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

巴勒斯坦與敘利亞眾教會

    在 司提反殉道之後,七人中的腓利被迫逃離耶路撒冷,往撒瑪利亞去佈道。撒瑪利亞人雖然被猶太人目為雜種,他們卻也是接受摩西律法,用心遵守的人民。所以在發 源於猶太地的教會,終於成為普世教會的過程中,撒瑪利亞事工佔有過渡階段的意義;何況這也應驗了耶穌升天之前,在橄欖山上所作的預言。接受基督福音的撒瑪 利亞人受了浸,歸入耶穌基督名下,又從彼得與約翰的按手,領受了聖靈。這一件事象徵撒瑪利亞教會的開始。

        巴勒斯坦其餘的地區,無疑的也成為初代信徒傳福音的工場。有人看見腓利在地中海東岸的城市如亞鎖都(Azotus)宣 傳福音,而他顯然沿著濱海平原北上該撒利亞,在當地定居下來。藉著彼得的事工,該撒利亞成為象徵天國之門向外邦人敞開的城市。駐在此城的羅馬總督手下、義 大利軍團中的一名雖未受割禮、卻遵守猶太人禮拜規例與習尚的羅馬軍官哥尼流,將彼得從約帕請來,要就教於他。彼得所傳福音的信息都還沒結束,聖靈就降臨在 一切在場的人身上,外邦聽眾說方言稱讚上帝為大,隨後受了浸,歸於基督名下。這一批人可能是該撒利亞教會的基本成員。

        第一世紀中巴勒斯坦眾教會的狀況,有關史料付之闕如,不過,在公元七十年,耶路撒冷城被羅馬軍隊毀滅之後,必定遭受嚴重的打擊。哈德良(Hardrian)皇帝治世的猶太叛變(主後132~135)之後,以耶路撒冷為首的巴勒斯坦的各基督教會只能茍延殘喘,對帝國其他地區的眾教會,可以說毫無影想力可言了。

        然 而,巴勒斯坦不是當時唯一播種福音的工場。雖然耶路撒冷教會並沒有立即發動對外邦人廣泛的宣教事工,那些與七人委員會屬於同一成分的希利尼化猶太基督徒卻 負起這責任。他們由於在耶路撒冷遭受逼迫而逃亡各地,其中一地就是具有強烈國際色彩的敘利亞的安提阿,亦即七人委員之一,尼哥拉的故鄉。在當地有很多猶太 人,自然成為這些基督徒傳福音的對象。可是他們中間有人採取新的步驟,開始向那些向來與會堂不相干的外邦人傳道,造成了新局面。這些歸依基督的外邦人,藉 著悔改與信主而領受聖靈,僅憑聖靈的恩賜,不用奉行猶太教的儀式規條,就被接納為教會正式的會友。

        這 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情況。腓利向撒瑪利亞人傳道時,他的對象是那些既接受又實踐摩西律法的人。彼得對哥尼流他們傳道時,那些聽眾都是多少與會堂有聯繫,也奉 行猶太教一些規條的人。耶路撒冷教會自然很關切安提阿教會的新發展是否正當。令人激賞的是,奉派調查此案的巴拿巴,不但贊許在那裏已成就的事,甚至留下 來,邀得大數的掃羅與他同工約一年之久,向猶太人與外邦人傳福音。

        接 納外邦人進入教會這件事,使那一群門徒得到一個新名稱。到此時為止,教會一向在猶太教的體制中生活,而門徒也堅持他們代表真猶太教,應驗了上帝對以色列的 應許,而不感覺必須為自己取一個名稱。如今,安提阿教會因為外邦人和猶太人都同屬於一個團契裏,而與會堂分道揚鑣了。因此,教會裏的信徒開始被稱為基督徒 了。無論這名稱是外人為了取笑信徒而加給他們的,或這名稱來自信徒的自稱,值得注意的是:它剛好在教會把猶太信徒和外邦信徒一視同仁的時候出現。

        安提阿教會有活潑的生命力,在各種事工上表現出美好的見證。在革老丟(Claudius)皇 帝年間發生大饑荒時,安提阿教會就慷慨解囊,把捐款託巴拿巴和掃羅送往耶路撒冷教會,表現出主內手足之情。這教會也熱心宣教,差派巴拿巴和掃羅往外傳道, 堪稱初代教會史上,最重要而有成就的差傳中心。比起巴勒斯坦眾教會逐漸的衰微,敘利亞眾教會卻日見興旺,在以後的歷史中,無論在教會治理或神學造詣方面, 長期保持舉足輕重的地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