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8年5月27日 星期日

循理聖潔運動


    談到更新運動本身,它的這個根是更早的,更早的,這跟英國的那一個聖潔的運動的背景有關係。先來看的第一個,就是循理聖潔運動的這個根,這個追溯到衛斯理,特別是衛斯理本身,他的教導,他的歸正,重生得救。

    衛斯理本身在一七三八年,他的Aldersgate的這個conversion的經驗,他的這個歸正的經驗,成為一個典範。衛斯理自己寫到在那個時候他雖然已經是一個傳道人,他也到了美國的喬治亞州在那裏向印第安人傳福音。

    直到一七三八年的那個晚上,在倫敦的Aldersgate 那條街上,他看到有人在聚會就進去,聽到有人在閱讀馬丁路德的這個羅馬書的註釋,他在聽的時候,他提到說他的心就感覺到一種奇妙的溫暖。那麼這個經驗,我們知道,對衛斯理來講是一個生命轉變的經驗,這個經驗本身變成後來整個運動的一個生命的一個榜樣。看到一個人重生得救以後,他也必須要有類同的這種的所謂第二次祝福的經驗。

    衛斯理本身在他神學裏面也談到,信徒們本身不但要重生得救,但是要進入完全的成聖,進入基督徒的完全。這個完全成聖很多時候被誤解,誤解為就是在今生不犯罪。

    有人對衛斯理的這個教導有誤解,不是在今生達到完全不犯罪,完全成聖。在衛斯理的了解之下就是一個追求的人,一個基督徒他要繼續地成聖,學習像他的主耶穌基督一樣,他把完全成聖說成是純潔的愛,我們可以單純地來愛上帝。完全成聖的信徒,他不會自願地選擇去犯罪,越來越不願意去犯罪,不是說達到不犯罪的一個境況。

    一位衛斯理的助理,叫做John Fletcher,他最早在他作品裏面,談到這個所謂的第二次的這樣的一個祝福為聖靈的洗。在Fletcher的了解之下,這樣的一個洗本身帶出來的是一種屬靈的能力,一種內在的潔淨。

    所以談到近代這樣的一個五旬節靈恩運動,它歷史神學的這個根,是回顧到衛斯理這樣的一個經歷的裏面,衛斯理的教導裏面,甚至於衛斯理被稱為是整個五旬節運動的那一個Grandfather,那一位祖父,所以他的教導,影響到整個五旬節派的這個教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