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亞伯拉罕的新地



  上帝為亞伯拉罕所定的目的,確實是迦南地,這地名是根據(他曾居住過此地)(Ham)的兒子之名而取的。廣義而言,迦南地包括敘利亞巴勒斯坦(Syria- palestine),創世記第十章十九節所說,從西頓向甫擴展直到迦薩,東至所多瑪和蛾摩拉,北至拉沙(Lasha)(位置不明)。在亞馬拿泥版(Amarna Letters)(主前十四世紀)裡面提到「迦南」地,是和當時埃及所稱的敘羅巴勒斯坦(Syro-palestinian)地區相等,那地區也包括西頓的極北。然而,亞伯拉罕到達的地方,是迦南南部,也是以後稱為巴勒斯坦之地。

一、迦南地

  當亞伯拉罕到達的時候,正是迦南地初期青銅時代,第三千年代即將結束的時候。迦南在早幾世紀前的期間,一直是進步中的一塊地方。從挖掘出土物可看出,初期青銅時代的人,毫無疑問是在一種城邦型態的政府之下,發展了不少城市。有些城市,後來在聖經的事件中,成為重要的地方,如米吉多(Megiddo)、伯善(Bethshan)、示劍、艾城(Ai)、耶利哥(Jericho)和位吉(Lachish),它們早已存在,而且建造得很好,有堅固的城牆。人民主要是迦南族(Canaanite),有自己的語言,希伯來語就是自此發展而來的。
  但是在三千年代後期,亞伯拉罕仍未出現之前,迦南地在入侵的半遊牧民族手下,經歷了一場大改變,自主前2200年左右開始,許多初期青銅時代的良好城市(如米吉多、耶利哥、艾城等)被毀壞、拋棄。那些首先遭受影響的城市,位於約旦河之西,但後來(主前2000年左右之後),也同樣發生於河的東邊,因此城市數目削減,人口稀少,證據可見於巴勒斯坦出土的東西和埃及的咒詛禱文,它們的年代約在廿和十九世紀。從亞摩利人的陶器及他們用的姓名,可看出這場改變是他們帶來的。當時亞摩利人也活動於近東的其他部分。有幾年之久,這些新的居民,滿足於半遊牧生活,在這地區自由地遷徙,但是後來逐漸定居下來,而重建許多他們更早時破壞的城市。

  除了亞伯拉罕的故鄉蘇美和埃及之外,在亞伯拉罕到達之前,巴勒斯坦的文化水準,與當世其他地區相比起來算是高的。入侵的亞摩利人,在亞伯位罕進入此地時,還保持著半遊牧文化,他們當時帶給當地文化一些改變,但基本上仍維持原狀。當地並未經歷到文化水準的降低,所以亞伯拉罕一定看到了存留下來建築優美的城市和屋宇。陶器以不同的形態和大小,展現出複雜動人的裝飾。他所遇見的迦南人,一定是很虔信宗教的,這從不同地方挖掘出土的廟宇和祭壇可證明。但是,假若他們的宗教,像以後在烏加列(Ugarit)所代表的那樣(這相當可能),則這種宗教,是以遵行豐饒儀式為其道德基礎。

二、埃及地

  在族長時代,迦南地可感受到埃及的影響,再加上不久亞伯位罕自己就曾直接去到那地,因此我們在此要提及埃及當時的情形。在第三千年代期間,埃及也有顯著的進步。從主前2600年到主前2200年,第三至第六王朝古王國統治時期(Old KingdomPeroid),埃及文化乃是蓓蕾初綻,宏偉的金字塔就是其結晶。第三王朝的建立老所左爾(Sozer),建造第一座塔即梯階金字塔(The Step Pyramid),而第四王朝的卡弗芮(Khafre)、客弗南(Khefren)和緬固芮(Menkure),分別建築二座最大的金字塔。其他的金字塔,是在第五、第六王朝所建的,雖較小但很重要,因為所謂金字塔文獻(Pyramid Texts)是在這裡發現的,內容包括一些保證法老王平安進入來生的符咒。

  然而埃及在主前2200年至主前2000年之間,即通稱為第一居間時期(The First Intermediate Period),會過了一段艱難的歲月;爭競的法老們自立為王,各省統治老成為封建之主,許多城市不接受外界的權威,而獨立行動。從亞洲來的半遊牧民族,可能就是侵佔巴勒斯坦的民族,這時也來到埃及,增加了混亂的局面。經濟困難,饑荒遍地,人民中間滿了沮喪、失望和悲傷。然而,在這種生活環境中,產生了動人的文學,我們所知道的有「雄辯的農夫」(The Eloquent Peasant)、「易僕術的忠告」(The Admonitions of Ipuwer)、「給梅裡卡爾王的指示」 (The Instruction for King Merikare)。宗教在人民的生活中,佔很重要的地位,但在全埃及沒有統一的宗教,每一個社會有自己獨特的神祉,隨著政治的改變,國家的神也改變。祭司掌管宗教大權,而一般百姓處於害怕的狀況。

亞伯蘭之離鄉背井



  在創世記第十一章31節記載:「他拉帶著他的兒子亞伯蘭(Abram)……從迦勒底的吾珥」出發,意思好像是父親他拉領頭出發,而不是亞伯拉罕。然而,司提反(徒七2)說上帝向亞伯拉罕顯現,而未提到他拉。很可能是做兒子的說服父親同行,因此父親依照族長的優先權,就成為這一個團體的首領。

  我們也會問亞伯拉罕要離開吾珥時,是否知道他的目的地。在創世記第十一章31節,我們又讀到這個團體離開「要往迦南地去」。但在希伯來書第十一章8節說亞伯拉罕離開吾珥,「不知往那裡去」。很可能後面的這段經文是指往特定的地方,而前者提到大的地區。亞伯拉罕知道他該去迦南地,當時那地方對他來說,只是指靠近地中海西邊的一個地方,而不知在那廣大地區中那個確定的位置。

  亞伯拉罕的妻子撒萊(Sarai)與他拉和亞伯拉罕同行,另外有亞伯拉罕的兄弟哈蘭(Haran)之子羅得。亞伯拉罕有兩個兄弟哈蘭和拿鶴,但哈蘭似乎在離開之前就過世了(創十一28)。很明顯,拿鶴後來向北遷移到哈蘭城市(創廿四1015),然而他確實沒有參加過亞伯拉罕一行。

一、在哈蘭停駐

  然而,這四位旅人,在中途曾停止往前。在一直走了約七○○哩路,差不多是全程的三分之二到了哈蘭城,他們被吸引留下來定居。哈蘭位於畢利克河(Bilikh River),流進幼發拉底河的入口處北邊約六○哩的河岸。哈蘭的意思是「路」,它處於主要的駝商隊路線上,聯絡東方(the East)、大馬士革(Damascus)與埃及諸城。相繼控制它的國家素來認為此地是戰略要地,因此常出現在當時的書信與文件中。自從一九五一年的挖掘,指出早在主前三千年代就有人居住,和吾珥一樣,這也是一個月神崇拜中心地。在父親活著時,亞伯拉罕一直在那裡(徒七4)

二、停駐的理由

  亞伯拉罕的目的地既是迦南,而哈蘭位於亞伯拉罕沿幼發拉底河的行程路線之北六○哩,既然不在旅程上,為什麼亞伯位罕停留在那裡,而且還持續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普通的回答是他的父親在哈蘭找到吸引他的東西,以及和在吾珥一樣的月神崇拜,因此就說服他的兒子,在此中斷他們的旅程,亞伯拉罕也許因為長途跋涉,信心減弱了。這種解釋的根據,是假設他拉敬拜拿拿神。支持這種說法的人,找到支持是在約書亞記第廿四章第2節的假設,那兒說以色列的「列祖」,特別提名他拉「事奉別神」,他們假設在這些神中會有拿拿神。

  但是,對這種解釋,我們有理由懷疑。亞伯拉罕本身奉獻給雅巍(即耶和華Yahweh),意思就是說,不論如何他接受過有關於真神的教導,因此,如果他的父親是敬拜拿拿假神,我們就想不通,他的教導從何而來。同時若非由於他拉本身忠於亞伯拉罕所順服的這一位神,他就不會心廿情願偕同他的兒子離開文化進步的吾珥。

  我們需要另外更合於聖經記載的解釋,就是他拉在旅程中身體欠安,只能走到哈蘭。亞伯拉罕知道哈蘭至少在宗教上與吾珥有關係,對年老的父親,更有親切感,就走叉路經過六十哩,找到他父親能重新得力,或可渡其風燭殘年的地方。支持這種解釋的事實,是他拉離開吾珥時,他已經很老,當他到哈蘭沒有多久,亞伯拉罕仍和他同在時,他就死了。而且,這種解釋也說明為何亞伯拉罕願與他父親在一起。值得懷疑的是假若他父親只為了敬拜拿拿神的廟堂,亞伯拉罕是否會挪出一些時間,走這趟叉路。至於約書亞記第廿四章2節,很可能他拉早年除了敬拜耶和華之外,也虔敬拿拿和別的神,但是後來改變了。他可能未曾有過像亞伯拉罕一樣獨一的信仰,但是至少,他曾信仰到一個地步,引導他的兒子敬拜雅巍,而且,當雅巍呼召時,他願意贊同亞伯拉罕離開吾珥的主張。

  由於我們持著這種解釋,因此認為亞伯拉罕與他父親共渡病弱的歲月。他一定知道還未到達上帝所呼召他去的地方,卻擔負孝敬父親的責任。他說服親愛的人與他同行,當然認為離開原來的宗教體系,對他父親有好處,他們可以一起敬拜雅巍,但如今他必須居留於此,好讓父親渡過晚年。亞伯拉罕可能很憂慮,但他還是適當地留下來。可能不自覺地渡過幾個月或幾年,直到他拉逝世,亞伯拉罕就整裝聽候上帝進一步的呼召,繼續向他揀選的地方前進。

以色列的重要性



  以色列在基督教時代以前是小國,但其歷史對世界有重要的影響力。無可諱言,沒有任何國家的歷史,可與其影響力相比。

    上帝藉著摩西(Moses)所頒佈的律法,是上帝所宣告的,適合於以色列幅員與情況的公正律法。他們所持守的基本法則,自那時起印成為立法者的指標。以色列先知中,有當時最偉大的思想家和作家。雖然其他地方也可找到類似他們作品的東西,譬如在埃及易朴衛(Ipu-wer),或尼弗洛呼(Neferrohu)的文章,在米所波人米(Mesopotamia)馬里(Mari)的「先知」與其國王之書信,或亞述國(Assyria)的亞爾伯拉神論(Oracles of Arbella);但是就以色列輝煌的著作所代表的種類,變化和力量來說,卻是沒有其他任何作品可以相與抗衡的。

    以色列的智慧文學,更以哲理表現出這個獨一無二的民族,與上帝、世界和眾生的關係。在此有對白、戲劇、詩篇和格言,對感情、意志和思想,均具吸引力。至今在智慧文學和先知書裡面,有關社會公義以及委身於上帝的人生之崇高地位,這些信息在歷史上的意義永存不變。

  舊約永遠的價值,以宗教和道德性為主,也不可忽略其在藝術上的成果。它包含當時最優異的文學作品。事實上,如約伯記(Job)、詩篇(Psalms)和以賽亞書(Isaiah)中光彩奪目的篇章,在任何時代來說,都是傑作。自古至今,他們不但啟發各處的作家,就連音樂家、畫家、雕刻家和其他各流的藝術家,也受這些書卷的激勵。世界上有不可勝數的優美音樂、繪畫和雕刻,以舊約記載為主題,多少著作以其故事為藍本。

    基督教在這世界上所佔的那一份勢力,自羅馬帝國時代開始,就具有壓倒性,而形成這種舉世無雙的態勢,舊約的影響是難以估計的。

族長時期

    族長之歷史的準確性 , 亞伯拉罕蒙召的意義亞伯拉罕年代之聖經的證據  ,  亞伯拉罕年代之聖經外的證據  ,  吾珥之生活環境   ,   吾珥的宗教  ,  吾珥的統治者   ,  吾珥的第三王朝   ,   亞伯蘭之離鄉背井  ,  亞伯拉罕的新地   ,

希伯來民族的起源

     希伯來民族的起源遷居埃及與希伯來民族的形成  ,

以色列史概論

      以色列史概論  ,   以色列的重要性  ,

2016年10月5日 星期三

大希律王



    太二:1   「當希律王的時候,耶穌生在猶太的伯利恆。有幾個博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

    這是福音書裡第一次提起希律王。不管是史籍,還是考古學的發掘,都給了我們許多豐富的資料認識大希律。

    主前63年,羅馬大將軍龐培(Pompey)託詞說猶大地的兩名馬加比家族(Hasmonaean family)的成員(Hyrcanus II Aristobulus II)兄弟 牆,遂率兵南下,直搗聖城耶路撒冷,猶太地終於淪陷,成為羅馬的一個屬地。龐培將軍任命作大祭司的許爾湛Hyrcanus II管理加利利、撒瑪利亞和猶太地。許爾湛手下有一個精明的大臣,就是以土買人(Idumaean)安提帕特(Antipater),他曉得如何機巧地討好羅馬,特別是Julius Caesar,使自己的家族獲利。Julius Caesar 封他為猶大地的總督(Procurator),還給猶太人許多的特權,如減少稅收。該撒和安提帕特相繼在主前44 43年被暗殺,Mark Antony 接管了羅馬東方的屬地,安提帕特的兩個兒子法賽爾(Phasael)和希律(Herod)被任命為猶大區分封的王(tetrarchs)

    主前40年,帕提亞人(Parthians)入侵敘利亞和猶大地,法賽爾喪命,希律則逃到羅馬。帕提亞人將Aristobulus II 的兒子Antigonus立為祭司和猶太王。主前37年,在羅馬軍隊的支援下,希律重奪猶大地和耶路撒冷,在以後他作為猶太王的34 年裡,他建立了一個極度親羅馬的政權,深得羅馬皇帝Octavian 即以後的亞古士督(Augustus)的歡心。但他由於是以土買人,也就是一半猶太人和一半以東人的血統,所以得不到猶太人的支持,認為他篡位,將本來屬於馬加比家族的Antigonus 的王位奪走。希律王死於主前4年。1967年考古學家發現了一塊石秤,上面刻著「希律王32年,捐助人,忠於該撒,市場的稽查員,3 Minas。」這裡的32年等於主前9年。

    大希律王是一個怎樣的人?老實說,他是的確配得稱為「大希律」,因為在巴勒斯坦的眾領袖中,他是唯一能平定混亂和維持秩序的君王,可能他和父親安提帕特一樣的機巧,懂得怎樣討好羅馬和處理國事。他也是一位偉大的建築師,在國內和國外他都建造了許多建築和設施。最著名的就是重建耶路撒冷的聖殿。
根據約瑟夫的記載,建築工程始於主前23 - 22年,在耶穌潔淨聖殿的時候,工程已進行了46(約二:20),完工時大約是主後63年,離開聖殿被燒燬才七年的時間。這座聖殿比所羅門王的還輝煌,佔據35英畝的土地。除了聖殿,在以色列其他地方,共有21個建築是跟他有關聯的,其中六個特別值得一提,那就是靠近耶利哥城的皇宮古堡Herodium,這是他的埋葬處,也是羅馬帝國第三大的皇宮﹔耶利哥的冬宮﹔死海西部的Masada堡,在主後73年,960名猶太人寧願死在堡中也不肯向羅馬軍投降﹔該撒利亞的海港(Caesarea Maritima),為了提供食水給此城,他建造了龐大的導水管(Aqueduct)(圖一)﹔重建撒瑪利亞城,改名Sebaste﹔在希伯倫,靠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安葬的地方(Cave of Machpelah)建造了一道宏偉的紀念牆。如今,這些建築都成了很多聖地觀光客必到之地。

    但這個人不是因為這些建築而流芳百世,他是因生性嫉妒,無理性的猜疑別人而遺臭萬年。

    太二:16說:「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候,凡兩歲以內的,都殺盡了。」

    只要他猜疑某人是篡他權位的敵手,他就立刻把這人消滅。他曾謀殺他的妻子Mariamne 與她的母親Alexandra,也暗殺了他的長子安提帕特(Antipater)和另兩個兒子Alexander Aristobulus。所以羅馬皇帝亞古士督才會刻薄地說:「做希律的豬,還比做他的兒子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