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

信仰上有偏差的異端思想

    這些異端思想出於對聖經與基本信仰的誤解或無知,主要有下列派別:

         ()孟他努派(Montanist)

    孟他努原為異教祭司,後改信基督。他抗議教會太過世俗化,並嘗試去回復她本來的地位。孟他努派企圖去保存在第二世末期已經消失的那種早期教會的末世氣氛,但這個好動機卻變了質,帶來了悲劇。

         孟他努宣稱他自己不但獲得了啟示之靈,事實上,他自己就是在約翰福音十四章應許的保惠師的化身。啟示的時代已過去,而末期則隨著它的完結來臨。他說:「在我以後再不會有啟示,所以末期將至。」

    孟 他努意識到在舊約及新約中啟示的不同階段,但新的啟示卻只是在倫理與教會學的範疇,而且強調極度嚴格的紀律。他禁止再婚,指摘現存的禁食法太鬆,禁止在逼 迫中打鬥,並指摘羅馬的苦行贖罪規則太寬仁。只有能達到保惠師嚴格要求的,纔是真信徒和聖徒的同伴。孟他努宣稱在弗呂家附近的皮布沙(Pepuza)將有天城耶路撒冷降臨,而他的目的就是去預備一群被召出來的人,使他們作好準備,迎接這件末世事件。

         約在主後207年,特土良(Tertullian)成了最有名的孟他努跟隨者。他特別嚮往刻苦的生活形式,而只有純潔聖徒組成的純潔教會,而非徒有外在組織的教會纔配得赦罪之權的概念深深吸引了他。

    特土良寫道:「所以教會可以赦免眾罪,不是擁有數位監督的教會,而是透過那可由聖靈充滿的人組成聖靈的教會執行。」

    由此可見,孟他努可算是其中最先作出教會性回應 及進行改革運動的團體。
         ()諾窪天派(Novatianist)

    第三世紀中葉,迦太基的主教居普良(Cyprian)提倡居間階級,及聖品制度,他任意的採用「公教會」(Catholic Church,今日的天主教即沿用此稱呼)的 名稱,並且說在公教會之外沒有救恩。當時有一位名叫諾窪天的人起來,竭力反對公教會制度,維護教會的單純。諾窪天又主張嚴厲對待那些在逼迫中曾經背道後又 悔改的信徒,不准他們重回教會,導致與當時佔大多數的寬大派分裂,擁護他的人就自立教會,形成了諾窪天派。許多孟他努派的人覺得他們的理想在這個運動中得 到復興,就紛紛加入諾窪天派,因而產生了一些思想上的影響。從信仰真理的角度來看,諾窪天派原有較正確的立場,但因矯枉過正,變成過猶不及。歷史上有許多 證據顯示,一直到第五世紀還有諾窪天派教會的存在。

         ()多納徒派(Donatist)

    這 個名稱是從他們中間有兩位同名多納徒的領導人而來的。他們受諾窪天派教訓的影響,為著管治方面的不同,而脫離公教會。他們注重擘餅之人的品性,而公教會 認為擘餅的本身更重要。所以在初期的時候,他們中間的人,在品性和行為方面,比公教會的人高尚。在北非洲,他們成為人數最多的一派。
         ()神格唯一論:

    這是二、三世紀企圖維護一神信仰及神性一致的神學運動。可惜,由於未能合理處理聖子的獨立實體的問題,這運動發展成為異端。當中有兩組分明的神學派別:嗣子論(Adoptionism),或動態式能力神格唯一論(Dynamic Monarchians),及形態論(Modalism),或稱為撒伯流主義(Sabelians)

         嗣子論者認為耶穌有上帝的意識,只是上帝將能力與影響力置於耶穌這人身上。其中一位重要支持者是安提阿的主教撒摩撒他(Samosta)的保羅,他因這異端教導而被判罪,並在主後268年被革職。他引人爭議的基督論是說耶穌與先知只是程度上的差異,而他的嗣子論為涅斯多留主義(Nestorianism)建立基礎,並成為日後基督論的議會的基本論題。其他著名的嗣子論者有狄奧多士(Thesodotus)及亞爾特門(Artemon)

         形態論者相信神格的惟一變化方式是一個形態及工作的接續而已。他們同時被稱為父受苦論(Patripassians)者,認為聖父好像聖子一般的受苦。而神格惟一論之形態論的另一個名稱是撒伯流主義,以撒伯流命名。他是一個羅馬宗的神學家。其他著名的形態論者有諾威都(Noetus)和帕克西亞(Praxeaus)

         神格唯一論就這樣引發三一論的爭論,並衍生一雙重的異端。嗣子論者太強調神的合一性,否定了位格的神性。而形態論者則堅信聖父只是用不同形態及方式出現,因此否定了位格的獨特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