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5年12月22日 星期二

波阿斯 BOAZ

  路得的婆婆拿俄米對他說,女兒啊,我不當為你找個安身之處,使你享福嗎;你與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處,波阿斯不是我們的親族嗎;他今夜在場上簸大麥,你要沫浴抹膏,換上衣服,下到場上,……到他睡的時候,你看準他睡的地方,就進去……他必告訴你所當作的事。……路得就下到場上,照他婆婆所吩咐他的而行。……到了夜半,那人忽然驚醒,……有女子躺在他的腳下;他就說,你是誰,回答說,……路得,……因為你是我一個至近的親屬。波阿斯說,女兒啊,願你蒙耶和華賜福,你末後的恩比先前更大,……女兒啊,現在不要懼怕,凡你所說的,我必照著行,……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為你盡了本分,你只管躺到天亮。(得三l13)
  所羅門建聖殿的時候,在廊子裡造了兩根柱子:其中一根稱為波阿斯——「在他裡面就是力量」(王上七21)


路 得必然同意這一點,對她來說,波阿斯正直可靠,是一根有力的柱子。路得出身外邦,年輕守寡,又窮困,又卑微軟弱,當她初到伯利恆,真是無倚無靠;然而在那 裡,她遇見一位家族中的救贖者,改變了她的生命。這是個愛的故事,裡面所蘊含的純潔,與土師記所記載同一時代的歷史,成了很大的對比。

我們的世代也像路得的時代一樣,充滿暴力和罪惡,我們的需要也和她相同。然而,我們也有一位從伯利恆來的救贖者,隨時願意,並且能夠幫助我們。在裡面就是力量!

該隱 CAIN

  有一日,那 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懷孕,生了該隱,便說,耶和華使我得了一個男子。又生了該隱的兄弟亞伯,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有一日, 該隱拿地裡的出產為供物獻給耶和華;亞伯也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就大大的發 怒,變了臉色。耶和華對該隱說,……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該隱與他兄弟亞伯說話,二人正在田間,該隱起來打他兄弟亞伯,把他殺了。耶和華對該隱說,你兄弟亞伯在哪裡;……你作了什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地開了口,從你手裡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你必流離 飄蕩在地上。該隱……說,我的刑罰大重,……你如今趕逐我……凡遇見我的必殺我。耶和華對他說,凡殺該隱的必遭報七倍。……(創四1—15)
  為什麼該隱成了被放逐者?不單因為他嫉妒亞伯,我們大多數人也曾犯過這罪。也不單因為他殺了兄弟,我們的良心,豈不也曾控告我們腦中閃過的殺人思想嗎?(雖然還沒有行動)。這些都不是!該隱最大的罪,乃是他企圖掩飾罪惡。


    他若等在亞伯的屍體旁,當上帝來臨時,就謙卑認罪,必蒙上帝憐憫。他其實可以將上帝帶到墳邊,承認他可恥的作為,可是他卻未這樣作,反而不耐煩的反問上帝。他不怕上帝,也不為自己的罪懊悔,只懼怕人會殺他,像他對待兄弟一樣。這樣的人,樂園沒有他的分!

該亞法 CAIAPHAS

  內中有一個人,名叫該亞法,本年作大祭司,對他們說,你們不知道什麼。獨不想一個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國滅亡,就是你們的益處。他這話不是出於自己,是 因他本年作大祭司,所以預言耶穌將要替這一國死。也不但替這一國死,並要將上帝四散的子民,都聚集歸一。從那日起他們就商議要殺耶穌。(約十一49—53)
  雖然從前也有人多次想殺主耶穌,但真正付諸行動的這一次陰謀竟是猶太領袖公會所定的。腐敗的大祭司該亞法自詡為這陰謀的設計者,還理直氣壯的辯稱是為了挽救全民族。

約翰告訴我們,該亞法無意中說的話卻成了預言。儘管他不聖潔,但顯明上帝旨意的烏陵和土明(亮光和完全)卻仍藉著他表達出來。不是該亞法能主動的作什麼,而是上帝的管治,使這一個謀害行動成為人類蒙贖、神人和好的方法。上帝永遠不是被動的,可憐的該亞法,只是上帝手中的工具而已。

迦勒 CALEB

  那時猶大人來到吉甲見約書亞,有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兒子迦勒,對約書亞說,耶和華在加低斯巴尼亞,指著我與你對神人摩西所說的話,你都知道了;耶和華的 僕人摩西,……打發我窺探這地,那時我正四十歲;我按著心意回報他;然而同我上去的眾弟兄,使百姓的心消化;但我專心跟從耶和華我的上帝。當日摩西起誓說, 你腳所踏之地,定要歸你和你的子孫,永遠為業;……耶和華照他所應許的,使我存活這四十五年;……現今我八十五歲了,我還是強壯,像摩西打發我去的那天一 樣;無論是爭戰,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時如何,現在還是如何;求你將耶和華那日應許我的這山地給我;……於是約書亞為……迦勒祝福,將希伯侖給他為業。…… 直到今日;因為他專心跟從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書十四6—14)
  迦勒是信心堅固的好榜樣。當十個探子存不信的心回來時,他仍堅定不移,持著不同的靈,這已是極不容易的事。更不容易的是:他能維持這信心幾十年之久,在曠野的歲月中,一直相信上帝的應許。


    他 既不能扭轉上帝對他同時代人的刑罰,又不能離開百姓,單獨進入應許地:他雖與眾人一同在曠野,眾人過四十年失敗的生活,他在靈裡卻與人不同。不信和不耐煩 是很容易傳染的,但迦勒貼近上帝而遠離這些。他不單保守了自己,更成為活的聯結,銜接了一個灰心的世代和一個能擁有上帝基業的新世代。

磯法 CEPHAS

  再次日,約翰同兩個門徒站在那裡。他見耶穌行走,就說,看哪,這是上帝的羔羊。兩個門徒聽見……就跟從了耶穌。耶穌……就問他們說,你們要什麼。他們 說,拉比,在哪裡住。……耶穌說,你們來看。……這一天便與他同住,……跟從耶穌的那兩個人,一個是西門彼得的兄弟安得烈。他先找著自己的哥哥西門,對他 說,我們遇見彌賽亞了,(彌賽亞翻出來,就是基督),於是領他去見耶穌。耶穌看著他說,你是約翰的兒子西門,你要稱為磯法(磯法翻出來,就是彼得)(—35—42)
  這名字希臘文譯作「彼得」,但在早期的信徒中「磯法」似乎較為通用。主耶穌起初為他起這名,非因他的品格,乃是一個應許,一個預言。西門本身不是磐石,上帝卻應許把他造成磐石。


    當我們蒙召時,上帝也給我們一個名字,這是上帝為我們生命所定的計劃。這不是說:「好了,我得著這名字,我自然會變成這個樣子了!

    也不是說:「我可以憑自己的努力成為這樣子!

    好像磯法一樣,惟有當我們看見自己的無望,這預言才會應驗在我們身上。失敗的黑夜過後,復活的黎明就來到,然後是五旬節的白日。

    西門仍是西門,但也是磯法——一塊磐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