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8年3月8日 星期四

一生只為主而活



  親岑多夫伯爵(Count Nicholaus Von Zinzendorf)出生沒有多久﹐母親卡洛蒂查士甸男爵夫人在聖經的內頁上這樣記錄﹕

   "1700年 五月二十六日 ﹐星期三黃昏六時﹐全能的上帝在德勒斯登(Dresden)——德勒斯登為昔日中歐國家薩克森(Saxony)的首都﹐今在德國西北部——賜福給我﹐賜給我首生的兒子親岑多夫。但願滿有憐憫的天父管治這孩子的心思意念﹐使他無可指摘地走在正路上。但願邪惡的事無法操縱他﹐使他的腳 步因上帝的話語而堅定。這樣﹐他將一直具有屬天的美德﹐從今生直到永遠。"

  親岑多夫生下來六星期﹐父親喬治洛威(George Ludwing Nicolaus von Zinzendorf) ——一位奧地利貴族﹐曾任薩克森的國務部長——因肺結核而病倒。臨終前﹐他父親抱起親岑多夫﹐對他祝福說﹕
  "我親愛的兒子啊﹗我祝福你﹐但你已經比我更加蒙福。因我即將站立在耶穌的寶座前。"

  1700年七月九日 ﹐辛生道夫的父親病逝﹐當時父親才三十八歲﹐卻留下孤兒辛生道夫和寡婦卡洛蒂﹐當時她才只有二十五歲。卡洛蒂遂帶著辛生道夫回娘家——也在德勒斯登——居住。

   卡洛蒂出身高貴﹐她的父親尼可拉斯格斯杜夫(Nicolaus von Gersdorf)是德國很有名望的世襲貴族。卡洛蒂一直是位敬虔愛主的姐妹﹐家教很好﹐在學問上很肯下工夫﹐她精通希臘文和拉丁文。1702年卡洛蒂的父親尼可拉斯格斯杜夫逝世﹔於是已守寡的卡洛蒂與新寡的母親相依為命﹐一起搬到母親擁有的漢勒斯多(Hennersdorf) 城堡居住。

  1704年十二月﹐卡洛蒂再婚﹐嫁給普魯士(Prussia)的陸軍元帥納士墨(Dubislaw Gneomar von Natzmer)﹔卡洛蒂於是前往柏林﹐與夫君同住。

  親岑多夫的母親卡洛蒂再嫁時﹐親岑多夫只有四歲﹐卡洛蒂就把親岑多夫交給外祖母格斯杜夫男爵夫人照顧。在一起照料他的﹐還有他的姨媽亨莉德(AuntHenrietta)

   親岑多夫的外祖母格斯杜夫男爵夫人是位很有才德的女子。她被公認為拉丁文和德文的女詩人﹐同時她又擅長油畫﹐並且是當地聞名的音樂家。她對主也很有追求﹐常讀原文聖經﹐即讀希伯來文的舊約聖經和希臘文的新約聖經。此外﹐她又大力支持當代敬虔派(Pietists)﹐常在家中接待敬虔運動 (Pietism)的領袖人物施本爾(PhilipJacob Spenev)和法蘭克(August HermannFrancke)。在《慕勒小傳》裡﹐編者曾題及﹕慕勒曾閱讀法蘭克的傳記﹐並從法蘭克創辦孤兒院的事蹟﹐得到勉勵。

  施本爾也是親岑多夫父親生前的摯友。親岑多夫施行嬰兒滴禮時﹐施本爾牧師本人兼任嬰兒的教父。親岑多夫四歲時﹐施本爾到他家探訪時﹐曾按手在親岑多夫頭上﹐祝福他為耶穌基督的國度有所擺上。這次的按手﹐給親岑多夫終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親岑多夫童年時和外祖母﹑姨媽住於魯沙地亞高地(Upper Lusatia)--離首都德勒斯登六十哩--的漢勒斯多城堡裡。六歲那年﹐辛生道夫被主感動﹐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主﹐底下是他所作的見證﹕

   "當我與敬愛的外祖母一起居住時﹐兩件事發生﹐改變了我的一生。一件事是﹕六歲那年﹐我的家庭教師埃德林(Herr Christian Ludwig Edeling)在我家裡執教鞭三年之後﹐就辭職離家。他臨走時﹐對我說起救主為我所付上的代價﹐並說﹐無論如何﹐我是屬於祂的﹐而且永遠是屬於祂。這些話是那樣有能力﹐刺入我的心﹐使我淚流不止。就在那一剎間﹐我就下決心﹐一生只我為的救主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另一件事是﹕我的姨媽亨莉德很關心我 ﹐常對我傳福音。我很虛心地傾聽她的話﹐並和她一同來到主的面前﹐向主說出我實在的光景。我在她面前毫不覺得畏懼﹐我向她吐露一切的心事﹐好事﹑壞事﹐我都毫不隱瞞地告訴她。我向她這樣敞開地﹑坦率地交通﹐使我得益不少﹐令我永遠無法忘懷。這種在思想上和感受上的溝通﹐推動我多年後建立一些聚會點﹐去開導信徒和啟發信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