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

屈梭多模的作品及神學思想


屈梭多模是希臘教父中寫作最勤的一位,蘇達斯(Suidas)誇張地說只有上帝才能盡悉他的著作。他的作品一共分為五大類︰

1.有關道德及修道的;

2.約六百篇講道辭及釋經;

3.為節日或特別聚會而講的講章;

4.書信;

5.禮儀。

他 最重要亦是歷久常新的作品就是講道集和釋經,二者不能分開。他的講道是釋經講道,而他的釋經亦是講道式,和非常實用的。較齊全的釋經只有以賽亞書前八章和 加拉太書;講道式的釋經則有創世記、詩篇、馬太福音、約翰福音、使徒行傳、保羅書信和希伯來書。專題式的講道題目包括教會節期、使徒與殉道士、反異端、 反猶太人、反亞流,以及二十一篇論雕像的講章。在那個時代,把整篇講章寫下來才講的人極少,他好些講章都是這樣寫成,其他則由速記員記下。

屈梭多模的神學及釋經,均屬於安提阿學派141,Antiochene School 安 提阿學派,也許還是這學派最優秀的代表呢。儘管後來安提阿學派因與涅斯多留有瓜葛而被定罪,就算這個判決是合理(許多史家卻懷疑),它與屈梭多模都沒有關 係,他的興趣不在教義的建立,只在教導信徒過聖潔的生活。再者,他對精細的思想爭辯不感興趣,他廣闊的心胸和平衡的思想,不可能走上異端之路。

亞 歷山太學派由俄利根創立,維護聖經是由上帝啟示,因此是具有權柄的;他們認為人要盡一切努力來明白聖經要講的是什麼,因此為日後的聖經與科學的對話,和聖 經批判學鋪了路;但另一方面,他們亦重視寓意釋經法。安提阿學派是由屈梭多模的老師,大數的戴阿多若創立,同樣承認聖經為啟示,具有權柄,但他們重視聖經 的文法及歷史的意義,認為這些意義便足以教導和建立信徒。

 屈 梭多模承認寓意法釋經是合法的,自己卻很少用,他本於自己雄辯的口才,對聖經精深的認識,以及躬身力行的道德勇氣,再加上豐富的常識和實用的智慧,他的 釋經就顯得自然而具說服力,是古教父釋經的最優秀作品,與現代釋經書(即所謂文法歷史釋經)沒有什麼不同,他作品的永恆價值正在這裡。古教父很多時候完全 沒有對寓意釋經(即靈意解經法)加上任何限制,有時使現代人讀了不能接受;重視聖經作者的心理情況、歷史處境,以及信息重心的屈梭多模,就是不借重寓意釋 經,亦能把聖經豐富的屬靈意思帶出來,使每一代人都得益。

 我 們可能用讀近代釋經書的角度來評價屈梭多模的釋經及證道集,他的對象永遠都是教會的信徒,不是專家學者,因此他極少處理文法的問題(若有的話,那是很寶貴 的,因為希臘語是他的母語),或艱深的教義問題(如羅馬書和加拉太書);他只關心一件事,就是怎樣使信徒明白聖經,並且靈命可以成長。他最優秀的釋經講道 是保羅書信(包括希伯來書),特別是哥林多前後書(均是關於教會體制及教牧操守的)。馬太福音八十篇講道集是他在安提阿時期寫的,非常出色。阿奎那曾說, 他寧願擁有它們,也不要做全巴黎眾大師之首。五十五篇論使徒行傳的講道集,則是在君士坦丁堡講的,裡面為我們記載了當時該城的風俗習慣,是各著作中最 少修飾的,原因很可能是主教任務繁多,他能靜心思考寫作的時間也大受限制了。伊拉斯姆把它們譯成拉丁文,曾懷疑它們是否出於屈梭多模。希伯來書的講章是他 死後才從友人的筆記整理出版的,水準參差,文句亦多有不通順的毛病。

說到神學思想,要給屈梭多模從眾多著作中整理出一個系統,可不是容易的事。他不像尼西亞教父那種系統的思想家,他一直是務實的傳道者,因此儘管是活在基督教思想大盛的期間,一生卻鮮有捲入教義的爭辯,他的精神全是放在教導信徒過聖潔的生活上。

 在 人類學上,他堅持人是有自由意志的,這個自由必須用來發展、追求性格的完美;他相信人的自由抉擇與上帝的恩典是人能得救的主因,我們卻不能本乎此而說他是 半伯拉糾主義者,他沒興趣探究二者在得救事情上各佔什麼比重,只知道人有當盡的本分。對奧古斯丁式及加爾文式的雙重預定論、人性敗壞論、原罪,及無可抗拒 的恩典,他都無暇顧及。他說,上帝預定的,就是人要成為聖潔,基督是為萬人死,祂願意、也能夠拯救萬人,卻一定要人願意回應祂的呼召才成。上帝已預備人承 受恩典的工 具,人若至終受罰,皆因人犯罪,不是上帝老早預定的。人的意志就算受罪的破壞,仍能聽見及回應上帝的呼召。基督成就的救贖是完全的,但這不等於說人得救後 就不 需要努力行善,而人的行善力量也是出於上帝的預備。我們讀古代的作品,常有各持己見、互走極端的感覺,像奧古斯丁與半伯拉糾主義者的爭辯;但在屈梭多模的 作 品內,這種各趨極端的感覺被一種中庸之道代替了。在教會被分裂成為天主教、基督教與更正教的教義上,屈梭多模對此等教義的解釋也相當寬宏,可以有空間容納 不同的著重點。引起分裂的教義〔如聖靈之所出、聖餐、洗禮等〕,本來並不是定得如此精細的,許多排外的因素也是多次神學爭辯之後才加上去的結果。若按當時 政治及文化的情勢來看,日後的爭辯以至分裂,也許是頗自然 的事,我們也不能說教會若按屈梭多模寬大的心來處理教義的問題,教會就可以避免分裂的厄運;但同樣地,引用屈梭多模以牧者心腸來講解聖經的作品,去支持或 反對聖餐之變質說或合質說,也是無意義的。

    他看馬利亞只是一個人,日後崇拜馬利亞的思想,如無罪升天、終身童貞等,都是屈梭多模所不認識的。他認為迦拿婚筵的馬利亞,是太急想她兒子行神蹟,以致被耶穌拒絕。屈梭多模亦沒有稱馬利亞為「上帝之母」(theotokos)。

至 於教宗的問題,他承認羅馬主教是由彼得而來,有較高的權柄,因此在他被提阿非羅不義地定罪後,曾向羅馬主教求助。不過屈梭多模從不認為教宗是無誤的,因此 教廷的權柄亦不能與上帝等同。事實上,他瞭解的使徒統緒很可能也不是單元的、直線的,因為他亦稱安提阿主教是從彼得而來;再者,他認為使徒中,彼得與保羅 是同地位的(參他寫給依諾森一世的信)。

最 後,屈梭多模對聖經的態度,與改教者十分相近。他不僅稱聖經是上帝的啟示,是教會最高的信仰標準,自己亦一生勤讀,不絕教導。更特別的是,他認為每一個基 督徒均應努力閱讀,認為他們雖然需要教導,自己的修讀是沒有人能代替的;人若勤習聖經之道,就不會縱慾,是奔向成聖的道路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