憑著(上帝所賜的)聖靈』(三 6)。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新律法的牧師所作的工作,有愉快有光亮,他們不是殺牛羊來獻祭,像舊律法的祭司一樣;舊律法的祭司所象徵的恩典,上帝已經藉著祂的僕人直接賜給人了;所以保羅說,新律法的牧師現在工作,不是憑著字句,乃是憑著聖靈。

在這裡那些敵基督的暴君反對這新律法說,我們對新法律所當接納的,不是字句的意義,而是屬靈的意義。因此他們順著他們的惡意,捏造屬靈的意義。於是四種異端派要毀滅上帝律法字句的意義,而這字句的意義應當是用來治理教會最首先與最重要的意義。敵基督者多方反對這字句的意義,說聖經是假的。所以他們說,除了你所瞭解的字句的意義外,還有另外一個意義,而我所提出的意義,乃是不可靠的。聖經的權威就因此被敵基督者所敗壞了。不過保羅說,在這恩典時代,我們若仍舊接納舊律法字句的意義,永遠堅守這意義,像在舊律法時代一樣,那麼這字句的意義就要把人的心靈殺害了;因為它阻礙人相信他們在基督已經來到的這恩典時代,他們比在舊律法時代更接近幸福。但是我們要丟開這些邪說異端,相信上帝命令舊律法中先祖們所遵守的許多事,都是將來在恩典時代要實現之事的表象而已。我們要以屬靈的意義,來瞭解這些表象,否則,字句的意義不免引起不信之心,把人的靈魂殺害了。

但是屬靈的意義要用正確的信仰,使人的靈魂活過來。你們若要知道斷定這些意義的根據,就要以基督徒的信仰來開始,相信基督已經來了,如舊律法所預表的,而不要仍舊等候他來。所以新律法論基督的美德,並勸勉祂的教會有愛心所講的每一句話,都必須以字句的意義來解釋。所以奧佔斯丁說,凡是反對以字句的意義來瞭解上帝之律法的異端,都是被定罪的。因此,保羅又接著說:『那用字刻在石頭上屬死的職事,尚且有榮光,甚至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榮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臉,這榮光原是漸漸退去的。何況(作基督僕人的)那屬靈的職事,豈不更有榮光麼?』(三7,8)因為這種榮光,比其他的榮光都大,並且增多直達到永福。人若要知道保羅講這話的理由,就必須先明白摩西從西乃山下來,把寫在石頭上的律法賜給百姓的時候,他的臉是如何地發光,以致使百姓不敢定睛看他的臉。於是當他們注視這位摩西的時候,他們屬靈的眼睛就被遮蔽了,然而當他把自己發光的臉遮住之後,他們就可以向他講話了。新律法的基督,既然把祂的律法刻在使徒的心上,他們屬靈的職事所有的榮光就此摩西的榮光更大。因為把律法刻在心上,強於刻在石版上,而且由基督恩典中所發出的光輝,要比從摩西臉上所發出的光輝更加明亮。摩西律法的職事被稱為死的職事,因為許多人因它而遭靈魂的死亡,而且身體的死亡也總是跟著這職事而來的。然而新律法的職事叫有些人活過來,得到永福。因此把律法寫在石版上,不如把它寫在心靈上。

保羅以後又提出另外一種意義說:『若是定(眾人)罪的職事(對摩西)有榮光,那稱(基督兒女為)義的職事,榮光就越發大了』(三9)。這話好像是說:既然那不能使人得到永福的隱藏的預表,在那些信心微小的人看來,都有這麼大的榮耀與尊貴,那麼基督的律法和祂僕人的職事,既然真帶來了永福,豈不更加使人敬愛和有喜樂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