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潘能伯格(Wolfhart Pannenberg)

宗教的福音必須受到檢驗, 看它是掩蓋或是突出了人的此在的無限開放性。
——潘能伯格—— 
 
潘能伯格(Wolfhart Pannenberg)是當代德語新教神學界中頗具 影響力的思想家和學者。
五十年代,他曾師事神學大師卡爾.巴特(Karl Barth)研讀神學; 但是,不滿巴特只強調上帝的話而輕忽現代人文/社會科學的學問研究。

六十年代,曾與一批年輕的學者發表論文集——〈作為歷史的啟示〉 (Revelation as History),聲名鵲起, 形成德國第一個不以二十年代辯證神學為範本的神學派別——潘能伯格學派; 其神學進路依循兩項原則:神學必須與現代人文/社會科學相融構,不應退返到啟 蒙思想時代以前的狀態;在多元文化/思想處境中,神學應走向一種綜 合性的建構,承擔整合烈散的思想/知識狀況的任務。

如此一來,便可使神學達到共同參與現代人文/社會科學的全面對話之效,以顯明現代 人文/社會科學的限度和神學思想在學術領域中的合理性。因此,潘能 伯格在1962年所出版第一本有關人類學與神學的著作——〈人是什 麼—從神學看當代人類學〉,便是前述神學進路的思想呈現。

潘氏著力撰寫人類學與神學之間的互動關係,其主要動機便在 該書第一章中破題立現:我們生活在一個人類學時代。一門關於人的廣 泛科學是當代思想追求的主要目標。

今天,研究人的各門科學必須以最 恰當的方式,普遍有意識地奪取過去形而上學所佔有的位置;並且,應 深刻體現人們的意識自近代所經驗的轉變:人不願意再適應世界和自然 的秩序,而是想統治世界。因此,在面對人在世界面前的構造自由,提 出「人自身究竟是什麼」此一問題,就顯得十分迫切。

當代人類學——啟蒙運動的科學產物,其思想背景正是要把對 人的解釋從基督教的神學架構中解放出來,就人而論人——所揭示人獨 有的超越和超出自己的此在之一切現存規則而提出問題和向前推進的 自由,叫做「對世界開放」。

這一表述用一個詞說明了使人成為人、使 人與動物區別開來,以及使人從根本上高於人之外的自然界的基本特 徵;也就是說,人總是能夠不斷地獲得新奇的事物和新穎的經驗,並做 出無限多可能的回答;然而,動物則只是對一些有限的事物和經驗做出 本能的回答。

根據前述概念,人不是被束縛於其所處環境中的被動存有,而 是可以不斷獲取新的經驗和創造新的環境,因而不斷地向新的事物開 放。思想及此,當代人類學便止步了;然而,潘氏注意到:人在自己的 創造物中,包括已創造和將要創造的新事物中,仍無法得到永久的安寧 和滿足,始終以一個相應無限的、超越此在的彼岸對象為追求的目標, 此彼岸對象即為上帝。
因此,潘氏從神學的視角,將論述分為十一章, 其主題環繞著人的雙重特性:人的此在性和對世界的開放性,由這雙重 張力性格探討人與宇宙、社會、以及人與人的關係;並歸納其結論:對 世界開放的核心是對上帝開放;人之所以為人,也就是這種經由世界趨 向上帝的運動。因而從神學的思維角度彌補了當代人類學的思考限制。

但是,潘氏此一看法引出一個實踐問題,便是:人對世界的開 放性導出人對上帝的開放性之後,並沒有轉而提及人對上帝的開放性 「如何影響」人對世界的開放性;亦即忽略人對上帝的信仰會對人在世 界上的生活和創造活動有何進一步的影響。

德國神學家莫特曼(J. Moltmann)曾批評潘氏把神學家的責任看做只是以不同方式來解釋世 界,而不是去改造世界,以期實現上帝的應許。因此,個人認為:潘氏 熱心參與人文/社會科學專業化地討論問題,而非膚淺或簡單化約地批 評的精神,值得台灣神學工作者傚法與學習;然其改造和創造世界的實 踐精神欠缺,可引為自戒。

馬丁路德鼓勵早婚

馬丁路德認為﹕「凡知道自己不適合獨身生活的人應該趕快做些功夫,奉上帝的名趕快結婚,男孩子最晚廿歲﹑女孩子在十五歲到十八歲之間就應該結婚,這是他們 正健康而適合結婚的年齡。」實則,現代人晚婚所牽涉的因素很多,路德的時代和今天有許多情況不同,有時很難相提並論,但是也不乏遇到一些相同的困境,譬如 說,經濟問題。

沒錢娶老婆﹖

 關於這一點,不禁讓我想起路德在一五二二年所寫的一篇講道詞〈論婚姻生活〉(The Estate of Marriage)。雖然,路德所面對的社會處境和我們現在的處境有許多的不同,但是一些信仰的態度也值得我們思考,特提出來與大家分享。

 在這一篇講道詞中,路德認為﹕「最後,我要回應一個強而有力反對結婚的理由,有些人說,沒錯,婚姻生活的確是一件美事,但我如何能維持一個家庭的生計呢﹖我沒有錢去娶個老婆來過婚姻生活。」

 針對這一點,路德認為﹕「從這種想法,我們知道這種人沒有信心,並懷疑上帝的美善和真理。因為沒有信心,難怪淫亂和一切其他不幸的事都尾隨而來。也因為沒有信心,他們首先只想確定物質的資源,哪裡可以吃﹑喝﹑穿(參馬太福音六章31節)。

娶妻為富貴﹖

 沒錯,他們想做的是逃離創世記三章19節的網羅﹕『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他們是只想當貪心﹑懶惰﹑不必工作的無賴。因此,他們也會結婚,條件是他們能夠娶到有錢﹑貌美﹑敬虔和仁慈的老婆。

 讓這些不信的人走他們的路吧﹔不必再跟這些人辯論,就算他們幸運地找到這樣的妻子,他們的婚姻也是非基督徒的﹑沒有信心的。只有當滿足他們需要,不需要上帝時,他們才會信靠上帝。」

從婚姻中操練信仰

 在追求信仰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人都一直強調「要有信心」,然而,究竟如何增強我們的信心呢﹖終日讀經嗎﹖參加特會嗎﹖禁食禱告嗎﹖還是去粉刷教 會的牆壁﹑清掃教會的廁所﹖到處傳福音嗎﹖我想,這些都不無小補,但是,最方便而實際的莫過於在我們每一天的生活,特別是從婚姻生活當中操練。

 你想經歷聖靈充滿嗎﹖不必坐飛機到韓國去參加聖徒訪韓大會,只要從「洗碗」開始,特別是當你討厭洗碗的時候﹔從和你配偶的相處時就可以操練,特別是當你們吵架的時候。

上帝供應所需

 路德繼續推論,他說,不要整天想著沒錢養活老婆﹑沒錢提供小孩子吃飯﹑上幼稚園,他這樣說﹕「凡以基督徒的身份進入婚姻生活者,都必須不以貧窮﹑被人鄙視和擔任不重要的工作為恥。

 他應該為此而感到滿足﹕第一﹑他的地位和職業都是上帝所喜悅的﹔第二﹑只要他盡力而為,上帝會供給他一切的需要,就算他不能變成一個大地主或王子,他也可以當一個男僕或女僕。

 上帝在馬太福音六章25﹑33節應許我們,不要憂慮吃什麼﹑喝什麼,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就都要加給你們。另外,在詩篇卅七篇25節說,我從 前年幼,現在年老,卻未見過義人被棄,也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一個人若不相信這些話,這也難怪他會遭飢餓﹑口渴﹑寒冷和討飯之苦了。

樂於施捨

 路德實在是一個偉大的人,如果我們讀他的傳記就會知道,他自己雖然都沒得吃了,但是只要是來向他尋求生活幫助的,他從不讓人空手而回。這一個還俗的天主教的神父,後來取了一個還俗的天主教修女,他們的婚姻,在當時可以說是轟動一時。

 有一次,他們家貴重的東西都送給人送光了,路德還想將他們結婚時,別人所送的一個珍貴的禮物拿去送人,還好他老婆事先料到而把東西藏起來。

 其實,當我們查創世記的時候就會發現,上帝在創世記第一章已經充分地顯示出祂是如何供應我們所需﹔在創造人之前,祂先創造﹑準備好天上地下的萬物,連同 一切走獸和生長的植物。在我們未開口以前,已經為我們準備好充裕的食物和衣著。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工作﹑不要懶惰,我們就必然得到衣食的供應。

享受婚姻之樂

 看到路德這種有大信心的人所講出這種充滿信心的話,常常叫我汗顏,特別是對比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種憂慮。就婚姻議題而言,如果一個人對於婚姻有真正的 認識,知道它是上帝所設﹔知道婚姻生活中一切看似無聊的洗碗﹑擦地﹑哄小孩睡覺,都是上帝為我們所設最真實美好的生活﹔知道雖有工作﹑學業的壓力,但仍願 意接受「要愛妻子或丈夫﹑孩子的婚姻生活」的挑戰,我想,即便在今天,十五歲也能結婚了。

 一個人若沒有這種認識﹑不願迎接這種挑戰﹑不願接受上帝要賜給我們婚姻生活的喜樂,不願體會上帝究竟要我們過什麼樣的生活,那麼,最好不要太早結婚,就算九十歲才結婚也是太早。

(作者為台灣神學院神學生,本文刊登於基督教論壇報)


附註:
《早點結婚也不錯》文:陳小小

現代人書越讀越多,求學生涯不斷延後。讀高雄女中的時候,尊貴的訓導主任勉勵我們學生要端莊自愛,她說我們學校以前以「新娘學校」為名,很多家長來打聽那 個學生不錯,就來下聘,優秀的學姐們一畢業就嫁人。她再三囑咐要我們謹慎自守,不可讓學校這麼美好的傳統沾染污點。在台下聽訓的我們,聽到訓導主任講「高 中畢業就當新娘」,感到十分驚訝。因為我們高中畢業可是得努力考上好大學,大學畢業才有資格當新娘。

等到我二十一歲大學畢業時才發現,幾乎沒有大學生一畢業就結婚,大家不是去考研究所,不然也先工作個幾年才結婚。可是我跟我的男友已經交往兩年了,熱戀激 情已然退去。牽手不再有觸電的感覺,一副老夫老妻樣,不結婚撐著,兩人台灣一南一北分隔兩地,感情發展越來越奇怪。三不五時為小事情爭吵,很久沒見面連對 方的長相也想不起來。有天我跟我男友說「我們的情感真像是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他也同意。這才想起曾有位輔導說過「交往一年,就可以結婚了。所以 不要太早隨便跟人交往。」我們當時才深深體會這個輔導所言之意。但是感情這種東西,誰能先預定自己某年結婚,然後之前一年開始找個對象戀愛呢?

兩年後,我男友碩士即將畢業,準備要讀博士。他說妳等我博士讀完,我們再結婚吧。我心裡算一算,等他博士讀完,不就是再等個四、五年,那我豈不二十九歲 了?於是我撂下狠話,「要嘛,你就碩士升博士的這個暑假娶我,不然你就去娶別人好了,我可不要冒險在三十歲生小孩,到時還得去羊膜穿刺檢查是不是唐寶寶。 而且若是唐寶寶,我們基督徒能把他給墮胎嗎?」兩人就這樣一個月之內訂婚、兩個月後結婚。結果我竟是大學同班與學校團契裡第一個結婚,勇奪雙料冠軍寶座。

周圍的人常很驚訝地說「你們倆什麼事業都沒有,還在讀書,怎麼養活自己?」然而他有獎學金,我可兼家教,兩人一起,食衣住行全都共用,開銷省了一半之多, 每個月收支都平衡,從來沒有跟父母拿過半毛錢,甚至寒暑假還有餘錢騎摩托車環島旅行。另外,早點結婚,還可以計畫何時生小孩。不像周圍的朋友,三十多歲才 結婚,因著高齡恐有風險,多半一兩年之內就得生小孩,早婚的我們卻可以自在的享受好幾年只有兩人的逍遙生活。

後來看了一些婚姻的書籍,更是感謝上帝讓我們能早點結婚。婚姻專家說晚婚的女人壓力會非常大。因為女人在結婚前,是被男人捧在手上呵護、被男人服侍。但是 結婚後,角色三百六十度大轉變,女人變成「老婆、媽媽、媳婦」。這三種角色傳統上是去服事其他人。而若是晚婚,就得在一兩年內同時承受這三種角色變化所帶 來的壓力。而我自己個性不十分成熟、EQ也不高,上帝讓我可以用四年的時間,從女友的角色轉換成老婆,之後接下來才把「為人母親、與公婆同住」的功課交給 我。因著時間拖長而換取足夠的成長空間,於是順利避開婚姻中的三大危險期。而我也看到很多朋友因為在一年內,同時面臨三大危機,有些夫婦竟以冷漠相對;有 些乾脆離婚收場,或是夫妻兩人跟父母決裂、不相往來。

早點結婚對我們這種需要時間增長EQ的人,好處不少。如果你也有合適的對象,估算一下收支是否可以平衡,那麼不妨考慮早點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