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2)

作者: 蔡麗貞
5.三篇改教文章
1520年代馬丁路德寫了很多很多的書。我們只講1520這一年他寫的幾篇文章;我抽其中的三篇。在你們的講義上應該有。第一篇文章──這個應該不算篇,因為它相當長,後來都變成了小冊子。路德改教為什麼會成功呢?因為他每一次寫完文章那個出版商立刻用小冊子把它出版出來,所以整個歐洲的知識分子人手一冊,也就是說他的改教思想是透過印刷術。很快速的流傳到歐洲各個地方。所以他改教成功也是拜印刷術的發明。
A.「致德國基督徒貴族的書」
第一本要跟各位分享的是《致德國基督徒貴族的書》。馬丁路德它改教之所以能夠成功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有一些貴族在保護他,有一些基督徒,德國的貴族在保護他。像胡斯跟威克理夫就沒有這麼幸運了;馬丁路德有貴人相助。所以他就寫信給那一些支持他的德國基督徒貴族們。第二篇文章是《教會被擄到巴比倫》第三篇文章是《論基督徒的自由》。我們先看第一篇。
《致德國基督徒貴族的書》路德在這一篇文章裡面,他專門攻擊教皇制度──天主教的教皇制度。他說教皇制度好像耶利哥的三道城牆,馬丁路德他就用「信徒皆祭司」來攻破這三道城牆。告訴各位有哪三道城牆──他既然是寫給德國的貴族,那就是「政」,教會是「教」,政教之爭。耶利哥的第一道圍牆是教權高於政權,這是羅馬天主教說的。教皇的權力高過貴族的權力,高過政治的權力,這教教權高過政權。耶利哥第二道城牆,教皇有解釋聖經的權力。第三道城牆,教皇有權利召開教會會議。你知道教會會議在中世紀算是非常高的權威,只次於教皇。我再念一次,第一個是教權高於政權,第二個教皇有解釋聖經的權力,第三個教皇有權力召開教會會議,他們要判人家異端都是要教會開會,要教皇的權力,教皇來召開的。馬丁路德用人人皆祭司來攻破這三道圍牆,馬丁路德提出了三點,第一點,政權不在教權之下。這些德國貴族是政權,他們是基督徒。什麼意思呢?路德提出了兩個國度觀,政權跟教權都是上帝所設立的,政府跟教會都是上帝所設立的,所以都有權威。我們明天會提到。在政治的領域裡面,政府當然是最高權威,但是如果在信仰的領域裡面,教會是最高權威。所以他說第一個,政權不在教權之下,看你是牽涉到哪一個領域。第二道攻破圍牆的第二個,人人有解釋聖經的權力,就是人人皆祭司──一個很重要的思想。不是只有教皇才能夠讀聖經、解釋聖經,人人都可以讀聖經,人人都可以領受上帝的話語,人人都可以解釋聖經。第三個基督教政府有權召開教會會議。基督教政府就是指這些貴族們。基督教政府有權召開教會會議改革教會。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這一篇文章還附帶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取消修道主義。馬丁路德原來是修道士,他說把這些修道院都關了,所有神父修女都還俗了,第二個好處是神職人員通通可以結婚。天主教到今天神職人員是不可以結婚的。我們學校最近在四月的時候邀請一個客座老師,一個客座教授,從香港請來的梁佳琳老師。我們請他來講課兩個禮拜;密集班。我最近跟他聯絡,因為我擔心香港是疫區,我很擔心他生病,他生病我就慘了。我就說請你保重,我就說你最近身體如何,他就跟我說其實我下個禮拜就要去台灣了,真理大學邀請我去演講,但是講完以後我就回香港,一個禮拜以後我再來你們華神。我想說這樣你要飛來飛去,我說你可以住在我們家,住到你講課的時候。他就回我的信,他很幽默,他說謝謝你的慷慨接待,他說:面對兩個禮拜我拋妻棄子的日子,我還是趕快回家買贖罪券好一點。最後一句話更幽默,他說宗教改革的壞處,就是半強制神職人員要結婚。
Q
  老師請教一下,就是您今天講的預定論,神揀選的恩典,那不知道是我沒有聽清楚還是什麼,我們在上信仰與生活的時候,我們在傳福音的時候好像對預定論…是不是就代表說人得救是被揀選的,那預定論說人是被揀選的,所以是不是人需要去傳福音?
A
  我今天其實不太敢去碰預定論,因為我覺得一進那個裡面至少要花半個小時辯論賽。我們在創世以前就已經揀選了、被預定了,以弗所書那裡。預定論會不會妨礙我們傳福音的責任?如果他的命運早就已經決定了,生命冊上早就已經寫好了;沒有他的名字就沒有他的名字,你跟他傳了半天他就是不會得救。但是如果他的名字已經登在生命冊上,已經被上帝揀選了,你不用跟他傳福音他也會信主。也就是說預定論會不會影響我們傳福音的熱誠?會不會抹煞我們傳福音的責任?這是個好問題。
其實不是我們今天的範圍,但是既然已經提到了;有沒有誰想要回答?
請問羅馬書九到十一章保羅在討論預定論,那有沒有影響保羅傳福音的熱誠?對保羅而言有沒有衝突?舊約裡面有一位先知他講預定論講得非常強烈,就是以賽亞。以賽亞蒙召的時候你記得上帝怎麼跟他講嗎?有誰肯為我們去呢?我們可以差遣誰呢?以賽亞就很熱血沸騰、很熱情的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很多傳道人蒙召的時候是這一節經文:我在這裡,請差遣我;我也是。接著上帝就跟他說,好我告訴你,你要去傳福音的對象,他們已經眼睛瞎了,耳朵聾了,他們已經心蒙脂油,你怎麼樣跟他們傳,他們就是不會相信;你還要去嗎?以賽亞有沒有去?還是去了。你到了以賽亞書最後大概63章,以賽亞說我從早到晚不斷的去向以色列這些悖逆的人傳福音。對他而言預定論跟傳福音是沒有衝突的。
我們來讀以賽亞書幾處預定論比較強烈的經文。先看我剛才提到的第六章第九節:「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要使這百姓(是誰使呢?是上帝使他們心裡剛硬喔)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上帝很怕人悔改,對不對?)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也就是說以賽亞面對的是一個很艱難的使命,面對的是一個很剛硬的人心,我們再來看以賽亞書四十五章第7節:「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災禍;造作這一切的是我耶和華。」耶和華可以憐憫人、可以施恩於人,可是他也會讓人家心裡剛硬。你嚥的下這一口氣嗎?這是聖經的話。再來看以賽亞書二十六章16節:「耶和華啊!你必派定我們得平安,因為我們所做的事,都是你給我們成就的。」意思就是說我們不能做什麼,我們所有都是上帝為我們做的;上帝早就已經定好了。以賽亞書四十一章第4節:「誰行做成就這事,從起初宣召歷代呢?(什麼叫宣召歷代?就是把將來歷世歷代要發生的事情把它叫出來;也就是說歷世歷代要發生的事,上帝早就計劃好了)就是我耶和華;我是首先的,也與末後的同在。」我們再來看六十三章17節:「耶和華啊,你為何使我們走差離開你的道,使我們心裡剛硬不敬畏你呢?求你為你僕人、為你產業支派的緣故轉回來。」上帝使人心裡柔軟也使人心裡剛硬。但是對以賽亞而言他覺得那是上帝的事情、上帝的主權;而傳福音是人的責任,我還是要去做。我們來看六十五章第2節;到六十六章就結束了;以賽亞他怎麼做呢?他面對的是一個剛硬的時代,但是他說:「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沒有放棄他的責任。他雖然知道他不管怎麼傳人家就是很難信主,但是他還是去做。
我們的答案是說理論上應該不會衝突,因為預定是上帝的事情,我們怎麼知道誰是不是上帝預定得救或是沒有揀選?我們不知道。那傳福音的責任已經託付給我們了,所以我們就去做。但是理論上不會衝突,但是人軟弱的時候,人不想去傳福音的時候我們會拿預定論來當作懶惰的藉口。的確在教會歷史裡面曾經有兩百年,長老會跟信義會──這個講預定論講的最強烈的兩個教派,兩百年沒有差遣一個宣教士。他們就認為反正上帝預定人他們就會得救,不用我們傳福音他們也會得救。是這樣嗎?預定論有抹煞人傳福音的責任嗎?當然沒有。這是奧秘。上帝的預定沒有抹煞人傳福音的責任。兩個同時存在。
還有沒有問題?已經很晚了我們要趕快回去了。讓你們趕快回去明天才會再來。衛牧師有沒有問題?今天衛牧師跟我都很平安。沒有問題我們一起禱告。天父我們感謝你,透過你經上的啟示來教導我們明白真道,我們也感謝你透過先聖先賢、透過保羅、透過奧古斯丁、透過馬丁路德把你的真理闡明的清楚。他們也曾經經歷過信仰的掙扎,他們也曾經發出過痛苦的呼喊。我所願意行的善我不去做,我所不願意做的惡我卻去做。他們曾經被罪惡綑綁;我們想到杜斯妥也夫斯基他也曾經在罪惡裡面打滾。他們對自己絕望,他們開始仰望恩典,他們才開始學習欣賞恩典。我們感謝你在我們還做罪人的時候,耶穌基督就為我們死,從此我們就知道上帝的愛。我們謝謝你。不是因為我們能夠,而是因為耶穌已經為我完成了救恩。我們今天來到你的面前,來領受你的救恩,我們也欣賞你的恩典,謝謝你,雖然人生會經過許多的試煉,我們會軟弱,我們甚至會跌倒,但是耶穌愛我們愛到底,他在寶座的右邊仍然為我們代求;他是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上帝。我們謝謝你,我們的救恩是非常的有把握的,我們是你的兒女,我們如今呼叫阿爸父神,知道上帝到如今都與我們同在。在我們順境、逆境的時候都用永遠的膀臂扶持我們,成為你的兒女何等有福氣,我們謝謝你;繼續恩待我們,在真道上能夠跑得好,能夠跑得穩。禱告靠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