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9年2月24日 星期日

鍾馬田

      鍾馬田簡介   ,  鍾馬田之早年的生活  ,  鍾馬田成爲優秀的醫生 ,

     鍾馬田生命的轉機  ,  鍾馬田在事奉中長進  ,  鍾馬田點起了復興之火 ,

     鍾馬田在北美洲的日子  , 鍾馬田從韋爾斯到倫敦 , 鍾馬田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忠心服事 ,

    鍾馬田面對英國教會的危機  ,  鍾馬田探索清教徒的歷史 , 鍾馬田在國際上備受敬重  ,

鍾馬田簡介


二十世紀的大部分時間;對世界各地的教會而言,是陷入一片黯淡無光的屬靈光景。

特別是英國,再看不到十八世紀時教會大復興中信徒所表現的靈性追求和敬虔的態度。二十世紀時,在英國各地的教會,深受新神學的麾登思潮的影響。這些新神學的學說,刻意降低了聖經的權威地位,抹煞了上帝的話語的可信性,並擡高人的地位,誇耀人類的科技成就,盲目陶醉於人類的物質文明。凡此種種,都一律地竊取了上帝的榮譽,並沒有把榮耀歸始至高的上帝。

在這樣屬靈光景普遍荒涼的時代,感謝上帝,他興起了一位忠心的僕人鍾馬田。

在新約聖經的那一時期,曾出現過一位轉捩時代的人物施洗約翰。施洗約翰的出現,是爲基督作見證。約翰福音一章六節說:“有一個人,是從上帝那裏差來的,名叫約翰。”

鍾馬田也是一樣,他也是一個轉捩時代的人物,他在這世上也是爲基督耶穌作見證,特別在這叛逆的墮落的時代裏,他爲光——主耶穌基督——作誠實無僞的見證。

“有一個人,是從上帝那裏來的,名叫鍾馬田。”鍾馬田在五十年的漫長年日中,釋放了上帝給他的亮光和啓示,幫助了成千成上萬的信徒,供應了許多有心追求主的弟兄姊妹。

鍾馬田是一位醫生,並獲頒醫學博士的學位。他竟然放棄了將要有的財富、前途和聲譽,毫無保留地奉獻自己,出來全時間事奉上帝,成爲醫治人類心靈的醫生。雖然在這期間,鍾馬田對醫學仍有濃厚的興趣,仍不斷地閱讀各種醫學的書刊,吸收新的醫學知識。但在屬靈方面,他始終是上帝的僕人。他奉召做人類靈魂的醫生,實有更多的屬天價值的意義。鍾馬田堪稱本世紀——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和最有貢獻的醫生。



2019年2月10日 星期日

大希律王

太二:1   “當希律王的時候,耶穌生在猶太的伯利恆。有几個博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這是福音書里第一次提起希律王。不管是史籍,還是考古學的發掘,都給了我們許多丰富的資料認識大希律。何以羅馬皇帝亞古士督那么刻薄地說:“做希律的豬,還比做他的兒子好得多。”?請聽我慢慢道來。
主前63年,羅馬大將軍龐培(Pompey)托詞說猶大地的兩名馬加比家族(Hasmonaean family)的成員(Hyrcanus II 和Aristobulus II)兄弟 牆,遂率兵南下,直搗聖城耶路撒冷,猶太地終于淪陷,成為羅馬的一個屬地。龐培將軍任命作大祭司的許爾湛Hyrcanus II管理加利利、撒瑪利亞和猶太地。許爾湛手下有一個精明的大臣,就是以土買人(Idumaean)安提帕特(Antipater),他曉得如何機巧地討好羅馬,特別是Julius Caesar,使自己的家族獲利。Julius Caesar 封他為猶大地的總督(Procurator),還給猶太人許多的特權,如減少稅收。該撒和安提帕特相繼在主前44 和43年被暗殺,Mark Antony 接管了羅馬東方的屬地,安提帕特的兩個兒子法賽爾(Phasael)和希律(Herod)被任命為猶大區分封的王(tetrarchs)。
主前40年,帕提亞人(Parthians)入侵敘利亞和猶大地,法賽爾喪命,希律則逃到羅馬。帕提亞人將Aristobulus II 的兒子Antigonus立為祭司和猶太王。主前37年,在羅馬軍隊的支援下,希律重奪猶大地和耶路撒冷,在以后他作為猶太王的34 年里,他建立了一個極度親羅馬的政權,深得羅馬皇帝Octavian, 即以后的亞古士督(Augustus)的歡心。但他由于是以土買人,也就是一半猶太人和一半以東人的血統,所以得不到猶太人的支持,認為他篡位,將本來屬于馬加比家族的Antigonus 的王位奪走。希律王死于主前4年。1967年考古學家發現了一塊石秤,上面刻著“希律王32年,捐助人,忠于該撒,市場的稽查員,3 Minas。”這里的32年等于主前9年。
大希律王是一個怎樣的人?老實說,他是的確配得稱為“大希律”,因為在巴勒斯坦的眾領袖中,他是唯一能平定混亂和維持秩序的君王,可能他和父親安提帕特一樣的機巧,懂得怎樣討好羅馬和處理國事。他也是一位偉大的建筑師,在國內和國外他都建造了許多建筑和設施。最著名的就是重建耶路撒冷的聖殿(圖二)。根據約瑟夫的記載,建筑工程始于主前23 - 22年,在耶穌潔淨聖殿的時候,工程已進行了46年(約二:20),完工時大約是主后63年,離開聖殿被燒毀才七年的時間。這座聖殿比所羅門王的還輝煌,占據35英畝的土地。除了聖殿,在以色列其他地方,共有21個建筑是跟他有關聯的,其中六個特別值得一提,那就是靠近耶利哥城的皇宮古堡Herodium,這是他的埋葬處,也是羅馬帝國第三大的皇宮﹔耶利哥的冬宮﹔死海西部的Masada堡,在主后73年,960名猶太人寧愿死在堡中也不肯向羅馬軍投降﹔該撒利亞的海港(Caesarea Maritima),為了提供食水給此城,他建造了龐大的導水管(Aqueduct)(圖一)﹔重建撒瑪利亞城,改名Sebaste﹔在希伯倫,靠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安葬的地方(Cave of Machpelah)建造了一道宏偉的紀念牆。如今,這些建筑都成了很多聖地觀光客必到之地。
但這個人不是因為這些建筑而流芳百世,他是因生性嫉妒,無理性的猜疑別人而遺臭萬年。太二:16說:“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里并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候,凡兩歲以內的,都殺盡了。”只要他猜疑某人是篡他權位的敵手,他就立刻把這人消滅。他曾謀殺他的妻子Mariamne 與她的母親Alexandra,也暗殺了他的長子安提帕特(Antipater)和另兩個兒子Alexander 與Aristobulus。所以羅馬皇帝亞古士督才會刻薄地說:“做希律的豬,還比做他的兒子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