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8年3月6日 星期二

范泰爾思想簡介與護教學的本質(5)

對前提式護教方法的評估與批判
一、John Montgomery’s “Once Upon An Apriori” in Jerusalem and Athens (380-392)
  A. Montgomery的觀點
1.      Tlon的比喻:如果事實與內在的一致性不足以使人能夠分辨真實的世界與幻想的Tlon世界的話,那麼這兩的世界就實在無可區分了!那麼,我們如何可能顯出真實世界的真實性呢?范泰爾唯一的答案,就是:恩典、啟示、聖經、聖靈!
2.      ShadoksGibis的 漫畫:兩類人都想佔領地球,他們各自有自己的揀選論、聖經、聖靈,是兩套完全不相合的系統,兩邊都宣稱自己是真理,但都不提出證據,他們都喊著說:「你們 若不接受我們的神,就看不到這些證據!「你的偏見是你的罪造成的!」當兩邊都堅持自己的預設立場是對的時,就只能成僵局!在真實的世界裡,我們一定得用事 實來打破僵局,前提式護教學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3.      敘利亞神 學家的比喻:國王的兒子離開了家,在遠方生了病!國王聽說了,就差人送藥給他的兒子,但同時,國王的仇敵也打發人送假藥給他的兒子,說是國王送來的,想要 毒死他。這兒子該怎麼辦呢?經由醫生的幫助,這個兒子做了以下三方面的檢驗:哪邊凸顯父親的人格?哪邊能正確地解釋病的性質?哪邊所描述的治療方法更合 理?滿足以上三個條件的,才是真正的解藥!同樣地,在多元的社會裡,我們需要證據、證明!連主耶穌都用歷史的證據為福音的真理辯護!
4.      結論:護教學需要(1) 用歸納法把事實與假象分開;(2) 比較雙方的見解,看看誰最合事實;(3) 使用歸納法並不表示不接受啟示的權威,而是提供分辨真假的舞台;(4) 讓非基督徒看見,比較證據是一件他天天都在做的事,他沒有理由不接受基督教所提出的證據;(5) 與神學/教義學有所分別:“But apologetics is directed to unbelievers-to those who by definition do not accept God’s Word as divine utterance. Here the focus must be on their needs, and the starting-point has to be the common rationality (the inductive and deductive procedures) which all men share. If we insist that non-Christians begin in our sphere of Christian commitment, we ask for the impossible and vitiate all opportunity of reaching them” (p. 391).
  B. 范泰爾的答辯
1.      雖然Montgomery用比喻凸顯他與范泰爾的差異,但對現代人而言,甚至新正統而言,這差異如同芝麻蒜皮,因為二者都接受聖經的絕對權威!
2.      Montgomery走的是路德─Butler─分析哲學路線,用歷史的客觀性為信仰辯證;
3.      極端的加爾文主義者想用邏輯演繹法把聖經串成一個系統,這並不符合聖經內部所呈現的張力;亞米念派,循Butler之路,想用歸納法證明聖經的可靠性,但後者沒有意識到歸納哲學的背後是隨機的世界觀,而非由神主權引導的世界。
4.      言下之意:Montgomery雖高舉聖經的權威,卻在方法上與對方站在同一邊,等於是接受了隨機的世界觀!換言之,Montgomery的護教方法與神學觀點不符。
5.      非基督徒/或反神觀點之所以聽起來有理(即隨機論),是因為這世界是在神的掌控之中,小女兒能打父親的耳光是因為父親讓她站在他的膝蓋上!
  C. 講員的補充
        1. 范泰爾的護教學是對應時代的挑戰而生,這時代的挑戰是康德!
 
二、麥葛福:(Alister McGrath) “A Critique of Presuppositionalism: Cornelius Van Til” in Intellectuals Don’t Need God and Other Modern Myths (217-221)
  A. 麥葛福敘述范泰爾的觀點
1.      范泰爾批評老普林斯頓的護教學,認為先證明有神論再證明基督信仰的進路絕無法達到基督教的上帝,因為人的理性必然會為自己豎立一個合乎人理性的上帝!
2.      范泰爾的理由:我們若不以神的存在及聖經所描述的神為起點,我們就必然會豎立自己的偶像為神。因此,基督徒與非基督徒之間是沒有對話基礎的;非基督徒若不接受基督信仰的前提,便無法看見基督信仰的可信性!
  B. 麥葛福的批判
1.      聖經告訴我們罪人仍能從被造界認識神;
a.       范泰爾雖然承認此點,但他認定非基督徒必然會壓抑這樣的知識,因為當非基督徒落入撒旦的試探後,他便有計謀、有系統地壓抑有關神在自然界中的啟示。
b.      范泰爾的觀點斷絕了一切與非基督徒交談之路。
c.       范泰爾的立場不一致:“Conceding that all have access to knowledge of God, he insists that all (apparently without exception) suppress that knowledge. Yet if there exists a real, yet suppressed, knowledge of God outside the Christian community, the apologist has the opportunity to uncover this knowledge and raise it to the level of articulated consciousness. Van Til seems to refuse to recognize the apologetic propriety of this approach, apparently believing that it represents a capitulation on the part of the apologist to the presuppositions of an agnostic audience. Yet this is not the case; the apologist is merely maneuvering for position…Those who have not suppressed such knowledge of God can, by judicious use of an arsenal of apologetic techniques, bring out the memory of this repressed knowledge of God” (p. 219).
d.      路德、加爾文都非常注意人的自主性的危險,但他們反對的不是自然界中的神的知識,而是這知識的誤用;而這知識可在護教者的手裡做正當的使用。
e.       因此,范泰爾(和巴特)沒有合適的理由反對古典護教學,儘管他的提醒是好的。
f.        結論:范泰爾缺乏正確的創造論與救贖論。
2.      基於以上的探討,我們看見范泰爾並沒有掌握歸正宗神學的特徵。
a.       范泰爾自認自己是加爾文的門生,但加爾文絕不會認可范泰爾的護教觀點;
b.      反對KuyperWarfield才是歸正宗神學的正統傳人;
c.       Warfield的啟示觀:兩種啟示彼此互補;普遍啟示為特殊啟示提供切入點。
d.      范泰爾的觀點也與後加爾文時期的荷蘭改革宗神學精神不合:後者並沒有否定理性的辯證法,反而積極肯定!
e.       范泰爾的護教方法論應是源於Kuyper的思想,而非古典的歸正宗傳統。
f.        Warfield(及老普林斯頓)才是正統歸正路線的傳人!
g.       范泰爾的觀點沒有好好使用神所賜的護教資源。
3. 儘管如此,他的動機仍是可取的;其目的是要將護教學建立在穩固的神學根基上!
  C. 講員的評估
1.      范泰爾完全可以接受以上B.1.c.的說法;
2.      范泰爾的確認為基督徒與非基督徒沒有知識論上的共通點,但有形上學的共通點,因為二者都為神所造、都具有神廣義的形象、也都寓居於神所造的世界之中;
3.      加爾文會不會接納范泰爾的觀點,有待商榷;
4.      范泰爾的理論可視之為形上護教學(Meta-Apologetics)
5.      范泰爾的確批判了Warfield的護教學,但他不是反對證據,而是不認為Warfield的方法論與其神學相合。
6.      范泰爾也的確是受了Kuyper的影響,但Kuyper是受了荷蘭改革宗的影響,而且透徹地發展了基督徒與非基督徒之間的antithesis
7.      范泰爾的思路是以創造─墮落─救贖為基本框架,他對墮落的看法,是從整體來看,倒是麥葛福本人沒有掌握此立體框架,在討論創造時,忽略了墮落!
 
三、John Frame’s Cornelius Van Til: An Analysis of His Thought
  A. Frame對范泰爾的評估
1. 范泰爾可能是從加爾文以來,最重要的基督徒思想家(Cornelius Van Til: An Analysis
of His Thought, 44ff)
2.      但范泰爾過份強調對立,以致於當他在批古典護教論證時,他認定古代的護教者,若不明確說明自己是以基督信仰的立場與基礎出發,就是接受非基督徒的立場,或是使用古典辯證,就一定走了中立路線,這樣的說法過於果斷(Handbook of Evangelical Theologians, edited by Walter A. Elwell; in the article on Van Til written by Frame, 166)
3.      另外,范泰爾也不接受機率論證,因為神的存在不是一種機率性的猜測,而是確定不疑的真理;然而,范泰爾自己也承認,神的真理雖是完善確實,但人的理解、推理與辯證卻無法像神的客觀事實一般地嚴謹,因此,機率的說法,並非不對(出處同上)
4.      最後,范泰爾的知識論雖然精彩,但若要說他的前提式護教方法是唯一不妥協的辯證則言過其實;我們應當是用范泰爾的知識論為根基,來改造古典的辯證方法(出處同上,166-16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