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巴西萊 BARZILLAI

  基列人巴西萊……要送王……就與王一同過了約但河。巴西萊年紀老邁,已經八十歲了。王住在瑪哈念的時候,他就拿食物來供給王;……王對巴西萊說,你與我同去,我要在耶路撒冷那裡養你的老。巴西萊對王說,……僕人現在八十歲……求你准我回去,好死在我本城,葬在我父母的墓旁。這裡有王的僕人金罕;讓他同我主我王過去;可以隨意待他。王說,金罕可以與我同去:我必照你的心願待他;你向我求什麼,我都必為成就。……王與巴西萊親嘴,為他祝福;巴西萊就回本地去了。王過去,到了吉甲,金罕也跟他過去;……(撒下十九3l40)
  為了逃避押沙龍的叛變,大衛向東渡過約但河。跟隨他的人都疲乏飢餓了,這時,只有仁慈的地主巴西萊款待他們(撒下十七27—29),眾人都不敢伸出援手。巴西萊是少數誠實愛王的人之一。

不久,大局轉變,押沙龍失敗,大衛回宮,打算恩待巴西萊,接他到耶路撒冷,但卻遭這老人婉拒,他只願靜靜地回鄉安度晚年,正如許多忠心的人,完成責任後就滿足地隱退,不求任何報酬。王尊重他的意願,但仍將與王同席吃飯的殊榮賜給他的眾子(王上二7)

上帝的君王已經定規那些在他被棄時對他忠誠的人,在他被高舉時必與他同坐。

拔示巴 BATHSHEBA

  過了一年,到列王出戰的時候,大衛又差派約押,率領臣僕和以色列眾人出戰;……大衛仍住在耶路撒冷。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床上起來,在王宮的平頂上遊行,看見一個婦人沐浴,容貌甚美。大衛就差人打聽那婦人……將婦人接來;……與他同房,他就回家去了。於是他懷了孕,打發人去告訴大衛說,我懷了孕。大衛差人到約押那裡,說,你打發赫人烏利亞到我這裡來;……大衛對烏利亞說,你回家去,洗洗腳吧。烏利亞出了王宮,隨後王送他一分食物。……有人告訴大衛說,烏利亞沒有回家去,大衛就問烏利亞說,你從遠路上來,為什麼不回家去呢。烏利亞對大衛說,約櫃,和以色列,與猶大兵,都住在棚裡;我主約押,和我主的僕人,都在田野安營;我豈可回家吃喝,與妻子同寢呢。我敢在王面前起誓,我決不行這事。……大衛召了烏利亞來,叫他在自己面前吃喝,使他喝醉;到了晚上,烏利亞出去……沒有回到家裡去。次日早晨,大衛寫信與約押,交烏利亞隨手帶去。信內寫著說,要派烏利亞前進,到陣勢極險之處,你們便退後,使他被殺。(撒下 十一l15)
  拔示巴的丈夫烏利亞是個高貴的人。若不是王用甜言蜜語引誘拔示巴,相信她不會對丈夫不忠。以後,亞多尼雅也是用甜言蜜語,說服拔示巴向所羅門求亞比煞,險些給她兒子帶來滔天大禍。

拔示巴給人的印象就是那麼容易受人遊說,對別人的諂媚之語從不曉得說「不」。上帝沒有責備她犯姦淫,只斥責大衛;上帝也沒有為烏利亞之死而怪罪於她,因為在這事上,她沒有什麼責任;但她卻在請求所羅門的「小事」上(王上二20),表現得十分愚蠢,這是絕不應該作的。

我們最好對一切甜言蜜語都懷戒慎之心。

孫武夫牧師

      最近講道學的課程中, 蔡慈倫老師要我們列出"講道父母", 我就想到孫武夫牧師.

       他讓我感受到的是一位維護"長老教會"基本信仰的導師, 他將"韋斯敏斯德信條"化成講章之內容, 教導弟兄姐妹認識真理, 其服事在乎教會要有教義的引導, 不是專注於"教會增長"或"個人成功"; 也不是注意是策略, 信仰放一邊.

        與孫牧師相遇是在高中三年級時, 那時在高雄接觸福音並信主, 回到家鄉溪湖, 在溪湖教會受到他的教誨, 尤其是聽到關於哥林多前書的講道, 讓我堅定的信靠"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的真理, 和他傳講"上帝恩典的拯救"之道, 雖然事隔三十年, 彷彿昨日聽見.

         大學時代最感動的事, 就是收到台中民族路教會寄來的週報, 牧師的講章是我重要之靈糧, 這也是引導我從其他宗派回到長老教會之原因之一.

         五年前收到郭鐘霖牧師致贈的書, 看到孫牧師生病, 不知後來如何? 感謝主! 他現在回到天父的身邊了, 得了安息, 願主也祝福他的子孫, 正如聖經所應許的!

伯沙撒 BELSHAZZAR

  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說,……王啊,至高的上帝曾將國位大權榮耀威嚴,賜與你父尼布甲尼撒;……但他心高氣做,靈也剛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奪去榮耀;他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驢同居,吃草如牛,……至高的上帝在人的國中掌權,憑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國。伯沙撒啊,……你雖知道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將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用這器皿飲酒;你又讚美那不能看,不能聽,無知無識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卻沒有將榮耀歸 與那手中有你氣息,管理你一切行動的上帝;因此從上帝那裡顯出指頭來,寫這文字。所寫的文字……講解是這樣;彌尼,就是上帝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提客勒,就是你被稱在天平裡顯出你的虧欠;勒斯,就是你的國分裂,歸與瑪代人和波斯人。……當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殺;瑪代人大利烏,年六十二歲,取了迦勒底國。(但五17—31)
  今天許多人所作的正如伯沙撒一樣。伯沙撒獎賞了上帝的使者,卻忽略了上帝的信息,正因如此,他錯過了可能得著的拯救。雖然,大利烏攻取巴比倫是無可避免的,但伯沙撒卻不一定要死。

    事實上,巴比倫毫無抵抗就易手了,而伯沙撒這一位愚蠢的君王是惟一送命的。他重視那千人盛筵的成就,過於自己的性命:牆上指頭 所寫的字,本是及時的警告。

    如果他肯重視最後的警告,誰知道他會得著怎樣的憐憫?若是這樣豈不比給解釋文字的但以理封官賜爵更為緊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