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9年12月3日 星期二

華服與破布都為虛空——湯瑪斯•查麥士(1780 – 1847)


自從他1803年開始全職參與基督教事工起,湯瑪斯•查麥士(Thomas Chalmers 貢獻其一生大部分的時光做蘇格蘭窮人的福音。儘管如此,他從未放棄過他在大學期間就培養起來的廣泛興趣愛好;即使在他愛丁堡一個最貧窮地區的家中,他仍能和大學學府及其貴族階級保持頻繁緊密的聯繫。很少有人能像他這樣,雙腳同時穩固紮根在蘇格蘭社會中最貧窮與最富有的階級中。在此篇講道德摘錄中,他分享了這一獨特的視角,提醒富人窮人,此生的身份地位都是暫時的。在上帝的門檻前,華美外袍與襤褸衣衫都無價值。

基督教,從某種意義上說,是最偉大的平等主義。它看人而只在乎其內在組成,

而不根據外在情況;就像對比坐在寶座上的國王和他最卑賤的臣民,在他們如飛易逝的人生旅途中,他們之間的差別其實就如流水無痕一般。他們都一樣在出生時赤身而來。他們都一樣註定面臨朽壞。他們也都一樣為自己的消亡而痛苦不堪。雖然他們一個是被葬在華麗的墓穴之中、而另一個只能被黃土掩埋,但其中最可怕地相似之處是要同樣遭遇肉身的腐爛朽壞。但是基督教要存留每個人裏面不朽的特質;他們雖都因為罪而滅亡,卻也都可以被救贖的恩典挽回。當我們在肉身復活的那一天,會發現曾經擁有富麗華貴外表的人會顯得那麼尷尬屈辱,我們看見君王失去他的冠冕,和他的臣民一起,恐懼戰驚地侍立在尊貴天堂的臺階之下。主人和僕人一樣會受到審判報應;當有人過著邪惡有罪的生活時,……——哦!他自以為只要略施計謀,就可將人玩弄於股掌的權勢,沒想到卻成了他在永恆裏的滔天大罪;這樣看來,與其容他濫用權力,倒不如在他脖頸上綁上磨石、投入深海,對他本人來得更有益處。

湯瑪斯•查麥士的城市事工(1780 – 1847)


有人說:“湯瑪斯•查麥士 Thomas Chalmers)瘋了”,但事實並非如此。這位來自蘇格蘭基爾曼尼(Kilmany)的牧師,不但沒瘋,反而真正恢復了理智。查麥士是一名年輕的長老會牧師,以學識淵博而聞名,在基督裏有又真又活的信仰。歸主之前,查麥士對信仰不冷不熱,這在他同時代人中是比較典型的現象。他在1810年經歷了深刻的歸主過程後,生命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正如他的生命使蘇格蘭也發生了同樣深刻的變化一樣。

十九世紀的格拉斯哥(Glasgow)面臨許多問題:高速發展的工業化、城市化及人口擴張。從17801815年,格拉斯哥的人口由原有的四萬人增長至十二萬人。原本生活穩定的工人群體,隨著工資下降、家庭、工作環境的惡化,陷入水深火熱之中。1775年與美國之間的戰爭,也為格拉斯哥的經濟帶來致命打擊:一直賴以生存的煙草貿易處於崩潰邊緣。所造成的可怕結果就是,人們被迫住在狹窄又潮濕的地窖,衛生條件差,失業率提高,“垃圾和排泄物在淤水中腐爛……因為沒有錢,屍體被迫堆放在早已擁擠不堪的房間好幾天。”

1815年,查麥士就職於著名的特倫(Tron)教區,隨即展開探訪計畫,以確保教會的眾長老能認識教區將近一萬名的會員,並邀請他們參加聚會。他上任不久還發現,整個教區只有一百個孩子曾參加過主日學;這使他非常震驚,於是教育事工也迅速地開展起來。

查麥士鼓勵較富有的成員參與社會事工,以擴大教區的服事人群。查麥士強調,他們並不是 “扶貧”的慈善代表,而是作為同一教會的成員,幫助窮人自給自足。他還培訓許多信徒如何教導兒童。“到1818年後期,主日學的老師從最初的四人增至四十人,並且有一千二百名兒童參加主日學。”

查麥士鼓勵會眾經常和住在教區中最貧窮地區的居民聯絡,使教會和社區重新保持聯繫,以應對墮落時代的挑戰。對於教會的發展趨勢,一些人感到不安,就此離開;但是卻有更多的人加入,頂替了離開的人,為特倫區的事工作貢獻;特倫區的事工也因此聞名於蘇格蘭﹑英格蘭和愛爾蘭。這是查麥士留下的寶貴遺產的一個特殊方面:鼓勵牧者勇於面對圍繞在教會周圍的社區難題。牧者無法獨立完成所有的工作,所以他們必須向教會肢體分享他們的異象,一同努力,邁向成功。

今天,新一代的牧者也正在關注這一呼召,為基督收復大城市的中心地區。湯瑪斯•查麥士的工作模式,會激勵這些牧者,為他們的事工樹立了榜樣。

查麥士

     查麥士牧師(Rev. Thomas Chalmers)  ,

     湯瑪斯•查麥士的城市事工(1780 – 1847) ,

    華服與破布都為虛空——湯瑪斯•查麥士(1780 – 1847)  ,

查麥士牧師(Rev. Thomas Chalmers)

     蘇格蘭自由教會(Free Church of Scotland)成立於1843年。時蘇格蘭的國教會(the “established” Church of Scotland)共有牧師1,203名,而其中474名脫離,另成立總會。其領導者,也是該會首屆總會議長,就是麥士牧師(Rev.Thomas Chalmers, 1780~1847)。
    查麥士牧師於1780年3月17日,生於Anstruther, N.B. Scotland。1802年畢業於聖安得列(St. Andrew)大學,履修數學、自然哲學及神學。其實他於1799年(時19歲)就獲得教職(可講道)執照。1803年任Kilmany的牧師,在職12年,並兼任聖安得利大學的數學助理教授。
    查麥士和當時的多數牧師一樣,週末準備一篇講章,主日在教會講一講,週間五日十分自由。麥士於是成了認真的數學家,和相當不錯的地質學家。約於1809年他才認真地從事考究基督教的確實性,並應邀往《愛丁堡百科辭典》撰寫「基督教的證據」(Evidence of Christianity),更努力達到福音的道德,而體驗到深奧的靈的革命
    1815年麥土改任格拉斯哥(Glasgow)市杜倫(Tron)教會牧師。1817年出版以天文學的新發現和基督教的啟示為主題的連續講道集,年內共刷印9次,共售出二萬冊,聲譽遍及全蘇格蘭。
    1918年轉任同市聖約翰教會牧師。教區內約有20戶貧民家庭,他就將其教區分為25小區,每區(約60至100個家庭)置長老及執事,讓長老關懷靈性需要,由執事從事救濟。開設學校二間,用四位有能力的教員來教導的七百名的兒童,學費一學期只收2至3先令(Shilling,1英鎊是20先令),另開40到50間地方主日學,給一千名以上的兒童有普通及宗教教育的機會。
    1823年麥士就任聖安得烈大學倫理學教授。1828年改任愛丁堡大學的神學教授(Professor of Divinity in th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在任15年。期間於1834年被選為愛丁堡院士會會員,1835年獲牛津大學民法博士。
    1843年5月18日領導成立了蘇格蘭自由教會。自由教會是從國教會脫出,教堂均被沒收。麥士很技巧地設法開闢財源,而迅速地蓋了新的教堂、牧師館及學校,所屬各會員被要求每週捐一便士(pence,一英鎊是二百四十便士),信徒也支持。他在愛丁堡大學成立了自由教會神學院(Free Church College),任其院長,盡瘁於教育,至1847年去世。自由教會神學院就在國教會所屬神學院(1846年更名The New College)之旁。

    查麥士著述甚豐,有20卷以上。著名的有Institutes Of Theology, Bridgewater Treatise等。麥士不僅是一名牧師、神學教育家、教會政治家,更以提倡改革社會經濟、照顧貧窮者的實踐家而聞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