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使用說明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藉由目錄來做有系統的閱讀,藉由標題的點選,一階一階得進入,滿足您閱讀的需要,敬請多加使用,祝您閱讀愉快!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在事奉上長進



    摩根結婚後,帶著妻子安妮到處旅行佈道,有一年之久沒有固定工作。一年後,一八八九年八月,他開始在司達福郡(Staffordshire)的石頭鄉(Stone)的公理會教堂(Congregational Church)服事。

    一八八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摩根在石頭鄉的公理會教堂(Congregational Church)爲他的好友史威夫特(Alber Swift)——其時任救世軍創辦人卜威廉的私人秘書——迎娶斯洛小姐(Miss Laura Slowe)主持婚禮。

    在同一間公理會教堂,一八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年已二十七歲的摩根,正式被按立爲牧師。摩根牧養石頭鄉的公理會教堂沒有多久,就發現這間教堂的教友分成兩派,這對立的兩派到了水火不能相容的地步。這使摩根的處境非常困難。他左右不討好,當他試圖勸解時,總有一方懷疑他有所偏袒。

    有一次,摩根到鄰近的伊克勒索(Eccleshall)村莊去傳福音;接著,他又抽空在主日下午去爲伊克勒索的教會主持聚會。摩根積極推動伊克勒索教會的事工,協助他們翻新、裝修教堂。石頭鄉有一派人支援他前往鄰近村落的教會,向他們提供幫助;另有一派人則不滿意他對石頭鄉本地教會沒有盡心,沒有把全部時間用來牧養本地教會。

    一八九一年十一月,石頭鄉公理會教堂執事會的秘書,正式寫信通知摩根,說若無執事會同意,他不得接受其他地方教會的邀請,不得擅自離開石頭鄉。摩根接到通知信後,情緒激動,他在通知信下款寫下數點——明顯地這幾個要點,是他準備在下次執事會抗辯的理由。第一,不經同意不得離石頭鄉,這要求太荒謬,不合理;第二,這書面通知不合法,不允許人抗辯,又不是全體執事通過,何況執事會無權發出這封書面通知;第三,出外興旺福音絕不會削弱教會。

    摩根知道,一個人在衝動時不要輕易作出任何動作,一旦作錯事,後果不堪設想。在未和執事會全面破裂前,他寫信給老朋友克拉克(John Crake),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克拉克。克拉克復信如下:“我親愛的摩根,我很難過聽到你和你教堂的執事們有爭執,你處理這件事要十分小心,看起來他們的企圖是逼你辭職,如果我是你,我不會輕易中計。……在這期間,我若是你的話,我不會在數星期內到石頭鄉以外的地方帶領任何聚會。……你現在有妻子要照顧,有父母要贍養,如果你破産的話,誰來維持你的家用。目前你只好留在石頭鄉,如果有一天你要離開石頭鄉,必須是你主動提出,是你另有出路,而不是這樣被人逼走。要忍耐,不要衝動,至少考慮整件事幾星期吧!”

    就這樣,摩根被迫在石頭鄉公里會教堂範圍內服事,這種強制性的幽禁作法使摩根和執事們的關係陷於僵持的狀態,無望得著緩和。摩根的精神壓力是這麽大,他不久患上頭部神經痛和慢性喉疾。五個月之後,摩根終於對執事們的限制通知書作出反抗,於一八九一年五月三十一日,前往鄰近石頭鄉的魯奇來(Rugeley)的公理會教堂講兩堂道,上午一次,下午一次。他在魯奇來村受到熱烈的歡迎,他的工作滿有果效。二天之內,有四人走到台前,決志信主。

    幾天之後——一八九一年六月間,魯奇來村公理會教堂正式聘請摩根任牧師,每年薪俸一百六十英鎊;雖然薪水比石頭鄉低,而魯奇來村比石頭鄉小,但摩根很樂意離開石頭鄉,他在日記上這樣記載:“很高興離開石頭鄉,在這裏兩年,有著不同的感受,有時確實很痛苦,但對於我們信主的人,總是有益的。”

    摩根在魯奇來村公理會教堂服事兩年,使他首先嘗試到弟兄相愛的甘甜,這良好的感受使他畢生難忘。在那兩年靜寂的生活裏,他下苦功研讀聖經。他在魯奇來村立下志向,要在餘生熟讀聖經,和教導聖經。在魯奇來村的第一個冬天,他潛心攻讀希臘文;他從希臘文聖經,發掘出其中許多新的含意。審閱摩根後來出版的新約解經書,會看出他精通希臘文,能說出字根和字源的正確意思。

    在魯奇來村最讓他喜樂的,是第一個孩子娃妮(Gwennin)的誕生。從娃妮這個女孩子身上,他看到姐姐莉芷的影子,莉芷逝世時所留下的心靈創傷,終於被娃妮的出現而有所彌合。

     一八九一年摩根發展了和曼多兒(Gregory Mantle)的深厚友誼。三年前,摩根在伯明罕的裏田路衛理公會教堂試講時,曼多兒是考官之一。換句話說,摩根應試失敗,身爲考官的曼多兒,其評分有著一定的關鍵作用。摩根在魯奇來村的講道,爲他博得了美好的名聲,鄰近的地方不少人慕名前來聽他講道,內中就有曼多兒。曼多兒聽了摩根講道之後,意識到當年對摩根的判斷犯了錯誤,他奇怪當年竟看不出摩根實在具有講道的恩賜,何況其資訊內容實在充滿了亮光和能力。至於摩根,有一般人所罕有的寬宏的度量,他不將落選的事放在心頭。他不至於耿耿於懷,而是破除芥蒂,和曼多兒成爲推心置腹的朋友。

    曼多兒爲過去的失誤,於一八九三年作了一件補償的事:曼多兒運用他的影響力,將摩根推薦給伯明罕的威斯敏斯特路(Westminster Road)的公理會教堂。正當伯明罕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在考慮摩根的聘任時,摩根在魯奇特村因著每天都講道,喉嚨的老毛病再次發作。此外,嚴寒的天氣,削弱了摩根的抵抗力。而他心愛的女兒娃妮,雖有母親安妮的細心照顧,從生下來就一直虛弱多病。一八九三年一月,摩根一家大小在醫生的勸喻下,到韋爾斯(Wale)海岸阿伯裏斯微(Aberystwith)度假十天。在這期間,魯奇來村教堂的講臺,則由摩根的新朋友曼多兒——往日的考官——暫代。

    一八九三年六月,摩根正式到伯明罕的威斯敏斯特教堂事奉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