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5年2月21日 星期六

約翰牛頓

     詩人約翰牛頓(John Newton)  ,

詩人約翰牛頓(John Newton)

    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我心已得安慰;
 初信之時,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寶貴!
 許多危險,試煉網羅,我已平安經過;
 靠主恩典,安全不怕,更引領我歸家。
 將來禧年,聖徒歡聚,恩光愛誼千年;
 喜樂頌贊,在父座前,深望那日快現。”
(共六節)
上面這一首“奇異恩典”可以說是作者牛頓.約翰的自傳。 他雖然是一位偉大的佈道家,又是聖樂詩人,無論是他所寫的聖詩或講道,都有極大的感力,他一生都不能忘記,他原來在罪中生活,作罪奴隸;那是蒙 神恩典, 才把他從禍坑內和淤泥中拯救出來,所以他口唱新歌(共寫了二百八十首聖詩,似乎以“奇異恩典”這一首爲代表作。)
他在七歲的時候母親去世,但虔誠的母親在生前不斷爲他得 救禱告,也盼望他能做牧師,終於在三十年後才得見果效。他幼年隨父親航海,染上水手放蕩惡習,吃喝嫖賭,無所不爲。後來被徵兵,曾逃脫又被捉回。以後利用 海運做販賣奴隸生意,想不到因鬧出事來,自己反在非洲淪爲奴隸,備受痛苦,幸虧父親知道,派人把他救回。在他乘船途中,忽遇大風浪,船幾乎沈沒,他知道自 己一生離棄 神,於是認罪悔改,得以平安回國。重生以後,生命有了奇妙改變,獻身終生爲主所用。
由於他學歷太淺,唯讀了兩年的書,所以不夠資格被按立牧 師,但他並不灰心,仍努力自學,除研讀神學以外,他學希臘文,希伯來文等。經十六年努力,終於獲聖公會按立爲牧師,被派往奧爾尼工作。因爲他有重生的經 驗,爲人謙和,滿有愛心,聖潔自守,在屬靈生活上又繼續不斷地追求,所以講道十分有能力,許多人從他得到幫助。他在那裡大見果效之後,又應邀去倫敦工作, 並出版了一本講道集,名爲“彌賽亞”,很受歡迎。
他竭力主張傳福音,領人信主耶穌得救,與有些教會重儀式 不同(有的墨守教會中的規矩,例如若非會友請求,牧師不能自動去探訪他們)。他除了主張廢除奴隸制度以外,也推動教會家庭化,把福音帶到每一個人的家裡, 他工作無論怎樣忙碌,都樂意與人個別的交談,以便在特別的問題上幫助人。他的講道也影響了許多牧師,使一些人大發熱心,竭力向海外宣揚福音。牛頓的屬靈兒 子多馬司各脫,是牛頓等人所籌組的“教會傳道會”的首任秘書,海外差傳之父威廉克理受他講道的影響極深。
當時英國著名的國會議員偉爾伯弗思,因對信仰問題心中起 掙扎,遂寫信給牛頓,約晤之後,從他談話中獲益極大,於是他們成爲好友。牛頓不勸他放棄職位,只鼓勵他盡忠職守,同時堅定自己的信仰,使他自己在與 神交 往之中,感覺到 神把整頓社會風氣的責任交托了他,結果把十八世紀的頹廢社會煥然一新。倫敦的一班“上流人”受到這風氣影響,也使福音運動日見興盛。
他講道的兩個特點是:一、注重談話式,二、關心聽衆的需求,用生活實例解明他所講的道。可能因爲他本身曾犯罪又蒙拯救的經驗,所以能以過來人的身份講述一切。他生活體驗非常豐富,直到八十歲的時候雙目失明,不能讀經,但照樣用口傳道。
他在八十三歲離世以前,自己寫好墓誌銘:“牛頓.約翰,生長英倫,離經叛道,罪惡沈淪,放逐非洲,身經大劫,蒙主恩佑,履險如夷,且膺聖職,年八十三,辭世安息。”

這是我的立場—速寫馬丁路德

【這是我的立場;我只能這樣做。上帝助我。阿門!】
Here I Stand , I Cannot Change , So May God Help Me …】﹍馬丁路德,1521.4.18 Worms議會的演講


1521.4.17 
一個奧古斯丁會的修士、Wittenberg 大 學的聖經研究教授,馬丁路德。為著他引起軒然大波的著作,被帶到皇帝「查理五世」、與王宮貴族、樞機主教、大主教、騎士們的面前。其實如果他只是個修道院 的修士,著作就不會驚爆這場騷動。不過就是因為他恰巧也是大學的聖經研究教授,加上政治、經濟、科學背景配合(如正在文藝復興的時代、人文主義正興起,如 王公貴族與教宗角力,如民眾深受贖罪卷之苦,如當時印刷術正流行),於是馬丁路德的文章順勢而發!
司法官對著馬丁路德說,「你想要為所有這些書籍辯護,還是打算放棄其中一部份?」皇帝讓路德在二十四小時內回答,以使這場辯論不在倉促中結束。
1521.4.18下 午六點,路德堅定地回答「我不能放棄這些著作,除非它造成暴虐、和對神的不敬、、、如果有人能指出我的錯誤,我將率先將我的著作投入火堆。我的學說所引起 的意見紛歧,別人已對我有所提醒,但我只能以耶穌說過的話回答:我來不是帶來和平,而是劍!」司法官「回答簡單一點,路德!」「你是否願意收回你所寫的一 切?」路德毫不猶豫地回答「我不能也不願意收回任何東西,因為違背一個人的良心辦事,既不安全也不正直。這是我的立場,我只能能這樣做。上帝助我。阿 門!」

離棄研究法律,去當修士

【生命的本質是不具宗教性的,但卻逐漸變成宗教性的。】 ﹍馬丁路德

1483.11.10 
聖馬丁日,礦工漢斯路德與旗子馬格麗特路德生了一個孩子,取名叫馬丁路德。
路德常與媽媽一起去森林撿拾柴薪、一面聊天,雖是為了貧困的生活,但我們現在看來也算是一種親子活動。不過這種親子互動倒是挺詭異的。因為馬格麗特對小路德講的故事多半是那種巫婆、鬼怪的故事!
「六個 巫婆被輪子支解,四個巫婆被鐵棒一塊一塊地壓碎,這鐵棒是教宗以上帝的名義授賜的。」或「親愛的馬丁,如果一個人的靈魂忘了向教會繳納什一稅,他將永無寧 日。即使參加彌撒,或禱告都沒用。」「兒子,你要畏懼上帝阿!在黑暗罪惡中遊蕩的人,將受雷擊和天禍。願聖安妮保佑我們。」(聖安妮,礦工的守護天使,礦 工提到都要在胸前劃十架)
路德幼年對上帝的認識,就是經由這種恐怖、害怕的鬼怪事件!
當路德進入求學階段,充滿不愉快的回憶。他回憶錄寫著「上學時的學校校長是 暴 君,和劊子手。學校是監牢和地獄。除了恐懼和悲苦、鞭撘和戰慄,我什麼也沒有學到。」即使路德成績非常優秀。(那些不優秀的,不就被打死了?)
後來路德大學畢業後,想要學習法律課程。但是就在註冊之前,1505.7.2發生一件大事。他正要去探望父母,路上離城門僅半哩之遙,天色很快陰暗下來。突然一場夏日暴風雨來臨,一道巨大閃電打在他身旁,他跌倒在地,感到「被猝死的恐懼包圍」。在那一瞬間,他似乎看到嚴肅的上帝、毫不寬容的耶穌、池塘樹林中的魔鬼、、他們似乎要將路德打入地獄。
他趕緊從地上爬起來對著聖安妮禱告,「聖安妮救我,我願意作修士。」
1505.7.17 馬丁路德成為奧古斯丁會的修士!

嚴格的修道院生活


【我本人已作了二十年的修道士。我一直用禱告、齋戒、守夜和酷寒(光是酷寒就足以致我於死地),以及諸如此類的痛苦折磨自己。我絕不再如此苦磨自己,那怕我能夠做到。】﹍馬丁路德 1537 

在 修道院中,路德過著自律、自我克制、虔誠的生活,以爭取救贖!因為奧古斯丁會的修士們相信,通過持續的禱告、沈思、自我克制,就能過一種取悅上帝的生活。 修士們每天半夜兩點起床,穿上長袍,去教堂參加公禱。路德更是想要比其他修士更接近上帝。他自己描述,「如果有那個修士,因為修道士的生活而進入天堂,那 也許是我!、、如果我當時持續更長一段的時間,我也許已經因為守夜、禱告、閱讀和其他工作,而將自己置於死地。」

其他修道士對路德的回憶也是如此。他們說路德總是超量齋戒,致使其看起來形消骨立、憔悴不已。但是這些苦行,並未給路德帶來心靈上的安寧。反而他說「當我尋找基督時,我卻似乎看到了魔鬼。」

羅馬書的研究,竟帶來真正的喜樂

【上帝我父讓萬物都依於信仰,因此,誰有信仰,誰就將擁有一切,誰沒有信仰,誰就將一無所有。】﹍馬丁路德
路德引人注目的智力,被派去讀書,獲取神學博士學位。1512.10.18他 終於完成學位,並被任命為聖經學教授。但是雙重身份,令他透不過氣來。他回憶「當我作修士時,我不願忽略任何一次禱告。但是,當我忙於公開授課與寫作時, 我卻經常把預定好的禱告拖延累積整整一個星期,或者甚至兩三個星期。然後我可能犧牲一個星期六,或者盡可能長時間把自己關起來,三天不吃喝,直到做完規定 的禱告。這使我頭痛欲裂,其結果是我連續五個晚上不能閡上眼睛,並得奄奄一息、不省人事,一旦康復,我立即又努力讀書,我的大腦真是旋轉不息、忙個不 停。」
1515-1516年路德講授《羅馬書》,他在預備這些教材時,開始對信仰有著與過去不同的看法。《羅馬書》117「因為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本於信,以致於信。如經上所載,『義人必因信而生』。」路德對經文的研究,使他開始相信基督徒不必使勁費力地藉著善功或自我克制,就能過完善的生活!因為「使義人通過上帝的賜予賴以維生,是上帝的義,就是說,義人因信稱義。」
過去路德對於「神的義」,看到的是冷漠無情的上帝是罪人的懲罰者。但是如今他看到另一種意義。「神的義」是使罪人通向天堂之門!是上帝的恩典!
他因此不再存著恐懼害怕刑罰的心,死守齋戒,以求進天國。反而他歡喜雀躍地體會到上帝的恩典與大愛同在。聖經裡《羅馬書》竟使得他的生命有了令一種翻轉!

與教宗的對抗

【我要把自己當作基督獻給我的鄰人,正如基督將他自己獻給我一樣。】馬丁路德
當時喜歡聽路德講道的人不少。至今我閱讀路德的文章,我也會常常不由自主笑出來。如馬丁路德看見當時的教會普遍真理不明,連主禱文、信經、十誡都不認識。他形容這些基督徒就好像牲畜無理性的小豬一樣度日。他的畫像是胖胖的,最有名的是 table talk,令人感覺上,他好像在吃喝時發表許多意見,而且語不驚人、死不休。
開剛 始,他並未想要帶來什麼革命。他只是用大眾明瞭的方式,將對信仰的領受表達出來。那時剛好多明尼克會裡說話極具善動性的修道士特澤爾,來該區販售贖罪券。 他說「看看豎在你們面前的神聖十字架吧!、、、所有悔悟的、做過懺悔的、作了貢獻的人都將被免除罪罰。聽聽你們死去了的親人和朋友的聲音…他們在說:『可 憐我們吧!可憐我們,我們在遭受悲慘的折磨,只要你們作點微薄的捐獻,就能讓我們得到赦免。』請記住!你們能使他們得到赦免。因為:
一旦聽到錢幣在功德庫中落下的聲音
靈魂就會從煉獄裡跳起

你們難道不願意掏出一些小錢?買這些贖罪卷,將一顆靈魂引入天堂的樂土嗎?」
路德聽到這種說辭,真是全身感到噁心、激動!因為這種言辭,實際上非常冒犯褻瀆上帝!因為得救是本乎上帝的恩、因著相信耶穌基督的救贖!而非用錢去買!
故路德把他的看法寫成有名的《九十五條》貼在 Wittenberg大學教堂的門上。沒想到竟被印刷商人大量複製,在人群廣為傳閱。

  • 21條:「當出售贖罪卷的傳道士說教宗的贖罪卷可以赦免一個人的每項罪罰時,他是完全錯誤的!」
  • 51條:「如果教宗知道出售贖罪卷的修道士的勒索行徑,就應該告訴基督徒們,他寧可使聖彼得大教堂為灰燼,也不用羔羊的血肉之軀建造之。」
這種激烈的言辭,使得教宗的荷包少賺了很多錢,這筆帳豈不找路德算?
今天(10月31日)為宗教改革紀念日,讓我們延續他的精神,高舉基督、高舉聖經,為主做美好之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