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部落格請點一下

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殉道者坡旅甲

  坡旅甲(Polycarpus, ca. 69-156)生在耶路撒冷的聖殿遭拆毀的那年,標識著基督教的完全離開猶太教獨立;使徒以後,他是教會史上首先詳細記錄的殉道者。

   生於基督教家庭,坡旅甲受教於使徒約翰,後來為士每拿主教。

   羅馬皇帝奧若流(Marcus Aurelius, 121-180),雖然是一個學者,哲學家,也能繪畫;但生性嚴肅,待人公義;只是由於對傳統假神虔誠,而對基督教素無好感。當時的人,因為基督徒不拜偶 像,又不屬於官方認可的猶太教,把他們算為是邪惡的無神主義者;他們理論:如果拒絕崇拜假神,就是“無法無天”,絕不能寬容。皇帝以下的官吏,因此就借端 對基督徒殘酷的迫害,刑逼拷打,無所不用其極。

   羅馬的執法官,搜捕基督徒,樂於鼓勵他們叛離信仰,恫嚇引誘,只要他們肯當眾表明背道。有的妥協了。有的志願尋求殉道的光榮。有一個少年人日曼尼加 (Germanicus),信念堅定,全無懼怕,並且挑激迫害者,儘快讓野獸來撕裂他,讓他早到樂園。觀眾喊著說:“帶他們的教師坡旅甲來!”

   士每拿的主教坡旅甲,堅守他的岡位,不願逃避,成為仇敵攻擊的顯著目標。

   有一天,夜裏禱告,似在睡中,他見頭下的枕頭著火,立刻燒毀。醒來後,告訴同他親近的人,預言他將要為基督的緣故,被焚燒在火刑柱上。

   三天後,逮捕他的人來了。他願意就捕;但教會勉強他避到附近一個農家。逮捕的人拿住兩個男孩子,拷打他們;其中一個供出坡旅甲藏身的地方。禮拜五夜間,他 在樓上,遠處傳來雜沓的馬蹄聲,知道是逮捕的人近了。有人勸他躲到別處,因為仍然有逃脫的時間;坡旅甲拒絕了,他說:“願主的旨意成就!”

   坡旅甲從樓上下來,同他們談話,態度喜樂安詳;逮捕的人從來不知道坡旅甲,現在看到他莊嚴穩重的舉止神態,覺得希奇:為甚麼當局要那麼緊張的捉一位老人?

   坡旅甲立刻叫人預備飲食,勸請逮捕的人盡情吃喝,求他們給他時間作禱告,不要打擾。他們同意了。他上去禱告,滿有神的恩典,使聽到的人驚奇:他提名為關心 的人禱告,從小到大,不分貴賤,全世界教會。出發的時候到了,他們給他騎上驢,帶他到城裏。在那裏,護民官律(Herod)和他的父親耐塞悌 (Nicetes)讓他同坐上車,勸他說:“你稱‘凱撒是主’並獻祭,有甚要緊?那是保全你性命之道。”他起初靜默不言;他們繼續催促,他說:“我絕不照 你勸說的去作。”他們見他不能勸誘,就說威脅的惡言,推他下車,擦傷他的小腿。

   他如同全然無事,歡歡喜喜的隨押解的人進入運動場。在那裏,許多人聚集,眾聲噪雜;從天上有聲音對他說:“坡旅甲,要堅強,作大丈夫!”沒有誰看見他講話;但許多人聽見那聲音。

   當他被帶到審判座前,群眾知道坡旅甲被捕了。總督問他說:“你是坡旅甲嗎?”坡旅甲應是。總督勸他否認基督說:“想清楚些,可憐你自己偌大年紀!”並且用 那套話說:“悔改吧,向凱撒宣誓,說:‘打倒無神者’。”因為基督徒拒絕拜偶像,被稱為“無神者”。

   坡旅甲看著全場的群眾,態度莊嚴,向他們揮手,深深嘆一口氣,舉目望天說:“打倒無神者!”

   總督對他說:“宣誓,辱罵基督,我就釋放你。”

   坡旅甲回答說:“這八十六年來,我事奉祂,祂從未虧負過我;我怎能夠褻瀆拯救我的王?”

   總督再勸促他:“向凱撒宣誓。”

   坡旅甲回答:“你一直要我向凱撒宣誓,是徒然的;這表示你不知道我真實的品格,現在聽我公開宣告:我是基督徒,如果你想學基督的教訓,定個日子,你可以聽。”

   總督說:“我有成群的野獸;如果你不悔改,我要把你丟給野獸。”

   坡旅甲說:“喚野獸來。如要果我從好轉換成為惡,是壞的事,我不作;如果離惡向善,是好的事。”

   總督說:“除非你悔改;你不怕野獸,我要用火燒你。”

   坡旅甲說:“你用火來嚇我,火只能燒一會兒,然後就熄滅了;但你不知道,將來審判的時候,不敬畏神的,要受永遠刑罰的火。為甚麼遲延?隨你怎樣作。”

   總督派人在場中央連喊三次:“坡旅甲自認是基督徒。”話聲才落,場中的群眾,在士每拿的外邦人和猶太人,憤怒的大喊:“這是亞西亞的教師,基督徒的領袖, 毀壞我們的神,教訓許多人不要獻祭崇拜。”他們叫那管獅子的人,把獅子放出來;管野獸的人拒絕,推說表演的時間已過,獅子吃飽了。他們齊聲喊著,把他活活 燒死。因為坡旅甲禱告時所見焚燒枕頭的異象,必定要應驗。

   群眾立即去,從公眾浴池和工作間,收聚木柴和別的乾物來;惡意的猶太人,特別樂意踊躍服務。

   他們要把坡旅甲釘在木樁上;他說:“不必如此;那位賜我力量忍受烈火的,不必你們用釘子,也能使我不畏縮。”因此,他們只把他綁在柱上,而沒用釘子。

   他說:“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算我配在殉道者中間有分。”他剛說完“阿們”,火就點著了。
   火焰形成一個拱門,形狀像風帆一樣,如同牆壁圍繞,不挨近殉道者的身體;他不曾被燒,卻如同金銀在煉爐中被煉。在場的人,也聞到沒藥或別的馨香氣味。

   最後,那些惡人見火焰無效,叫掌刑的人用刀刺入他的身體。有大量的血湧出來,把火焰熄滅了。坡旅甲的靈魂升到樂園去了。

   有些人找耐塞悌,去見總督,不要讓基督徒收坡旅甲的屍體;說:“恐怕基督徒不拜那釘十字架者,而去拜他。”這是由於猶太人的慫恿。百夫長看到猶太人的惡 意,把屍體放在火中焚燒。基督徒收集坡旅甲的骨頭,視如精金珍寶,莊嚴的安葬了。有許多聖徒,跟隨坡旅甲的腳蹤,前仆後繼,堅定不移的見證復活的主和所信 的道。

  坡旅甲對真理堅定,誠實謙卑。他寫信給腓立比教會說:
我,或和我相似的人,都不能同蒙福和榮耀的保羅相提並論;他曾在你們中間,正確堅定的教導真道,並寫信給你們,建立你們,是一切真理之母,使人有盼望,愛神和基督,並愛鄰舍…有愛的,就遠離一切的罪。
約在150或155年,坡旅甲到羅馬去。他與羅馬的信徒在記念復活節上意見不同;坡旅甲以為該在尼散月十四日逾越節後記念主受難並復活。雖然各持己見,但仍表現真實的愛。

沒有留言: