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使徒教父的信息



論上帝與耶穌基督

  一般人都認為早期教父們的著作,內容上對於教義並沒有詳細的闡述。他們的教訓都配合聖經上的話,也可以說是按照上帝的啟示的聖道。正因如此,我們不能說他們對於教義的真理是否加以闡揚,或是對於真理是否有更深的領悟。

    他們都見証上帝是創造之主,是宇宙的主宰,他們也相信耶穌基督與上帝同工,在創造與治理宇宙的工作上有份,最後又道成肉身。他們也都用聖經上的名稱,稱上帝為父、子、靈;又稱基督是上帝,也是人;但他們並不討論這些稱呼所牽涉到的問題。

論基督的工作

  他們討論到基督救贖之工的時侯,彼此都有自己的見解。有的時侯,他們特別指出耶穌基督受苦替死,解救了人類脫離罪惡與死亡;但有的時侯,他們也認為基督所作的救贖,將父神顯示出來,也使我們獲得新的道德律。

    有時他們也認為基督之死為人取得了赦罪之恩,使人能夠來順服上帝;卻不認為基督之死乃是人類稱義的基礎。使徒時代的教父們,最大的缺點乃是太重視道德方面的改進。也可能是因為當時異教世界的屬於肉體的人,都認為有高尚的道德是叫人得救的根由,因之使教父們也重視依靠律法或道德為得救的根由。

論聖禮

  對於聖禮,他們也認為是能夠使人獲得救恩的祝福。洗禮能叫人重生得新生命,又能叫人的原罪本罪都能赦免(赫馬與第二革利免);聖餐能將永生不朽的福份傳達給領受的人。

論信心與善行

  每一個基督徒都是憑著信心來認識上帝,所謂信心乃是基督徒對於上帝的真知識,對他有信靠的心,並且完全將自己交托給他,他們常提到因信稱義,但是對於信心和稱義以及新生命的關係,他們並不加以詳細解釋。

    他們在某些方面因為太重視靠律法與道德,所以有些教訓與保羅的教訓不同︰他們認為信心是人生的第一步驟,以後又當靠著信心來發展道德上的品行;他們覺得是因受洗而罪孽得赦,又因信心而真知赦罪的事實;但是單這一步仍有所不足,所以應當在屬靈生命上有第二步,就是靠著善功才能蒙福,這一點與信心並行。

    基督教被視為新的律法與仁愛,並使人產生順服的心。他們認為以上三點最為重要,卻不太重視上帝的恩惠。他們認為善行是基督教的主要教訓。

論教會與未來的世界

  基督徒乃是那些活在基督社團,即教會中的會友,他們都有屬靈的恩賜;但也逐漸地開始尊重那些負有聖職的人,即新約中所提到的牧師、長老、執事等。有的時侯,他們也認為監督之職更高於長老。他們的著作中也特別指出今世的一切都是暫時的、虛空的;但將來的時代卻是榮耀的、永遠的。

    他們認為這世代很快就要過去,他們認為今世即將消失的看法,是根據舊約中的預言。上帝的國是至善的,乃是將來才會臨到我們的有福的國度。

    按照某些教父(巴拿巴、赫馬、帕皮亞),認為在天國尚未臨到之前,先有千禧年來到。他們雖重視千禧年,但更重視將要臨到的審判,那時上帝的子民要獲得屬天的獎賞,但惡人必要受到永刑的咒詛。

使徒教父的教訓之特色



教訓缺乏原始性、深度與清晰性

  常有人認為,研究新約聖經並研究教父的著作會看到許多不同之處。教父的著作不能比新約更明晰、深邃;也不像新約的教訓那樣超越、清新。因為新約聖經既是聖靈默示而寫,當然是有權威的,又是沒有錯誤的;教父們乃是注解聖經的教訓,並不是直接出於啟示,因之免不了有錯謬的地方。新約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完全的真理,教父的著作不過是對聖經的解釋,所以他們是間接地引用聖經上的話來寫作他們的教義。

教訓多出自聖經

  他們的著作都是出於新約聖經,多數是引用聖經上的話,很少是出於他們自己,而且他們的著作也並不太系統化。對於這一點,我們也不必驚訝,因為當時的教父們並沒有足夠的時間與材料來思考聖經上的話,將全部聖經的真理歸納起來,且全部聖經的六十六卷正典也尚未湊合在一起。

    所以這些早期使徒時代的教父們,多數是引述口傳的教訓,卻很少引述已經記載在聖經上的教訓。當時的教父們也並沒有經過特殊的訓練,可以將聖經上特出的真理系統化。雖然這些早期的教父可以引用的資料甚是欠缺,但他們的著作仍然是非常重要,因為乃由於這些教父們的努力而使聖經成為正典,他們也是新約聖經被集合起來之媒介;因之在第二世紀中,一些上帝的僕人為真道爭辯時,有所根據。

教訓缺乏確定性

  早期使徒時代的教父著作中第二個特點,就是並不斷定某一格式為寫作的模型。新約中記載了不同使徒們傳福音的格式︰即彼得的、保羅的、以及約翰所用的格式。

    這三位使徒所得的啟示是相同的,他們也都傳同一個真理 ,但他們所用的格式卻有不同。這些教父們雖然最接近於約翰,而且也最熟悉約翰傳道的方式;然而在他們自己傳揚真道時,卻並不採用任何一位使徒的格式。

    有人如此解釋說︰必須要經過詳細研究與思考才能發現三位使徒所用的特殊格式。而這些教父們幾乎與使徒們同期,故他們並不去研究使徒們傳道的格式;同時他們也認為基督教並不只是一種知識,卻是叫人來順服上帝旨意而活的一種生活方式。

    他們曉得耶穌的教訓,以及使徒們所傳的道是上帝啟示的準則,但他們並不試著去加以解釋,他們乃是將自己從上帝或從使徒們所領受的真理傳揚出來。又因為當時人們都是受著外邦宗教與猶太教的影響,人們的思想也都是受著希臘哲學的影響,所以那時的人很少注意到使徒們傳揚真道時所用的格式有什麼分別。

使徒教父之介紹

     使徒教父之著作   ,  使徒教父的教訓之特色   ,  使徒教父的信息    ,   使徒教父介紹  ,

   使徒教父期間之代表性著作  , 初代教會書信 , 黑馬牧者(Shepherd of Hermas) , 帕皮亞殘篇集(The Fragments of Papias) ,初代教父的末世觀  ,

使徒教父之著作



  使徒教父,乃是指那些在最後一個使徒仍活著的時期的那些教父,有些甚至於作過使徒的門徒 ;早期有好多名著,被認為是這些教父們所寫。至少有六位教父,是我們大家所熟知的,即巴拿巴(Barabas)、赫馬(Hermas)、羅馬的革利免、(lement of ome)、坡旅甲(olycarp)、帕皮亞(apias)和伊格那修(Ignatius)。

巴拿巴被認為就是使徒行傳中作保羅同伴的那一位,究竟是否是這一位巴拿巴,仍有懷疑的餘地。一般都公認他即那位著作反猶太教書信的教父。

有人認為赫馬就是羅馬人書十六章中所提到的那一位,但也沒有足夠的根據。有一本名為《赫馬牧人書》,一般認為是他所寫,內中描寫到“異象”、“命令”以及“比喻”等。這本書的真實作者很有可疑之處,但初期教會仍然很重視本書。

羅馬的革利免很可能是保羅在腓立比人書四章3節所提到的那一位他的同工。通常一般人稱他為羅馬的主教,他很可能是羅馬的監督,但也很可能是羅馬教會的一位牧者。他曾著有哥林多書,因為那時哥林多教會中有分爭,他就寫信去警戒他們,並囑咐他們要過聖潔的生活。雖也有少數的人懷疑本書是他所作,但是一般作者都覺得本書確是他的手筆。本書可以算是除了聖經之外,在教會史中最早的一本可靠的著作。

一般人認為坡旅甲是示每拿的主教,但是教會歷史學家優西比烏(Eusebius)卻認為他是一位“使徒時代可敬的長老”。他是使徒約翰的門徒,曾寫了一封書信給腓立比人,內中都是引用聖經的話來勸誡他們。

帕皮亞與坡旅甲同時,被稱為“希拉坡立”的監督,可能也是約翰的門徒。他是《主聖言的注釋》一書的作者;本書已經遺失,不過在優西比烏史記中曾引用了他的話。

伊格那修也是在最後一位使徒尚活著時,作“安提阿的監督”。有十五本書信曾被認為是他所作,但今天一般學者只承認其中七本真的出於他的手筆。

在以上幾位著名的作者所作的書之外,還有兩本佚名的書,一本是《達提奧尼底書》(Epistle to iognetes 提奧尼底為人名),以及《十二使徒遺訓》(Didache)。前者,有人認為是殉道者猶斯丁所作,因為猶斯丁曾寫過一本《提奧尼底辯道學》的書。但是從《達提奧尼底書》的本文看來,似乎不可能是猶斯丁所作。《達提奧尼底書》的內容是描寫到許多異教徒或猶太教徒為什麼舍棄他們的宗教來成為基督徒,其中特別描寫到基督徒的行為與高尚的人格,作者認為這都是由於基督教的教義的效果。

在主後一八七三年所發現的《十二使徒遺訓》,約在主後一百年所寫。本書分上下兩部,上部乃是提到生命之路,與死亡之路;多數是道德品行上的教訓;下部乃是詳細描寫到教會崇拜的儀式,以及教會的規律;也提到末世必成的事。

坡旅甲的生平和教訓



    坡旅甲(POLYCARP,又譯波 利卡普)是士每拿教會的監督,使徒約翰的門徒,也是安提阿教會監督伊格那丟的好朋友。關於他的生平與殉道,在二世紀著名教父愛任紐的著述,及優西比烏的 《教會歷史》中,都有記載。坡旅甲自己的著作,僅有他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保存下來,這是極有價值的文獻,能幫助我們瞭解初期教會及坡旅甲本人。

    坡旅甲大約生於主後69年左右。根據《坡旅甲生平》記載,他原出生於一個奴隸家庭,後來有一位名叫卡麗斯托(Callisto)基督徒貴婦,在異象中聽了天 使的吩咐,就買下並收養了他。坡旅甲長大後,就成了卡麗斯托的管家。後來接受了她的所有的遺產。坡旅甲年少時,就跟從了使徒約翰,並和那些曾親眼見過主耶 穌,親耳聆聽過主的教誨的人來往甚密。老約翰在世時,他多次聆聽其教誨,與之交通。年輕的坡旅甲是士每拿教會的執事,在傳講福音的同時,也從事寫作。不 久,又接續布克魯斯(Bucolus),作了士每拿教會的監督。根據古教父特土良記載,是約翰指定他為士每拿教會的監督的,而另一位教父愛任紐則說,他是 從眾使徒手中,領受了這個職分。

    坡旅甲作士每拿監督達半個世紀之久,為人純樸、慈祥、謙卑,在管理上帝家的事上,盡職盡忠。在信仰上,他堅 守使徒傳統,毫不妥協地反對異端,特別反對當時流行的、對教會危害很大的“諾斯底派”和“馬吉安派”。二世紀教父愛任紐在寫給弗羅倫努 Florinus)的信中,生動地記述了坡旅甲的有關事跡。愛任紐和弗羅倫努都是坡旅甲的學生,但可惜,弗羅倫努後來陷入了異端。

    177年,愛任紐作了里昂教會的監督。他在信中說:我能詳細描述出,這位蒙福的坡旅甲,當年講道時所坐的位子,他怎樣走進走出,他的生活方式,他的容貌,以及他向眾人所講的道。他也講述他怎樣和約翰,以及那 些見過主的門徒的交往情況,並從他們聽到的關於主耶穌的事情,他所行的神蹟,他的教訓……。蒙上帝的恩典,我那時專心聽取這些事,並把它們記下來,不是記在 紙上,而是記在心上。並且蒙上帝的恩典,常常在信心裡反復覆思想。”

    這段話是坡旅甲形象的一幅美麗的素描。愛任紐接著說:

   “我敢在上帝面前說,如果這位蒙福的、使徒所按立的長老聽到這等事(指弗羅倫努陷入異端之事),一定會暴跳如雷,掩耳不聽的,一定會從他所坐或所站的地方逃出去的。”

由此可見,坡旅甲對一切異端的憎惡,和使徒約翰一樣。

    在坡旅甲殉道前不久,他曾到羅馬,在街上碰到異端首領馬吉安(Marcion),坡旅甲沒有理睬他。馬吉安趨前來問:“你認識我嗎?”坡旅甲冷靜地答道: “是的,我認出你是撒但的長子。”這句話是坡旅甲對付異端的慣用語,他曾針對異端這樣教訓說:“凡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反基督的(參《約 一》43;《約二》7),凡不認十字架為證據的,就是屬於魔鬼的;凡肆意歪曲主的聖言,並且說沒有復活和審判的,那種人即是撒但的長子”。

    坡旅甲雖然如此憎惡異端,但他卻仍然愛罪人,包括那些誤入異端的人。他曾說:“不要把他們當敵人看待,而應像對待弟兄一樣勸戒他們”。他認為,只有這樣,才 能感化他們錯誤的心,使他們重歸正路。當時,在腓立比教會,有一位名叫瓦倫斯的長老和他的妻子,因被異端所惑,墮落了。坡旅甲對此感到痛心的同時,也仍然 對他們抱有希望:“瓦倫斯在你們當中作過長老,他竟不明白他所受的職位,……我著實為瓦倫斯和他的妻難過,但願主賜給他們有誠實的悔改(《提後》 225)。你們對於這件事也要平和,‘不要以他們為仇人’(《帖後》315),當視他們為因過失而迷途的會友,喚他們回來”。慈父心腸溢於言 表。

    坡旅甲一生的主要工作,是完整地保留和見證他早年直接從使徒們所領受的信仰傳統信仰。他曾給當時各地教會寫過許多書信,但可惜所留傳 下來的只有《坡旅甲致腓立比人書》。該書信的內容主要是勉勵、勸誡當時處在風雨飄搖中的教會,當在信心上站立得穩,切勿為異端所迷惑,走入歧途。

    他特別告誡:“青年人要在萬事上無可指摘,特別要視貞潔為第一,管束自己的身心,不蹈一切邪惡,最好是與塵世的種種情慾隔絕,因為‘一切私慾是與靈魂爭戰的’(《彼前》211)”。

    作為教會中年長的監督,坡旅甲深知教會中負責弟兄言傳身教之重要。他們的舉止言行,關係到教會在地上的見證。他諄諄教誨說:

    我們既然知道‘上帝是輕慢不得的’(《加》67),我們就應當遵守他祂的誡命,不喪失他祂的榮耀。執事們必須在他祂公義的面前,無可指摘(《提前》 32),因為他們是上帝和基督的僕人,而非世人的僕人,所以不可譭謗人,不可一口兩舌,不可貪財,要在萬事上有節制,具同情心,謹慎,依照主的真理而 行。……作長老的當仁慈和藹,憐恤眾人,指示迷路徬徨之人回歸正途,照料一切弱者,不可怠乎寡婦、孤兒和窮人。凡在上帝和世人眼前認為善的,都要準備去作 (《林後》827;《羅》127)。……我們也當饒恕別人,因為我們都站在主和上帝的鑒察之中。我們將來也必站在基督審判台前,各人說明自己的事 (《羅》141012),所以當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上帝(《來》1228)。

    這些話多麼像保羅、約翰等使徒的口吻,叫我們聽來是何等的熟悉和親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