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

宗教改革運動之研究-慈運理在蘇黎世的宗教改革

在蘇黎世的改革運動開始於1522年的春天,幾位市民在撒灰節打破了禁食的命令。Buillinger回應了當時隨後發生的事情

在羅馬教會禁止某些時日,吃一些的食物,透過教宗收額外的錢。

上帝的話語清楚地允許在任何時間,吃任何食物,並稱一個撒旦教導禁食,是藉著上 帝所創造並且以感謝。慈運理從講台教導蘇黎世。因為這位基督徒的教導,幾位市民開始從大齋節到週五,吃肉與其他神父所禁止食用的食物。當市議會知道這件事 後,就關了幾名到監獄,而其他就罰款。於是,慈運理開始激烈地傳講這件事,也寫了關於自由與選擇食物的小冊子,於四月出版(Concerning Freedom and Choice of Food)。這是他的第一本書。

Heinrich Bullinger, Reformationsgeschichte I, 69.

官方事件的調查與後續的說明

調查誰在大齋節時吃肉與蛋。

Elsi Flammer一個在Niederdorf的少女印刷商,她說藉她的牧者的帶領下,她在撒灰節烹煮一些臘腸,與會眾們在Einsiedeln’s神父(Leo Jud), Bartholime Pur & Michael Hirt都有吃。而後幾位她的主人的葡萄工人也有吃這個肉。Han Berker看見神父的家如何預備蛋和臘腸。
麵包師傅Bartholime Pur說,在撒灰節他和他的主人慈運理,會眾們在Einsiedeln的神父在大主教Leo Jud, mater Lorenze Keller, Egg的教區牧師,Heini Aberli,麵包師傅Michael Hirtr, Conrad Luchsinger, Conrad Escher,都在印刷商Froschauers家裡的廚房﹔印刷商還提供了兩塊炸火腿。他們切了之後各有一小片。除了會眾在大會堂的牧師慈運理以外,每個人都吃
Emil Egli, Aktensammlung, No.233

關於打破禁食中,最為突出的人物是印刷商Christoph Froschauer。他寫了一封辯護的長信給了蘇黎世市議會。
 
就您的報告所言,我在自己的家中吃肉,這我承認,並且有以下幾點理由﹕我基於自己的財產與工作上的擔子。我日夜工作,從平日到假日,在秩序中道法蘭克福所公定的時日,不停的工作。我是基於保羅書信。我的工人和我能以穀類製品來簡單地支撐著,而我始終無法買魚。

此外,有一些的影響我成了確信上帝的奇異恩典,和真理的亮光和上帝的話語。若我 們要被拯救,這是我們必須確信的。除了聖福音,上帝自己的話語,上帝沒有留下其他東西給我們,我們必須要相信、接受與持守。更確切地說,除非我們的生活與 需求要按著福音的條例,我們不是基督徒。我也成了確信上帝有為蘇黎世市預備,他是在德國沒有地位的牧師,帶來正直與讚美,與我們的城市有正直的對話、且認 識各處的人。在蘇黎世許多受教育的年輕人也許期待德更好。我恩典的主,我不想在這事件中,有任何人被指責與控告。無論我是喜樂或痛苦。真的,我不想做錯。 因此我給了個理由,從我不是那樣渴望,到成了反對律法或宗教的聖經。對我所信的聖經,是確信一個基督徒的生活不是在於吃或喝,不是外在的行為或工作,而是 只在於真實的信、真理與和平。我們在真理、正義與友善的同一的方式中被呼召而一體來活。我相信聖經,沒有一個人能從我來帶走他們。我要跟隨他們,因上帝給 予我恩典與幫助。
Emil Egli, Aktensammlung, No.234

慈運理曾小心地在Froschauer家中避開的打破禁食的規範。但是在一則“關於自由與選擇食物”的講道中教導,三週內他真的明顯地打破了禁食的規定。
 
在上帝的慈愛裡,過去四年中你是如此地渴望聽到關於福音與聖使徒的教導,教導全 能上帝的慈愛,足以使你通過我薄弱的成就中,為你感謝上帝有大大地激起與上帝的慈愛與你的鄰舍中。你也開始全然地相信自己福音的教導,也使他們得以釋放, 那之後,你嘗試藉由人的生命嘗試靈糧的每位,是沒有其他食物能與你歡喜的。那就如同以色列百姓出埃及時,在第一次無法忍受、與不習慣於艱苦的路途裡,當中 有些人期待能回到埃及那裡的食物,就如同大蒜、洋蔥、韭菜,和物質的享受。當他們進入應許之地,且嚐到甘美多汁的水果時,他們就全然忘了抱怨了﹔同樣地在 我們當中在第一次不合宜的政策中跳出,就像現在所為般,那人就如同一匹馬,既不能、也不應從福音的鞭策中,從他們當中去除。他們及時便成了馴良與習於福音 言語的甜美果實,他們從中找到了,不只是從他們過去的黑暗、痛苦、與埃及食物與軛中逃離,更使使所有的弟兄生氣,那是基督徒。無論道哪裡,他們豈不是敢利 用基督徒的自由。

為了凸顯這個事件,一些德國詩的發表,開始友善地在公開的場所與集會中對話與討 論,最後在這段禁食的時間裡,在這個討論的房間中沒有一個人的能為這件事而生氣。他們在一起吃肉、蛋、乳酪與一些禁食中的食物。但是這個觀點是錯的,因為 其中有一些是違法的。從單純好的意見,或其他不是從上帝愛的愛而來的看法與命令(盡我所能的判決),只是他們可能拒絕被教導或提醒一些人。他們可能對其意 見不同,似乎被傷害或犯了錯,按理他們的差異可能擴大。錯誤第三種類型的偽善者是做了相同而祕密地活躍於群眾力量中。說這樣的是,是不應該也不被允許的, 破壞了禁食,就如同他們儘管從未能禁食。若是貧窮的勞工在春天有沈重的生活負擔,且在炎熱的天氣中,因他的工作而吃一些來維持他體力的食物,那樣、在這個 事件中為難之處就是錯誤的。我們市議會為此而大大地去參與這件事、、。我應該作什麼。就如同依靠在心靈上的關懷與福音的寄託,除此在聖經中來尋找,給在錯 誤黑暗中的他們一些光明,因此,沒有人是在無知與知識的缺乏,受傷或攻擊他人中而懊惱。特別是這些人的吃,並非開玩笑或是笨蛋,而是一群正直而有好的良心 的人。因此我將站在邪惡上,就如同一個粗心的牧羊人和一個只為私利的人,對我所照顧的羊應檢討,我不是壯大那弱者和保護強者。為此我寫了一篇關於食物的選 擇與區別的講章。只有以福音與使徒的教導,其中對他們有極大的喜樂與釋放。但是那些他們的心智與良心是污穢的,正如保羅在提多書一15中所說,只有製造破壞..

是否有任何人有其權力來命令人禁食

1.一般基督徒聚會能為他們自己所能接受的禁食,以及對食物上的節制。但並非建立一個公眾性永久的律法。
3.是一個不能也不應多於舊約、少於新約。

4.因舊約已經終止,除非沒有其他方式,應該此時停止;但新約是長久而永不止息。

7.人如何能在上帝的約當中來加增,似乎他能更好?

8.我們已經說了,現在又說,保羅咒詛一個傳講福音以外的人︰『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加一9

10.再說一次『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僕的軛轄治。加五1

11.若有人傳講保羅以外的教導,他應該被咒詛。若保羅沒有傳講食物的選擇,而那人膽敢命令,這咒詛是與他相稱的。

12.我們不能作為強制他人的律法,是愛的律法。而對食物自由地選擇的保證,不是對鄰舍的愛,在這個案例上,自由是公平,需要被教導與了解,那我們不是容易屬乎這誡律與律法。
       13.若是保羅命令我們在基督裡得自由,你為何要做一個命令使我背離它呢?真的,你會強迫我離開。
14.基督對祂的門徒說:「我還有許多話要告訴你們」,祂並非說「我有教你們在人的命令上要如何」,而且是他們所不明白的。但是當真理的靈來到時,祂將教導你所有的真理,他們將透過聖靈的光照,明白所有的事情。而他們若在此時無法明白,也不再煩惱與恐懼。

15.在這事件上對命令的了解,門徒是有罪的。在沒有禁止工作與吃肉,是如同假裝蒙頭般,用買賣的方式,而得以成聖。
這些想法,使我去思考到教會的領袖不僅沒有權力去要求這些事情,且若是他們做這 樣的要求時,他們的罪就極為大。若有誰在這職分上,做出過於所要求的,他可能要受罰。當他們違反了禁令,有多少呢?但是基督是禁止主教們來擊打他們的僕 人。而當有一的命令,被放置在全體不同意的群體中時,這不是迫害嗎?

因此,這樣的命令我留給各位自由的判斷,我依然期待,在面對我有敵意的刁難下,基督的自由能夠更為清楚的產生。這些令人恐懼的叉子將被燒毀。上帝將與我們同在!阿們。我在匆忙中完成,是要儘可能相互能了解。
Zwinghs Samtliche, Werke I, 88-2, 133-6.

在1552年四月,蘇黎世市市議會發佈了一個高據教會地位的命令,但要求要試著做改革。
有鑑於一些人在大齋節的開始,有不恰當的吃肉,而引起了一些看 法,不安與衝突。我們的主、市長、議員和蘇黎世的大議會,提出了聲明與警告,在沒有好的理由與允許下,城鄉的每一個人都不應該大齋節時吃肉,一直到將來有 我們的主康士坦丁的指示。關於吃肉或相似的事件的衝突,和因不恰當言語的而彼此的敵對情況,我們的主,都認為沒有一個人應為此而爭吵並引起衝突,而變得複 雜。每一個人是平和與鎮定的。
Emil Egli, Aktensammlung, No. 237.

宗教辯論在1523年一月確定。這是由市議會所發佈的辯論邀請。 

我們,議會和大議會的市長,在號稱兩百年的蘇黎世市,寄給住在我 們城鄉中的每一位神父、牧師與神職人員。我們歡喜與親切的問候您,就您所知的,我們當中對一切人在傳講福音上,有不同的意見與爭論。有一些人在福音上顯得 完全,而沒有發生爭執。而先前稱為錯誤、叛徒或異端的,他們依然為了基督徒的合一與和平,而提出了從聖經而來的教義作為根據,而來榮耀上帝。因此、我們命 令、期待也要求:牧師、附牧、傳教師,以及每一個在蘇黎世市與境內中的牧者,期盼這一個事件,能在指示下來傳講,或是指摘或是命令領一方的人,都應該在查 理士大帝日一月九日時,於蘇黎世市城裡市議會前的會堂,在我們的面前表明,做清楚的解決。與會者應使用上帝的話語與德語。有幾位學者的協助參與,對我們似 乎是好的。我們將付出關心。未來的講道將證實他自己,也與聖經的真理是一致的。因此,沒有人可以在講壇上傳講他自以為義,卻沒有聖經基礎的講道。

我們將告知我們的想法給親愛的統治者,康士坦丁大帝。所以他或他的代表會出席。若任何人不理會我們的規定,沒有引用聖經,我們將不斷地以我們的知識來反對他。在某個程度上,我們將樂意的排解。


思考與反省

當教會中出現了,出乎常理的規則時,作為教會的領導者-教會的牧者與長執,會如何地看待與處理呢?

面對禁食的與否,中世紀出現了分歧的看法。從大公教會、新教、與市議會中的緊張中,教會的領袖,與會眾的牧師,所說的話,所講的道,都影響了當時代的民眾。

慈運理從一開始以「避開」的方式,來避免直接犯了律法,但是,他也清楚地將自己的神學思考與反省,表現在他所撰寫的冊子上,適時地教導他的信徒,如何來認識這一個命令,並且也引起了整個市議會來思考整個事件的適當性與合法性。

而在這當中,有一項很重要的特質是,清晰的聖經認識與了解。慈運理在整個事件中的提醒、或說一個反擊,是以聖經的話語為依據。並且,以此來訂定了遵守的大原則。他並不以硬性的規則來作為規範,而是以一個較大的範疇,作為「指導原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