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奧古斯丁介紹

一、奧古斯丁簡介
 
1. 家庭背景
 
我們先來介紹他的生平,奧古斯丁他生於北非,他的父親是一位異教徒,媽媽是基督徒,從小奧古斯丁接受的是敬虔的基督教教育。後來他到迦太基接受大學教育,他主修修辭學及雄辯術,他預備成為一個律師,後來他改變主意,專攻文學。那麼漸漸的對基督教的信仰就放棄了。然後他又對哲學發生的興趣,他常常思想人生,是非善惡的問題。
2.宗教信仰
二十歲的時候,他成為摩尼教徒,所謂摩尼教,是一種大混合的宗教。摩尼教借用了波斯祆教的,善惡相爭二元論,也借用了佛教的輪迴思想,以及諾斯迪主義,靠知識得救的教義。那麼他也借用了,基督教耶穌的名字,他認為創教的摩尼,乃是耶穌的大弟子,那麼奧古斯丁信奉這個宗教,達九年之久。大約在三十歲的時候,奧古斯丁求問摩尼教的一些,著名的學者,有關於困擾他的人生問題,但是那一些學者,都沒有辦法回答他的問題,所以奧古斯丁,就開始懷疑摩尼教。
3.信仰經驗
奧古斯丁後來,到了米蘭大學去教書,在當地,他認識了神學家安波羅修。安波羅修的講道,深深的吸引了奧古斯丁的注意,也漸漸的扭轉了,他對聖經不滿的態度。奧古斯丁開始覺悟,人間學問的錯繆與有限,再加上他周圍一些朋友的信主在生命的改變。所以其實這個時候,奧古斯丁他已經很靠近得救的門檻,唯一攔阻他信主的,不再是理性思考,或者是哲學的問題,而是他的私生活。
奧古斯丁認為,他沒有辦法過一個清心寡慾的生活,他正在跟一位女子同居,他覺得沒有辦法抵抗情慾,這是他一生最痛苦的時期。有一天在花園裡,奧古斯丁在散步的時候,突然聽到隔壁,有一群孩子在唱歌,歌詞說:拿起來讀吧!那麼正好奧古斯丁,手上有一本書,一翻開,視線剛好落在一句聖經的話,那就是我以前所說的。羅馬書十三章,十三到十四節:「不要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總要披戴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情慾。」那麼突然奧古斯丁就豁然開朗,立刻 神的平安進入他的心中,他感覺上帝賜給他能力,勝過罪惡,那麼這是奧古斯丁重生的經驗。年紀已經三十多歲了,但是從此,從這個時候開始,奧古斯丁以他的學養,為真道打了幾場漂亮的勝仗,成為初代教會一名神學大將。
 
二、.奧古斯丁的神學思想:
我們接著要介紹,奧古斯丁的神學思想,奧古斯丁的神學思想,可以反應在他跟三個異端的爭辯上這三個異端是:摩尼教、多納圖派,還有柏拉鳩。柏拉鳩的爭辯,我們以前在救恩論,三個核心信仰上,已經介紹過了,所以我們現在只介紹,他跟摩尼教,跟多納圖派交手的過程。摩尼教其實不是異端,是異教,摩尼教的問題最少,因為他的教義,跟基督教顯然差距很遠。
1.摩尼教:
摩尼教是一種二元論,他們認為這個世界,有兩個勢均力敵的 神在做無止盡的爭戰。兩個 神,一個是光明、一個是黑暗的 神,他們彼此對立,善惡是兩個永恆的原則,在做不止息的爭戰,世界的苦難邪惡都是這個爭戰的產物。奧古斯丁最初服膺這個學說:因為它可以說明,奧古斯丁內心的掙扎,而且又可以推委犯罪的責任。因為他可以說:情慾是從外面來的勢力,人是無辜的,後來奧古斯丁棄絕這個宗教。
反駁摩尼教
A、基督教是一元論:
那麼他從三點來反駁摩尼教,首先第一點,奧古斯丁說:基督教是一元論。只有上帝是萬物唯一的來源,上帝是獨一的主宰, 神從無創造萬有,上帝獨行其事,獨享尊榮,這是他提出第一個反駁的要點。
B、罪惡不是敵對 神國度:
奧古斯丁提出第二個反駁,摩尼教的教義,他說:上帝是一切的來源,罪惡並不是跟上帝的國度,敵對的一個永恆的勢力。可是奧古斯丁,也必須面對一個問題,如果上帝是一切的來源,那麼,祂所創造的一切,都甚好的話,罪惡從哪裡來呢?奧古斯丁說:上帝所造的一切甚好,因此不好的就不存在,簡單的說:沒有罪惡這個東西,罪惡是不存在的。那麼受到新柏拉圖主義的影響,這是希臘的一個哲學,奧古斯丁他把罪惡,定義為none being,就是非存有,是一個很濃厚哲學意味的術語。奧古斯丁他說:上帝是正面的,那麼缺乏正面的,就是罪。譬如說:上帝是良善的,那麼缺乏良善就是罪惡。上帝是純存有pure being,祂的反面就是none being。那麼none being 就是罪惡,這是一個相當哲學性的解釋。
那麼奧古斯丁在他年輕的時候,是用比較哲理性的方式,來解釋罪惡,他說:其實罪惡並不存在,只要缺乏上帝良善的一面,就是罪。就像疾病並不存在,疾病是缺少健康,欺騙本身是不存在的,欺騙是缺少誠實,沒有醜陋這種東西,醜陋就是缺乏美麗,沒有虛假,虛假是缺乏真實,沒有驕傲,驕傲是缺乏謙卑:那麼就問到說那麼人為什麼會犯罪呢?因為蛇引誘人!那麼蛇從哪裡來呢?蛇是因為墮落的天使而來!那麼天使為什麼會墮落呢?因為天使驕傲,要與 神同等!那麼驕傲從哪裡來?就這樣子推下去,奧古斯丁還是要面對說:罪惡從哪裡來?奧古斯丁那個時候他就很聰明,他及時煞車了,他很誠實的回答說:不知道!我想這個可以給我們,作一個榜樣,聖經講清楚的真理,我們必須要認真的去教導,但是聖經如果沒有講清楚的,我們不需要給自己製造,下不了台的尷尬場面,那其實這個也是,基督教的一個奧秘之一,上帝所創造的一切都甚好,那麼罪惡從哪裡來?這個其實聖經,沒有解釋的很清楚
C、肯定人的道德責任
奧古斯丁第三點反駁摩尼教的,是他打破了摩尼教的宿命論,他肯定人在道德上的責任。奧古斯丁說:人有自由意志選擇惡行,人雖然受到原罪、情慾等等的挾制,但是人要為自己的罪行負責任。因為這個我們在救恩論,已經討論過了,所以我們對摩尼教的反駁,就介紹到這裡。
 
2.多納圖簡介
那麼接著,奧古斯丁他的思想,可以反應在他對付第三個異端,就是多納圖。那多納圖的爭論,在當時引起北非教會的分裂,這一派的起因是當羅馬帝國逼迫教會的時候,有一些主教、教會的領袖,他們靈性軟弱,他們否認信仰,而且交出聖經,而這些主教,先前曾經按立過其他神職人員,所以就有人懷疑說:這些軟弱背教的主教,他們所施行的聖禮,他們所按立的那些神職人員,到底生不生效?那麼這個有一點,蠻像今天大陸的家庭教會,他們排斥三自教會,認為三自教會,是背叛上帝的教會。那麼迦太基的主教多納圖他說:這些變節者所施行的聖禮,不算數,只有沒有瑕疵的牧者,所施的聖禮才算數。多納圖認為他們自己,才是真正為主受苦的真教會。
奧氏的反駁
A、強調愛心的重要
奧古斯丁就提出了他的教會觀,以及聖禮觀。過去的傳統說:教會有四個記號,四個記號第一個是大公性,就是普世性第二個是使徒性,就是追隨使徒的信仰。第三個是合一信,第四個是聖潔。那這四個記號,哪一個最重要呢?奧古斯丁的答案,有一點讓我們驚訝,奧古斯丁說:愛心比這四個記號都重要。
教會的合一,是建立在上帝愛的根基上,在 神的愛中,肢體互相扶持,彼此接納,教會是聖潔的,並不是因為她的會員、她的成員是聖潔的,而是因為她的目標是聖潔的,或者說她在上帝眼中,的地位是聖潔的。如果不接納軟弱跌倒的肢體,那是分裂教會的人,他們缺乏愛心,唯有那遮掩過犯的愛心,才是教會合一的根基。教會合一的見證,奧古斯丁認為愛心比聖潔重要,他說:如果教會要有偏差的話,他寧願錯在愛心太大,而不是錯在過分聖潔。
那其實奧古斯丁的這點,對我而言,都是很震撼的教育跟提醒。聖禮是 神的工作,聖禮不是人的工作,聖禮是上帝施恩典的媒介,藉著聖禮,上帝直接施恩給人,因此儘管施行聖禮的人不完全,聖禮仍然有效,上帝的恩典仍然有效。
我就想到1510年左右,馬丁路德曾經到羅馬去朝聖,他親眼看見神職人員的敗壞,他帶著失望的心情回故鄉,但是對馬丁路德而言,他對教會的信心仍然存在。他說:教皇可能貪財,主教可能好色,神父可能輕浮,但是教會仍具備上帝頒賜恩典的有效途徑,軟弱的基督徒,會把信心建立在牧者,或者是其他信徒的身上,而當牧者或信徒軟弱跌倒的時候,信心也就瓦解了。奧古斯丁說:上帝的恩典,不受神職人員,德行跟靈性的影響,因為恩典的果效全在乎 神,只要上帝的教會施行,聖禮就有效;相反的,如果有人以自己的忠誠、純淨自誇,來分裂教會,那麼那是沒有愛心的表現。
那麼多納圖,其實就是在道德的逞誡執行上,過分的嚴格,而產生的偏差,這是在態度上,比較固執比較偏激。那麼在奧古斯叮噹時,是定他們為異端,我今天認為,他們在態度上比較固執,這樣的團體,我只會定他們是極端,或者是狂熱,或者是偏差,只要他在那三個基要核心信仰上,沒有偏差,我仍然願意接納他們,為主內的肢體。
b用武力對抗
    奧古斯丁跟多納圖的爭辯,是一個漫長而複雜的過程。奧古斯丁差一點,被多納圖所派來的人暗殺,所以奧古斯丁一氣之下,他竟然用世俗的政權,出兵鎮壓多納圖派,使得神學的爭論,演成了政治的迫害。奧古斯丁在這一場爭執中,他強化了對大公教會的信念,也為此後一千年的中世紀,龐大的教權鋪路。奧古斯丁他說:上帝為了讓保羅信主,不惜弄瞎他的眼睛,那麼教會為什麼不能用武力,使失喪的人歸回呢?所以他對於異端的態度,比較強硬。奧古斯丁他認為,用政治的行動,來對抗分裂教會的異端,不算是逼迫,而是管教,不過奧古斯丁卻反對,用同樣的方式,來對付異教徒。那麼多納圖這一派也很固執,他們也不肯妥協,後來他們組成了流亡團體,一直到第七世紀的時候,回教徒席捲北非教會的時候,才停止。我認為在這個事件上,多納圖派雖然太偏激,但是奧古斯丁處理的方式,也有爭議之處。
 
三、奧古斯丁的.著作:
我們現在來看奧古斯丁的作品,他有兩個很有名的作品,第一個作品是『懺悔錄』confession,第二個作品是『上帝之城』,我們藉著他的兩部作品,來認識奧古斯丁他的神學。
1.懺悔錄
『懺悔錄』其實它主要是奧古斯丁的自傳。『懺悔錄』的拉丁文confession,它有認罪的意思。『懺悔錄』的第一捲到第九卷,是奧古斯丁他過去的自傳,他為年輕的時候的縱慾而懺悔;那麼confession這個字,其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意思,就是信仰告白:認信。
第十捲到十三卷,就是奧古斯丁的信仰告白,那麼奧古斯丁,在這個信仰告白中,流露出他敬虔,而近乎神秘的信仰生活。奧古斯丁對自己的行為,對他過去的思想,做了非常深刻的分析,他的文筆細膩、生動,非常好讀的一本書。
在『懺悔錄』的第二卷,奧古斯丁他回憶過往縱慾的情慾,縱慾的生活,他說:我必須回想過去的污穢,以及靈魂的情慾性敗壞,那不是說:我仍然眷戀著過去那種污穢,敗壞的生活,而是因為愛上帝的緣故。因為我太愛上帝了,我才會去回想那些極惡的往事,回憶過去是很痛苦的事情,可是為了要使上帝成為我的甘甜,我要這樣做。奧古斯丁,人家稱他做恩典大師他是doctor of grace,因為他是罪惡大師,他是doctor of sin。奧古斯丁他認為,罪惡要講得深入,恩典才能夠講得透徹。那麼這個也是他很精采的地方,奧古斯丁他年輕的時候,曾經遊學在各個學問的領域中,他曾經醉心於占星術,或者是雄辯學,所以他很瞧不起聖經。
信主以前的奧古斯丁,他曾經試著讀聖經,但是由於聖經的文體單純,又缺乏哲學性的內容,所以奧古斯丁曾經感到很失望,自從他聽到安波羅修的講道,以及對聖經的詮釋以後,奧古斯丁他開始用心的眼光,新的態度來研讀聖經,他才發現,聖經原來是用人人都容易懂得文句,在深奧的意義中,隱含著莊嚴的神秘,用簡易的語言,以及毫不做作的說法,把上帝的話送到萬人面前。
一方面聖經的文字淺顯通俗,人人都可以瞭解,可是另一方面,聖經又保留了深奧的內涵,使人不會用輕率的態度去理解,所以聖經的權威就更加尊貴,值得作為神聖的信仰,那麼這是他在『懺悔錄』,第六卷的省悟,奧古斯丁的這一番領悟,給他一生的侍奉,帶來極大的啟發。他雖然後來做到主教的高位,可是他從來沒有放棄親近群眾,他總是用淺顯、平易近人,的表達方式,來向群眾傳講真理。
奧古斯丁曾經向Hippo就是他做主教的那個地方,北非的Hippo,他曾經向Hippo的碼頭工人、漁夫們,講過一篇很轟動的道,而經文正是聖經最難,最有哲學味道的那句話:「我是自有永有的。」我自己是一位教師,而奧古斯丁的這一番領悟,對我也有很大的提醒跟啟發。從前我總是認為,做學問要做得深,但是後來受到奧古斯丁的影響,我漸漸的體會到,如果我不能夠用比較淺顯容易的語言文字,來表達我的思想的話,那麼就證明說:我自己還沒有搞通這個思想。做學問的功夫深淺,其實就在此,看你能不能用簡單的方式,把上帝深奧的道理,傳講給群眾。奧古斯丁他雖然很有學問,但是他從來沒有放棄親近群眾,我相信對我們都是很大的提醒。
2.上帝之城
接著我們要來看,奧古斯丁的第二本名著,就是我剛才所提到的『上帝之城』。我們商務書局,曾經翻譯過這本書,那個書名叫做天主之城The city of God。那麼這一本書,奧古斯丁一共花了十四年,才寫完。十四年,一共有二十二卷。
奧古斯叮噹時正處於世界歷史的重大轉變時期,也就是歐洲的上古史轉入中世紀的交替期,當異教蠻族入侵羅馬的時候,就開始了中世紀的歷史,主後401年西哥德人,他們攻取了羅馬城。這件事情給基督教界,帶來很大的震驚,當時有一位教會的領袖耶羅米Jeron,就是把聖經,翻成拉丁文聖經的那位Jeron,他說:如果連羅馬都會陷落的話,那麼這個地上,還有哪一個地方是安全的呢?這個基督教中心地羅馬城,竟然淪落在蠻族的手中,所以有一些異教徒,他們就幸災樂禍的說:那是因為很多羅馬人,信奉了基督教,離棄了鬼神的敬拜,已至於古代的諸神顯靈要報復,要傾覆羅馬。
所以奧古斯丁的這本書,其實就是答覆異教徒的囂張,同時也是安慰基督徒,讓他們不要太消沉,所以The City of God,上帝之城的第一捲到第十捲,就是答覆這些控告。奧古斯丁說:如果從前的諸神,不能夠救特洛伊城TroiTroi是羅馬史詩伊里亞德,木馬屠城記的地方。他說:如果古代羅馬諸鬼神,不能夠救特洛伊城,那麼又怎麼能夠救羅馬呢?敬拜諸神,並沒有使羅馬強盛,不能夠使她增進道德,或者是賜下永生的福樂,而很奇妙的是,攻陷羅馬的那個西哥德人的領袖,是信奉基督教的,他為了基督的名,而沒有屠殺羅馬城,只限於戰爭的迫害。歷史中,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戰勝者,因著被征服的 神的緣故,而饒赦戰敗者。
奧古斯丁他也解釋,他說:基督降災教會,使羅馬淪於敵人手中,是為了要煉淨基督徒的罪過,我們如果能夠忍耐,承受這些災殃,就可以得到福氣。這本書的十一到二十二卷,是奧古斯丁的歷史哲學,他說:歷史在上帝的掌握之下,人類的歷史可以分成兩個城,一個是上帝之城、一個是撒旦之城,創世紀三章十五節以後,就開始兩城之爭,這兩城是由兩種愛造成的,一個是愛自己的愛、一個是愛上帝的愛。挪亞的時候,好像整個世界,都是屬於撒旦之城,所以上帝就變亂人類的口音等等。那麼以後還有所謂以色列人跟埃及的爭戰,奧古斯丁就是用兩城之爭,來闡述舊約的歷史,乃至於新約的歷史,他根據希伯來書說:「我們是客旅、是寄居的。」在世上我們沒有永遠的城,我們乃是仰望天上的家鄉。啟示錄十七十八章巴比倫城,就是指一切敵基督的國度。羅馬城不是上帝之城,在動亂的時代,教會所需要的信息,是永久的城,是存在天上,這才是基督徒最大的安全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