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日 星期三

亞流主義(Arianism)


    亞流主義係由亞歷山大十二轄區之一的保加里堂(Baucalis)的資深長老亞流  (Arius)而得名。他於主後 318 年左右公開發表他的主張:只有聖父是真神;聖  子本質上與上帝不同。無論從本性或權利方面看,聖子不具有如不朽、至高權威、完善智慧、良善純潔等神性。他在聖父生他以前並不存在。他是聖父所造,是受造物,但是他是所有其餘受造物的創造者,所以聖子是”一切被造以先的首生者”。但是他與神並非一體,與上帝的關係也不親密。

    亞流認為聖子乃藉上帝的恩典和喜愛而稱為”神”,他在實際生活中無罪,也不改變,但不是本性如此。此外,聖子需從天父那裡領受智慧與光,來向世人  彰顯聖父。他相信”道”或聖子在肉身的基督中替代了人的靈魂。與這道結合  的只是肉體,不是整個人性。  

    不久,在亞歷山大城舉行由埃及和利比亞主教們出席的一次會議,決定將亞流和 12 位教界人員包括兩位主教,逐出教會,但事情沒有那麼容易解決。亞流  向安提阿舊日恩師路思安(Lucian)門下同學求援,路思安是個很有影響力的教師,於數年前殉道。同門裡面有尼哥美地亞(Nicomedia)主教優西比烏,他運用他和宮廷的關係,使局面對亞流的同情者有利。後來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寫〈古教會史〉也在他的主教轄區尋為亞流尋找支持者,他很快就遇上了麻煩。因為西羅馬帝國的皇帝君士坦丁又成為東羅馬帝國的皇帝。他發現他的新領土居然因一件”神學小事”而分裂。他派他的宗教顧問西班牙主教老和修到亞歷山大調停,但未成功,遂於325 年在尼哥美地亞的尼西亞(Nicaea)開歷史上第一次的大公會議。

    尼西亞第一次大公會議,許多主教和長老帶著大逼迫留下的傷痕出現。在君士坦丁的主導下,約有 250 300 人位主教出席。中心議題為「基督究竟是真 神,抑僅為首先最大的受造物」。出席除了少數來自西方教會外,其餘都是東方教會代表。其中分為亞流派,亞歷山大學派(亞他那修)及由歷史家優西比烏所領導的中間派。當時亞流主義學派的代表優西比烏用經文立論權威,但卻沒充分討論下受到否定。君士坦丁皇帝要求下會議採納了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所倡議的「聖子與聖父同質」(homoousia)。結果全體主教簽署通過《尼西亞信經》。沒有簽署的兩位主教與亞流被驅逐,亞流派被斥為異端。西方教會受 特土良(Tertullian)的影響,忠於尼西亞會議結果,奠下三位一體為基督教傳統教義的基礎。

    此次會議,亞流派的主力戰將是尼哥美地亞主教優西比烏。此人足智多謀,政治手腕厲害,在尼西亞會議之後,領導亞流派的反撲得勢,造成亞流派在政治上的勝利。亞歷山德是正統信仰派的領袖,獲得一些主教的支持。他最得力的助手是亞歷山大城的執事長(在當時是主教或長老的助理)亞他那修 Athanathius)。他是年輕有為的神學家,已經出版其名著《聖道成為肉身》(On the Incarnation of the Divine Word)。他洞悉亞流異端思想的嚴重後果,後來繼任亞歷山大主教,領導正統信仰派堅守尼西亞信經。他雖然多次遭受亞流派的政治迫害,但是堅持作為中流砥柱,死守善道,使得正統信仰至終得勝亞流異端。

西羅馬帝國的覆亡


    日耳曼民族威脅羅馬帝國邊境已有幾的世紀,但最後毀滅西羅馬帝國的,卻是些新興民族汪達爾人(Vandali)、勃艮底人(Burgundians)、倫巴底人(Lombards)和一些別的民族。其中最重要的是哥特人(Goths)〈或譯哥德人〉,他們約於西元三世紀中葉進攻羅馬帝國。西哥特人侵占了羅馬帝國大吉亞省(Dacia),逼使皇帝奧理良(Aurelian)於主後271年放棄了這個省。

    西哥特人佔領大吉亞期間,先前進擊帝國時俘虜的羅馬人,給他們引進了基督教。大約在君士坦丁主政結束時,信奉基督教的羅馬俘虜中的一個後人烏斐拉(Ulfilas),被亞流派的一個主教任命為基督徒社區領袖;於是西哥特人成為亞流派基督徒,後來把他們那種特別的基督教,船給帝國邊境上大部分日耳曼民族。烏斐拉最重要的成就,是把聖經譯成哥特文,為了從事這項工作,他發明了哥特文的字母。

    《銀聖經》(拉丁文Codex argenteus,原意《銀書》)歷史意義非凡,是六世紀時期以哥特人所使用的東日耳曼語系哥特文寫成。一九九五年四月下午一點多左右,兩名蒙面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從烏普薩拉大學圖書館展覽櫃搶走有1500年歷史的《銀聖經》書頁。

    羅馬帝國從三世紀混亂狀態中復原後,享受了幾乎常達一世紀較安定的日子。378年的亞得良堡之役給後來毀滅性的災難敲響第一次的警鐘。西哥特人早已在匈奴人那理取得在帝國境內的避難地,但是在那裡他們受到羅馬人的虐待,在叛亂中他們消滅了皇帝華倫斯和他率領的大軍。東羅馬皇帝狄奧多西好不容易馴服了西哥特人,但准許他們以羅馬盟友身份居住在國境內,有他們自己的統治者,還依時向帝國領取一份津貼。

    395年,東羅馬帝國被狄奧多西的兩個兒子瓜分。西哥特人的新任國王阿拉利(Alaric)開始利用東、西羅馬帝國之間的不和,加上東羅馬帝國的挑撥,於401年進攻義大利。410824日夜裡突襲羅馬城,搶掠了三天後很快撤出,對帝國並沒有造成太大的永久影響,但心理上打擊很大。這是八百年來第一次羅馬為外敵侵佔。遠在伯利恆修院中的耶柔米啜泣著說:”征服了整個世界的城市,現在給人征服了!”

    阿拉利死後,西哥特人又回到高盧。此時羅馬不再是西羅馬帝國的行政中心,羅馬之劫對整個帝國並不是嚴重的打擊。皇帝與其宮廷已遷到有沼澤保護十分安全的沿海城市拉溫那(Revenna)。可是高盧反處於絕望的困境,又受到一群新的野蠻民族的襲擊─汪達爾人、阿蘭人(Alans)、蘇維匯人(Suevi)、法蘭克人(Franks)和勃艮底人。不列顛(Britain)這時因被盎格魯‧撒克遜人(Anglo-Saxons)3領。傳說中的亞瑟王雖然不是擁有圓桌武士的皇室英雄,但可能是基督教的不列顛成功反抗異教徒的最後ㄧ位軍事領袖。

    匈奴王阿提拉應是野蠻民族中最出名的,但匈奴人對羅馬帝國的衝擊反而比不上西哥特人、汪達爾人和其他野蠻民族。阿提拉於452年侵入義大利,根據傳說,他給一個由教宗利奧一世率領的羅馬代表團說服後退兵。阿提拉翌年身亡,軍隊瓦解,匈奴人為周圍的人口所吸收。

    這之間,另一個由該賽利(Gaiseric)率領的日耳曼民族汪達爾人,於主後429年從西班牙渡海進入北非;到了435年已控制了大部分沿海地區。他們掌握大海後,於455年揮軍進攻羅馬。羅馬人既無準備,又群龍無首。據說又是利奧主教再度救了羅馬,他請求該賽利在劫掠羅馬十四日中務須克制。其後二十年,羅馬人常和汪達爾人作戰,朝廷之內譎詭多變;在這些陰謀中,傀儡皇帝由野蠻民族的將軍們任意廢立。最後由駐在義大利的蠻族羅馬軍隊叛變〈羅馬人的羅馬軍隊早已不存在〉,推舉禁衛軍中的一位蠻族將領鄂克多(Odoacer)為王。他於476年廢除了西羅馬最後ㄧ位皇帝─年幼的羅穆路‧奧古士都路(Romulus Augustulus) ,把他的王權標誌送給東羅馬皇帝哲諾,表示向君士坦丁堡的政府效忠,並請承認他為西羅馬統治者。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